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坭兴陶》《唯独今天》《免了人的债》《此生怀念二十七》《又是六月》

◎殷龙龙




《坭兴陶》

你甚至放下了心领神会。
站在河岸上,
袖子有点业余,漏了些微风。
云、影子和草芥,把瘦小的日常事物送走。
无依无靠的老人捡到盖盖虫。
江水的题材多么平凡,
和出上好泥巴,
一笔汉字把博物馆偷来。
八点,两条虫。
十点随意聊家常,
谦卑移动一格。
风雨的针
抵住骨关节;树木在林中受欺负,
狐狸溜进肺结核的家。
在家里过年
要惦记牢里的兄弟,
兄弟故意留下晚会和欢笑,
短暂的美,一定是坏人不要的,
淬火后反抗的,
像那只坭兴陶罐
一定盛满所有人喜欢的偏执。


《唯独今天》

爱之前
两个人年味十足,后来
磁场发生变化
磁没了
铁落在地上或骨盆里
地球急躁起来
房屋提前几十秒晃动
铁掉下来
必发生大震

爱之前,远离楼梯
越靠近墙的外侧
越能活命
流水的人生
排骨的人生
寒冷寄居
有个宿体灵魂才能休息
一年364天写情诗
唯独今天
不写
今天,点心装在匣里
呼吸传出去
早上是情人节
中午和晚上成了春节
今天就是那种奢谈意义的时候
你会觉得生命
并不完整。太多欠缺
软化你
节日通透泛滥
像更多的褒义词
挂在耳边
你倒出的委屈、红酒,比聚餐还多
比下乡的次数还多
比二月的醋和蒜
更能彼此信任
异化          


《免了人的债》

亲爱的,我还欠你一首诗
等不到明天,明天大风降温
烟花跟着我
火车咯得牙疼
我还欠春天一首诗——车站上的小伙子
笑成弯月
冷不丁给我一拳
原来是欠鞋子、深渊各一首
欠山上的积雪一首,经年的开阔地一首
欠搏斗后每个汗毛孔一首
我觉得不写出来更好
不写——野兽逐渐变回人
人逐渐变回尘土
那些分行的树林
河流、山谷,不因我亏欠而气血翻腾
浙江、江苏、广西,不因我亏欠而亏欠上苍
亲爱的,你是一张复印纸吗
或是免债清单
不蘸灵魂,独吞汉字
免骨血
端一盘咸味儿,疙疙瘩瘩的命
尘土无妄,免世间一切
但要把丑恶蒸熟


《此生怀念二十七》

比起才华 
你熟悉这里的矮风景:坎、台阶、蚂蚁洞
香椿树树桩
写诗,没有想象得那么难
也没有大门
你只能翻窗进去
或长成草,一片接一片
不经意间拱起围墙

28岁以后拱起的,都与衰老有关
不缺月,不少年
偶尔拍照留影
18岁成人
19岁还是个侏儒
那些高大词汇只剩下薄薄的一片

此生怀念二十七



《又是六月》

盲道上
堆满杂物
两辆警车泊在路中间
车牌分别是“警8918”和“警3264”
我老早就想拍下来
PS成“京8964”
只是懒
只是不屑
岁月没有手心手背的概念
就像戴墨镜的朋友
不一定非得把血迹涂成黑白
他的竹竿也不一定
敲出夏日
而那些雾多有艺术啊
撕扯着外套
和喉咙
满大街的热浪
像老情人
二十多年的分离
再分离
让孩子们相会,并且遗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