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别处

◎修远



玻璃太亮了,自有它的用处
不管承认不承认,结构是主体,这里不是!
一切附属品都是影子,灰瓦飞檐
回到唐宋的大脑,找到它,再离去

误识了树影的雀鸟一只只撞过去
其中的玄机只有李进士能识破,我辈自是带点灰色的
情绪,编织一下头发里的谎言。拿起它托在掌心
轻率的一只手,就真的信了,相信了!

你会走的,即使不离开也会走的
看似瞬间的熔断,不是。没有理解,自有理解的
办法。自鼻梁的中线分开,不安又惊讶!
长久的行动和深沉的交付,才能抵御了一切

在郑州和呼和浩特,书房挨着书房
新照片会成为老照片,一扎扎的,谁都有谁的过去
而时间是不存在的,只有空间被从新认知
在那里都有隘口,都会有一个人坐在高岗上吹口哨

                      ——给,段建强

2020、1、1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