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活路|乌城2019诗年选34首

◎乌城





一条活路

我问小慧
这么远出来打工
家人放心吗
她说
是她妈撵她出来
见见市面
以后嫁到坏婆家
知道怎么跑
往哪跑
不用像村里那些女人
只会喝农药
2019-6-2


动力学

亲戚间因为
拆迁款
打了四年官司
然后父母
闹离婚
奇怪的是
这并没有耽误
这孩子
考上港大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
这是最有效的方式
远离他们
2019-2-18


修自行车

我问修车师傅
现在骑车的人少了
活不好干吧
他说够用
挣多少算是多

我说这么冷的天
还以为您不出来了
他说老太婆嘴碎
出来清静

一个人
向他问路
他详细给人指路
然后说不客气
都是中国人
我看见他椅子上
放着一本武侠小说

修完车
我说您要价太高
便宜点儿
他说
你还跟我
争那十块二十块的
2019-1-1


钢城女婿

据说钢铁行业运行状况
是国家经济的晴雨表
每次回岳父家
我都会问
在甲钢厂工作的二妹夫
在乙钢厂工作的三妹夫
最近钢厂
效益怎么样
这一次
二妹夫说不太好
三妹夫说
还行
2018-12-31


香港街头

我看见三舅
在一辆巴士里
转眼出了我的视线

死去的亲人
只是换了一个身份
在另一个城市活
2019-1-30

 




与行为艺术之母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对视
我想我会流泪
只是想想
即使时间
空间
都对
我想我
也排不上队
2019-2-21


他七十五

一个
带人到曲阜砸过孔庙
收集过张郎郎等人
反动罪证的人
在我刚工作时
成了我业务上的师傅
给我讲过些
当年叱咤风云的经历
带着骄傲
不是忏悔

春节临近我们去
探望退休职工
我曾经的师傅他感冒了
他说上一次感冒是1969年
转眼五十年了
他说四十年反腐打倒的人
比那十年多得多
相比之下那十年
就是小巫见大巫
2019-1-17




吃面时看到
收拾碗筷小伙计
手背皲裂
指甲很黑
另一个女服务员
手搭在柜台
正和老板聊天
聊得高兴时
细长柔软的手指
自然而然地放在
那只手掌肥厚
手指短粗
圆圆的手上
2019-3-28


早晨

妻子送女儿上学
我去医院
给母亲送饭
路上想起
刚刚吃饭时
忘记提醒女儿
今天的朝霞
很好看
2019-3-13


中年母亲

女儿进了教室
母亲来到办公室
感谢我
我说这有什么感谢的
我就是随口一说
如果管用也是您自己的功劳
她说她
把女儿送到山下
让女儿去爬山
自己在山脚下等啊等
好久没有一个人呆这么久
有那么一会儿
她已经忘了爬山的女儿
2019-5-11




车轮碾压马路的声音
像马正被迅速
撕下马皮
2019-6-26


具体比抽象容易

我的一个教师同事
问我什么是正义
我说
就是不能随意
把老师埋在操场地下
2019-6-23


过街通道

我在过街通道一头
听一个小伙子弹吉它
唱《晚安北京》
过街通道另一头
一个女乞丐
一瘸一拐走过来
在他琴盒
放了二十块钱
他说,阿姨
您的钱留着吧
我有工作
女乞丐说,拿着
姐姐有钱
2019-6-11


野鸡是一种傻鸟

一只野鸡
撞上五楼卫生间玻璃
掉在楼下地面
死了
生物老师说
这种漂亮的野鸡
学名叫环颈雉
政治老师开玩笑
这只把自己
撞死的野鸡告诉我们
智商比美丽更重要
养花的李老头
什么也没说
把野鸡拎回家吃了
2019-6-3


星星

夜空晴朗
女儿打开
手机软件
把星星们
介绍给我
2019-7-2


团员与流氓

回老家的路上谈起我的疯姑姑
父亲说她是家里最有才华的
二十出头就当上了纺织厂团委书记
搞四清运动时被一个领导看上
她受不了领导纠缠离家出走
找回来后那个领导继续纠缠她
姑姑死活不同意
被定了个擅离职守的罪名还开除了团籍
后来就疯了

我说以前不是说她下夜班
遇上流氓被吓疯的吗
真实的情况从来没听您说过
父亲说
那时不让说
后来咱家也没人愿意说
2019-8-2


坏人的趾高气昂

一个老太太喊
孩子啊
大娘种的是高粱
不是甜杆

我们喊
那得尝尝才知道
2019-8-19


味道的记忆

阔别三十年
小学同学聚会
最有好感的女孩
没有到场
我不但记得她的长相
还记得她身上的味道
一直以为她家
是卖花椒大料调味品的
现在知道并不是
2019-8-14


无聊的玩笑

我毕业的小学
变成了老家最大的洗浴中心
2019-8-8


小镇的狗

早上看到
一只白色泰迪
主人叫它“爆米花”
傍晚两次
同一只苏格兰牧羊犬
与我擦腿而过
在这小镇的一天
我四处闲逛
只遇到两只宠物狗
数量少得可怜
而狗肉馆的数量
多到数不清
2019-8-2


绿皮车

绿色的绿皮车
缓慢经过
土色的土坯房
水泥色的水泥房
卫生间一样白瓷砖
铺满的二层小楼
对面女孩的画纸上
车窗外房子
全是马卡龙色
2019-8-3


想飞

起风了
塑料袋飞上天
男孩要追上塑料袋
哭着说
我要变成小鸟
我要变成小鸟

年轻的母亲说
你变呀
谁也没拦着你
2019-8-14


另一种打法

要说我在学生时代
没被老师打过
也不尽然
有次打完雪仗
教室一片狼籍
班主任本想问问我这个
她心目中的好学生
是谁干的
我趾高气昂
我干的,怎么着吧

她没打我
而是叫来了我妈
我妈当着全班扇我嘴巴
把我打得眼冒金星
回家后我妈哄我
我不打你
老师的面子
往哪搁
2019-9-4


理科男

因为天高所以云淡
还是因为云淡
显得天高

什么样的云
算淡
多高的天
算高

天是什么
天是空的
所以叫天空
那么天
究竟在哪里
2019-10-26


行道树

公园西边
人行道
是一条林荫道
大概三百米长
我爱走这条林荫道
每天上班下班
固定的时间
穿过两排
整齐的行道树
有时在心里
嫌弃它们太整齐
2019-10-26


在顺义

老家的朋友
打来电话
儿子应聘工作
问我有没有熟人
跟外交部打个招呼
惭愧呀
我这个北京的朋友
不在朝中
在京城
也只是郊外
2019-11-1


朋友啊朋友

转发诗歌
或者发布诗歌
我身边的朋友
很少点赞
如果我发表诗歌
点赞的人会多很多
2019-12-22


腊八蒜

有一年
几个哥们儿
在朋友家吃饺子
他媳妇煮饺子
他拿出了
家里唯一一罐
腊八蒜
我们吃光了饺子
吃光了腊八蒜
他媳妇一言不发
没多久
他们两口子离婚了
以后再见到那个朋友
我们就很愧疚
不好意思
吃光了你家腊八蒜
把你媳妇也吃没了
2019-12-26


聊雪

下雪了
母亲说
真好
下大点儿
在东北的时候
下大雪
早晨推不开门
从门缝
一点儿一点儿
把雪铲开

我说
还有更大的雪
门根本推不开
家里的男人
从天窗爬出去
挖出一条路
找到门
把门打开
家里的女人
刚好做好了饭
2019-12-16




听说我在大学
做过保洁
当过家教
每周只周三晚饭
吃一次肉菜
母亲说
其实咱家
并不困难
那时积蓄也不少

我相信母亲的话
但我的印象是
东北的冬天
母亲一人在家时
不生炉火
省煤
她还学会了生病时
为自己
输液注射
省注射费
2019-12-1




下了车
我把水一饮而尽
拿着空瓶
走向垃圾桶
后面有个
女人的声音
喊了两声
没听清
我回过头
一个佝偻的矮个
丑陋的老太婆
伸出黑黢黢的手
让我
把瓶给她

有一瞬间
我头脑里的影像
是把瓶子扔下
任她捡起
只是一瞬间
当我回过神
正要把瓶子递给她
她已经从我手里
夺走了瓶子
2019-12-4


噩梦

站前市场
人山人海
人们抢购便宜猪肉

一个男孩大喊
那不是猪肉
把妈妈还给我

人们鄙夷他
你不喊
没人把你当猪肉卖了
2019-12-29


小城

落户北京
东北部郊区
早出晚归
生活还算平静
走在上下班的路上
觉得温馨惬意的时候
就会看见路边的
宠物便便
2019-12-22


舞蹈班

一个美女
白色T恤
印着黑色的骷髅
领着漂亮的女儿
黑色T恤
印着白色骷髅
2019-12-11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