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父亲养蜂|2019年诗歌选(55首)

◎刘傲夫



《路过清真寺》

漫步而入
发现里面
好几人正在
忙着修管道
一个小个子
中年男的
警惕地走过来
看着我问
你是做什么的
我说可以参观一下吗
他问你是回 民
还是汉民
我说汉民
他小声客气地说
走走走
没什么好参观的

2019.12.10


《无题》

当我堂姐
使出浑身解数
烫染头发
变换穿衣风格的时候
我就知道
我那堂姐夫
外面又有爱情了

2019.1.26  ​


《问》
 
水发
你写了那么多诗
最后拿到了
北京户口吧
 
2019.9.26

 
《禅》
 
雨打伞叶
叶下的我
正努力克制着
扑向前面那只
母青蛙背上的
冲动
 
2019.4.9



《无题》
 
表嫂跟表哥
离婚了
有时他们会在
我微信朋友圈
某一条下面
同时点赞
他们的名字
就会紧紧
挨在一起
但他们彼此
并不知道
 
2019.12.9
 
 
《生活》
 
冬天很冷
冬天的夜晚
更冷
我和妻子
还是穿上了羽绒服
从六楼
步行下到院子
 
我们拉好
电源线
正给
我们的新能源汽车
充电
一楼的李叔
也戴着厚帽子
开门出来了
他要给他
拉活的三轮摩的
也充
 
我们各家
都算好了
一个时间点
晚上九点以后
电费
每度一毛八
 
2019.12.9
 

《鸟鸣》
 
撒在雪地上
成了天空这面
大筛子下的
金黄谷粒
捕获着循声而来的
人类
 
2019.12.1


 《庆典时刻》

法国梧桐树下
一个褐色皮肤的
男环卫工
一手拿着手机
一边张罗着喊
 “别干了
赶紧看直播吧”
“家里没电视呢”
白胖的女环卫工
一边回答
一边踩车往前骑
 “下来啊
跟我一起手机里看”
女环卫工的脸蛋
一下红了
“我要回去给我家孩子
做午饭呢”
 
2019.10.9


《车停黄土坡村》
 
那是一个被深秋山岭
树木斑驳的颜色
一路洗眼睛的下午
当我们将车停在
干河此侧
去到了对岸田地
看本地一村民
用竹篙叉柿子时
无意间发现
刚刚开车经过的对岸路旁
有一白石灰粉刷的
砖质老平房
墙面写有
“发展经济 保障供给”
年代感太久远了
我独自一人走过石桥
回到了对岸
进入商店
发现老旧的柜台内
乡村生活需要的
物品应有尽有
我问老板娘
这是以前的供销社吧
老板娘说是
我问了问柜台上
摆放的猪肉价格
她说32块钱一斤
 
2019.11.5


《采石场的保安》
 
和同事每天
数门口省道上
来回的车辆数目
数石山上
炸药的回声
数洒水车来回
从工厂到石头山上
洒了多少箱水
也数一年下来
每人有多少个夜班
数撤走后的连队营房
战士们留下过多少
枪杆擦拭后的
铁屑
以及同事们住进去后
有多少管鼾声
和突然爆发的恶梦话
也数那路
去县城的公交车
怎么不再来了
过年时怎么去到涞水
再转车回石家庄老家
 
2019.11.9


《我们的五年》
 
我们送走了
她的父亲
我的父亲
迎来了我们
可爱的女儿
她晋升的起落
我的失业
东挪西借地
在郊区
买了房
也买了车
每个月还着
各种贷款
和利息
前些天
她突然问我
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是哪天来着
“9月4号吧”
我说
她想了一下
“是6号”
我找出结婚证:
9月10号
再也不会忘记了
教师节
 
2019.9.3


《姐妹》
 
你说她一个大学生
怎么张口就来
说不欠我的
这可把我气得
她15岁开始
就来到我家住
我跟她姐夫
可没少好好待她
18岁那年考上大学
我还亲自送她到兰州
她带老公回来走亲戚
就再也没踏进我们这平房
她是买过呢子大衣给我
但我整天除了灶台 猪圈
就是地里
我哪能穿得上啊
她真的是没一点眼力劲
她那次回来还专门叫我
要买半斤那种
500元一斤的白茶
说她老公才喝得惯
我都照做了
他们每次回来
我还不是配合着
打肿脸充胖子
她太伤我的心了
她现在每天打电话给他三叔
叫我接她手机
我就是不接
你不是在城里当官了吗
我就瞧不上
 
2019.9-10


《一箱苹果》
 
快递员挂完莫渡的手机
立即打电话问我
“昨晚
我们都商量好了
原价赔你的
为什么你还让客户
投诉我
这下可好了
我要按物品原价的
十倍以上赔了”
 
我一下有点懵
嘴里小心地
解释着
“对不起
我真的没想到
问题会这么严重啊
我没投诉
我只是写了首诗
他是从我的朋友圈
看到他发的货
被弄丢了的”
 
2019.9.19


《无题》
 
朝南的房子
比朝北的
贵不少
“阳光
是要花钱买的”
听闻我们
这么说
老妈开始
每天搬凳子
在客厅晒太阳
 
2019.9.21


《退群》
 
我退出了
每一个总是
@所有人
的群
我受不了
这程序机器
以及它背后
的强力
 
2019.9.9


《周年夜》
 
连着十几年
每年都要用犄角
顶伤我爸大腿的
那头老黑牛
来了
它真的
太老了
几乎每迈一步
我都以为它要
摔倒
它来到我的身前
蹲了下来
我伸手过去
摸了摸它
的双角
然后又对它们
亲了亲
 
2019.8.22
 

《父亲养蜂》
 
全家一起向空中
泼水
路过的蜜蜂群
终于停落到
附近的茶树干上了
父亲戴上布手套
用点着的香
熏它们
蜜蜂们就进到了
我家蜂桶里
 
酿蜜了
父亲总是
舍不得去割
说它们采点蜜
也挺不容易的
第三年
蜜蜂们全跑了
对着空空的蜂桶
父亲抠下了
上面一小块蜂蜡
我嚼了嚼
哭道
“我要的是蜂蜜!”
 
2019.8.31


《担心》
 
我埋怨老妈
把我突然失业的事
打电话告诉
老家亲戚们
我的脸面
倒没什么
我主要是担心
老家那些
以我为榜样的娃娃们
会觉得会读书
好像也没有
什么出路
 
2019.7.6
 
 
《我喜欢下雨》
 
喜欢你将雨伞
收起来后
放在脚边
它拼命流水在
地铁车厢
地板上的样子
 
2019.7.6


《乡村》
 
人们轻轻走动
动静都会好大
他们的衣服
是用蛙鸣缝的
 
2019.6.9
 
 
《爸爸》
 
越是寒冷
爸爸越是兴奋
他直奔鱼塘
捅破冰块
踩着长靴
进到浅水的淤泥里
我们站在岸上围观
爸爸的身上
被他追赶的鱼儿
扬到了烂泥
越是这样
爸爸越是兴奋
一条条草鱼
鲤鱼 鲢鱼
被爸爸用网
罩住了
伸手抓住
精准地扔到
岸边的清水桶里
在那饥馑的
八十年代
孩子的我们
听着村边
稀稀落落的鞭炮声
知道一个大年
就要来了
 
2019.6.9
 
 
《清晨诗》
 
小雨过后
蘑菇们顶破了
树皮
站在了枝干上
互相打招呼
 
2019.6.10
 
 
《便条》
 
老婆,到哪儿了呢
天阴阴的,好像要下雨的样子
你带伞了吗
没有的话,我送到地铁站来
你告诉我大概的时间
 
2019.6.12


《说戏》
 
一部影视剧里
你不能老是
让警察坐在
电脑旁
查监控啊
老这静止的画面
观众是没有兴趣看的
我们要做的是
让这些探头
全部失效
让警察们
动起来

2019.6.6


 《野种》
 
村后的大山
因为一场大火
变得黑秃秃的
年轻的父亲母亲
他们就在
砍柴的山坡上
土崖掩映处
急不可耐地
野合了
当时有直升飞机
在他们头顶飞过
响声震天
飞机播种撒下的
褐色种子
落在附近
有的溅到他们身上
这也就有了
我从出生到现在
左边屁股上
一棵小杉树般的
胎记
 
2019.5.19


《生活》
 
在诗歌里
我称王称霸
卖剧本的路上
我是使出浑身解数
表演杂技的
 
2019.5.18


《短诗3首》
 
 1

再也不敢说
想吃桑葚了
老妈舍不得买
她会上树去摘
 
2
 
你看到名字里
有“发”字的
说明他出生时
家里特别穷

3
 
她那么美
连地铁安检衣服
也那么好看


母亲的婚纱照》
 
那是一次
新开的婚纱店
搞的促销活动
老年人前三张
免费
母亲于是去了

当真正穿上
漂亮的婚纱后
母亲心动了
回到家她问我
洗出来的照片
效果跟店里电脑里的
一样吗
我说是的
他们拍了那么多
你就多洗几张吧

在父亲去世后的
第三年
进城的母亲
终于有了
自己人生第一张
婚纱照
(尽管是单人的)
她有时候对着
夕阳看
有时候拿给
家里的客人看
她一边爱不释手
一边又说
妆化得太浓了
我都认不出是我自己来啦
 
2019.4.7


《无题》
 
拆迁后的二街区
变成了垃圾场
居委会派人
给蒙上了绿丝网
一位少年
在上面踢足球
 
2019.4.9


《诗气》

我基本上做到了
不去点赞
诗歌不如我的
杂志编辑

2019.4.10

 
《冬天的镜子》
 
村口的黄泥小路
被铺成四通八达的
柏油大马路后
冬天
有冰覆盖上面
它就成了
明亮的大镜子
傍晚,我下班路过
发现镜子上面
躺着一个中年女人
和她
轮子还在转动的
电动自行车
稍远处
一辆白色小轿车旁
高个子西装中年男
一边打着电话
一边向这边
呵斥着
叫那女人好好躺着
保持车祸现场
 
2019.4.10


《无题》

小齐在做凉皮
闹闹旁边捣乱
小齐就说了她几句
闹闹不高兴起来
说我不喜欢你了
我不跟你睡了
小齐说
我也不跟你睡了
闹闹就哇哇哭了起来

2019.3.16


《我喜欢大自然的这些事物,但……》

我喜欢风 雨 雪
但我也知道
这座城市
有不少的流浪狗 猫
还有流浪汉
我的喜欢
往往会给他们带来
灾难
所以有时候
我也克制着我的喜欢

2019.3.15


《路边野餐》

我见到情侣们
从我身边走过
我往往会被
其中的女孩吸引
她对男友的那种
完全的信任
完全打开的
自由气息

2019.3.11

 
《所谓国球》

就是它强大到
每一场比赛
你都会忘记去看

2019.3.8


《无题》

我说我爱你的肉体
你总是不高兴
你有一样东西我在爱
为什么一定还要我爱你的灵魂呢

2019.3.7


《无题》

昨晚我回到家
发现桌上有一小袋
沙塘橘
我过去摸了摸
发现它们都
出了一身冷汗

2019.3.6


《无题》

那年冬天
很冷
我们就在避风处
晒太阳
我闻到你肉体的烤味
从此就爱上了你

2019.3.5


《一块京牌》

你说在你门面店前
砌了一堵墙
你的生意
还能做下去吗
中间的空地
我们连摩托车
也推不进去
所以只好转向
网上推广告了
这样也好
你用门面店的租金
用来广告推广上
现在我们只要租
自己住的地方就行了
每天等着电话来
不过从06年到现在
十几年了
不像你们大学生
有机会在这买房
我是只得到了
一块北京车牌
那也幸亏是
买得早
现在都要摇号了

2019.3.3


《无题》

每一次伸张正义之后
他都会四处解释
说那天喝多了

2019.1.31


《无题》

越是在县乡
写古体诗的
就越多
他们有的还自称为
李白

2019.2.28


《农民父亲的教子之道》

我收到
宁都师范学校
录取通知书那天
父亲把我
叫到跟前,他说
“你现在可以读读
风水学方面的书了
你有文化
学学地理
那来钱快”

2019.2.28


《论形式》

它原本是一滩

我将它吸入
钢笔胆后
再将它
写出来
成了文字
它是最美的诗

2019.3.1


《忍辱负重》

古槐树下
一辆白色的
旧面的
落满了鸟屎


《中国底层》

正吃着牛肉面
桌旁的三张凳子
一下被三个板寸
坐下了
年纪大点的板寸说
“老郭放假了
钱不少
你们想办法把他约过来
过年的时候
谁不赌啊”

2019.1.30



《人民》

她跟丈夫
生下孩子
两个留在
身边
剩下的就
生一卖一
若干年后
她终于
受不了了
跳水库自杀

2019.1.30



《妈妈的难处》

“教会叫我
拉人头
楼下那个
保健品促销店
也叫我拉人头
我认识的人
就那些
哪有那么多人头
好拉啊”

2019.1.27


《捉迷藏》

“闹闹你在哪呢?”
“我在这里!”

2019.1.27


《傍晚的炸鸡》

鸡排只剩下
最后的四小块了
我问
还吃吗
小齐笑了笑
都吃掉吧
我们就继续用竹签
叼肉到嘴里
我边吃边问
真的不用给
闹闹和她奶奶
留点吗?
小齐停了一下
说她们夏天的时候
吃得不少
这次就我们啦

2019.1.25


《路》

路面很宽
但时速被限制在
40公里以下
朋友告诉我
附近有一个研究所
第一任所长
是位院士
就是在这条公路上
被货车给撞死了
后来又有几位
科学家
发生交通事故
“科学家们
太简朴了
有的有贴身侍卫
给开车
但他们就是不要
他们更愿意骑着
自行车上班”

2019.12.31


《极寒之境》

我开着新能源汽车
往河北燕郊跑
车外的世界
寒风呼呼地刮
实在太冷了
握着方向盘的手
冻得直哆嗦
又不敢开空调
因为80公里的路
还没跑到一半
我充满电的汽车
电耗已经三分之一了
冬天
同样的路程
汽车耗电就快
这让我想到了
极端环境
极端岁月下的
人们
他们要干点事业出来
那得比我们现在
要付出多多少的代价啊

2019.12.31


《1985》

冬日的早晨
很冷
爸爸去田里了
妈妈在厨房
姐姐放牛去了
被子里是我跟
我的两个小妹妹
还小的我们赖在
被窝里
一会儿把小腿
伸出被子
一会儿又
缩进去
我们闹着
笑着
就是不愿意起床
我们从没想到过
如此快乐的时刻
其实并不会停留在
我们的童年太久

2019.12.28  ​​​


《吃谷子长出的声音》

公鸡小
要将声音扩散
必须撅起屁股
全力以赴
但它们都
完成得很好
从窗户内听去
它们每一声
都玩了
一个完美的海豚跃

2019.12.28  ​​​


《狗吠》

它把早晨扩大
拉远
让我看见了整个广场

2019.12.28  ​​​


《生活中的仪式感》

我惊喜于小齐的细心
她圣诞节的晚上
叫餐馆服务员配合我们
演出了圣诞老人
送礼物的一场戏
看到女儿那么信以为真
我们大人们都很高兴

2019.12.26  ​​​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