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2月)之四

◎伊沙



《点射》集

习惯于背后搞事的人
总以为别人发现不了
一旦被揭穿特别的愤怒
怒斥揭穿者:"玩阴的!"



诗林中
有人只练轻功
把自己练废了
或者说
从未练就实力



《新诗典》改变了什么
九年前我告诉N多
在此被擦亮的诗人
你比你所在省区
最著名的官方诗人写得好
他们自己是不信的



写作中
所有莫名其妙的游移
都是来自于头脑中
没有根除的梗



命名的力量有多强大?
《诗参考》就是参考
"诗江湖"就是江湖
《新诗典》就是诗典



多年前我写过
《贼偷贼》
终于在中国诗坛
演义成:
抄袭犯被抄



说说看
你这个正人君子
为什么朋友全是
流氓破鞋烂袜子



传说中的线人
搞诗会从不请我
给我带来了安全感



自2001年1月至今
我毎个月的诗
一首不落地全发
而非精选
就是为了扎紧
后卫线的篱芭



貌似是从儿子
进大学学电影开始
我又重新泡回电影的大海里
在一连看了三部佳片的今晚
对自己降生在八个样板戏的时代
痛恨得咬牙切齿



有人拿C罗拿过
三个联赛的MVP压梅西
让我想起中国首席登山家
号称登上过七大洲最高峰
其实世界上最伟大的登山家(一个新西兰人)
是把世界最高的前九峰(八座在青藏高原上)
重复登了两遍



电影上的爱国者等于自虐狂



踢球时下盘要稳
写诗时的下盘
不正是事实的诗意



对各群里
心理有病的人
需要躲着点儿



听一位少女诗人的
语文老师说起她当年
怎么也不能理解
为何诗都获奖了
作文却并不出色



他们骂口语诗
比过去骂新诗
显得更有把握



李杜兀自伟大
在中国青少年中
起反动作用
让他们腐朽得
理直气壮



古诗的节奏
跟山东快书
差球不多
郎里个郎
郎里个郎
不养语感



好作品
不论是好电影
还是好诗
就是人生本身



这个时代
与上个时代
有啥区别
不以爱读汪国真
为耻了



今天的青年
愚昧起来
是更叫人愤怒的
因为他们是喝牛奶
而不是玉米面糊糊
长大的



看看官方小说家的现状
便知道官方诗人
你的未来是个梦



"后脚跟跺射"
语言咬住了
苏牙的神仙球
向首用者致敬
天下最可耻的诗人
便是词不及物的骗子



球王只可能是
南美人
欧洲人缺乏
街头的创造力



有人最终一事无成
缘于他们心底的恶
一次性利用人
用后即扔



惊见曹猪近照
头上泡面
已经烂了
目光凶狠
鬼脸一张



在一部电影中
看到马龙·白兰度的晚年
片子看完了
我也不相信这个
松松垮垮的大胖子是他
也不像是演员演出来的角色



新诗百年历史上
最真实最有价值的对立
是盘峰论争
对此搞庸俗和解者
都是鼠目寸光
唯利是图的大俗人



东亚杯
中国男足抗日日
我一想到我家电视
转成移动网络
没有CCTV5
便一阵欣喜



你个傻逼
歧视个口语诗
还以为自己
挺牛逼



想当官方诗人
你要耐得住
寂寞



有些人
如果我不争抢主流
争出风头
他们是爱我的



回望少年的自己
已经是雏鹤
立于雏鸡群中
从蛋开始就不同



儿时养鸡的经验
把蛋壳辗成末
掺入鸡饲料
给它补钙
那时我无法得知
未来的鸡站不起来



抄袭
比吸毒
更无耻



三年前写剧本时跟导演交流过
如今师生恋在高校中都绝迹了
这是职业道德水平提高的表现
由此可见那些性骚扰女生的教师有多渣



官方诗人
脑子里总有一根筋
不对劲
不是这一根
就是那一根



一战二战中
伊顿公学毕业生
百分之八十都为国捐躯了
无愧于贵族学校
黄埔军校百分之九十五
当然也是



曾几何时
社会主义国家中
人均最富的东德
向人均最穷的中国
索要援助
谁成全了历史的荒诞



红歌再好听
也不要老放
当心孩子听多了
长成红毛怪



诗人写小说
雷声大雨点小



诗人玩跨界
老爱以拯救者的
面目出现
可能吗



书面语诗人
撂你杂话
一定要怼回去
他们没有幽默感
不是在开玩笑



用古人那般
偶尔抒怀一下
小令一下的
写诗者
根本应付不了
《新诗典》



你只要一幽默
就把自个儿滑一跤
说明你不幽默



拒绝听将令
去骂厄齐尔
因为可怜的我
连他说了什么
都看不到



自己写诗
都无语感者
译诗
就像无头苍蝇
在封闭的玻璃缸中
瞎撞



B诗人论W诗人译诗
"三行以外必方寸大乱"
Z诗人称B诗人译诗
为"攒译"
都异常精准



我把你定位成实力诗人
架不住你心里拜的是
网红诗人



你本low
又不会装逼
因此而败给
装逼犯
那是活该



学院诗评家=黑哨
官方诗评家=官哨



我为何如此自信?
因为我总写好诗!



用半个月的时间
完成了一个月的工作
卅年来总这样
所以才这样



有些人
你只有哄他(她)玩
他(她)才愿意玩



中国诗坛
一众俗人
混世哲学
在《新诗典》磨刀
到别处宰人割肉



中学比赛时
我有过一次
罚角球直接入门的经历
比赛结束后
体育老师问:"怎么踢的?"
我如实回答:"不知道"



文学年表中记录得清清楚楚
年少时我也经常参加大奖赛
收获过一串大赛奖
直到有一天孟浪在信中劝我:
"别再参加这种败絮其外的大奖赛"
好话我是听得进的



编剧不能只知道编
当你将之视为写作
方能上层次



在某群里
有个货说:
"其实我也会写口水诗"
他以为他写的那些
拽文词的新诗
不是口水



二流诗人
连取他山之石
也是二流的



三流译者
是如何得到
三流诗人喜欢的
一则译糊成朦胧诗
二则译成浅格言土鸡汤



中国诗坛
丑星当道



变态推崇女诗人者
要么娘炮
要么恋母
要么流氓



"大师的青年时代"
连这句都是我说的
偷我生活中的话
没有抄袭的风险



中国诗人念诗小史
十年来
在长会+典会将之
普及到日常之前
只有北师大系的诗人
上台之后像那么回事



什么样的父亲
能生出油嘴子



好些女的
诗粗如
打铁匠



太久未见诗
我都忘了
你是个诗人了
那么你究竟
是什么呢
人物



我未见无视
自己才华如彼人者
所以才混得
有头有脸



鹰妈妈
准备对三只雏鹰
实行末位淘汰时
另外两只
一只帮妈妈
一只琢妈妈



有些人学的是
第三代前口语
小米加步枪
已经落后得
不忍卒读



周延
面面俱到
把圆画满
都会败坏一首诗



爱提诗学者
诗都写不好



快乐如此简单
本来要开的会
可以不去了



他以为
观音在远远的山上
是我的句子
便投来一组古风
并断言我会喜欢
让我觉得痖弦也不那么高级



即便眼毒如我者
对于在诗上
谁是长工谁是短工
通常也看不准
对于诗的忠诚之言
一钱不值



生命长河中
阶段性的朋友
一座座
美丽的孤岛



读《新诗典》
看到的是一个
先进的诗歌大国在前进
读官方诗刊
看到的是一个
时代与世界的弃妇在发骚



每个女诗人
都爱吐噜出几个
男人渣名
她们坚定地认为
他们爱她们



在诗会上
主动要求
连吃带拿的
都是海龟诗人
万恶的异国
把他们饿坏了



亲爱的诗人
《新诗典》这九年
是不是你生命中
写得最开心的一段?



在世纪之交的一次大型诗会上
一位海龟诗人目睹
国内诗人纵情狂欢的场面
忽然哇哇大哭
这廿年来手持外国护照
坚决赖着不走



《点射》集

习惯于背后搞事的人
总以为别人发现不了
一旦被揭穿特别的愤怒
怒斥揭穿者:"玩阴的!"



诗林中
有人只练轻功
把自己练废了
或者说
从未练就实力



《新诗典》改变了什么
九年前我告诉N多
在此被擦亮的诗人
你比你所在省区
最著名的官方诗人写得好
他们自己是不信的



写作中
所有莫名其妙的游移
都是来自于头脑中
没有根除的梗



命名的力量有多强大?
《诗参考》就是参考
"诗江湖"就是江湖
《新诗典》就是诗典



多年前我写过
《贼偷贼》
终于在中国诗坛
演义成:
抄袭犯被抄



说说看
你这个正人君子
为什么朋友全是
流氓破鞋烂袜子



传说中的线人
搞诗会从不请我
给我带来了安全感



自2001年1月至今
我毎个月的诗
一首不落地全发
而非精选
就是为了扎紧
后卫线的篱芭



貌似是从儿子
进大学学电影开始
我又重新泡回电影的大海里
在一连看了三部佳片的今晚
对自己降生在八个样板戏的时代
痛恨得咬牙切齿



有人拿C罗拿过
三个联赛的MVP压梅西
让我想起中国首席登山家
号称登上过七大洲最高峰
其实世界上最伟大的登山家(一个新西兰人)
是把世界最高的前九峰(八座在青藏高原上)
重复登了两遍



电影上的爱国者等于自虐狂



踢球时下盘要稳
写诗时的下盘
不正是事实的诗意



对各群里
心理有病的人
需要躲着点儿



听一位少女诗人的
语文老师说起她当年
怎么也不能理解
为何诗都获奖了
作文却并不出色



他们骂口语诗
比过去骂新诗
显得更有把握



李杜兀自伟大
在中国青少年中
起反动作用
让他们腐朽得
理直气壮



古诗的节奏
跟山东快书
差球不多
郎里个郎
郎里个郎
不养语感



好作品
不论是好电影
还是好诗
就是人生本身



这个时代
与上个时代
有啥区别
不以爱读汪国真
为耻了



今天的青年
愚昧起来
是更叫人愤怒的
因为他们是喝牛奶
而不是玉米面糊糊
长大的



看看官方小说家的现状
便知道官方诗人
你的未来是个梦



"后脚跟跺射"
语言咬住了
苏牙的神仙球
向首用者致敬
天下最可耻的诗人
便是词不及物的骗子



球王只可能是
南美人
欧洲人缺乏
街头的创造力



有人最终一事无成
缘于他们心底的恶
一次性利用人
用后即扔



惊见曹猪近照
头上泡面
已经烂了
目光凶狠
鬼脸一张



在一部电影中
看到马龙·白兰度的晚年
片子看完了
我也不相信这个
松松垮垮的大胖子是他
也不像是演员演出来的角色



新诗百年历史上
最真实最有价值的对立
是盘峰论争
对此搞庸俗和解者
都是鼠目寸光
唯利是图的大俗人



东亚杯
中国男足抗日日
我一想到我家电视
转成移动网络
没有CCTV5
便一阵欣喜



你个傻逼
歧视个口语诗
还以为自己
挺牛逼



想当官方诗人
你要耐得住
寂寞



有些人
如果我不争抢主流
争出风头
他们是爱我的



回望少年的自己
已经是雏鹤
立于雏鸡群中
从蛋开始就不同



儿时养鸡的经验
把蛋壳辗成末
掺入鸡饲料
给它补钙
那时我无法得知
未来的鸡站不起来



抄袭
比吸毒
更无耻



三年前写剧本时跟导演交流过
如今师生恋在高校中都绝迹了
这是职业道德水平提高的表现
由此可见那些性骚扰女生的教师有多渣



官方诗人
脑子里总有一根筋
不对劲
不是这一根
就是那一根



一战二战中
伊顿公学毕业生
百分之八十都为国捐躯了
无愧于贵族学校
黄埔军校百分之九十五
当然也是



曾几何时
社会主义国家中
人均最富的东德
向人均最穷的中国
索要援助
谁成全了历史的荒诞



红歌再好听
也不要老放
当心孩子听多了
长成红毛怪



诗人写小说
雷声大雨点小



诗人玩跨界
老爱以拯救者的
面目出现
可能吗



书面语诗人
撂你杂话
一定要怼回去
他们没有幽默感
不是在开玩笑



用古人那般
偶尔抒怀一下
小令一下的
写诗者
根本应付不了
《新诗典》



你只要一幽默
就把自个儿滑一跤
说明你不幽默



拒绝听将令
去骂厄齐尔
因为可怜的我
连他说了什么
都看不到



自己写诗
都无语感者
译诗
就像无头苍蝇
在封闭的玻璃缸中
瞎撞



B诗人论W诗人译诗
"三行以外必方寸大乱"
Z诗人称B诗人译诗
为"攒译"
都异常精准



我把你定位成实力诗人
架不住你心里拜的是
网红诗人



你本low
又不会装逼
因此而败给
装逼犯
那是活该



学院诗评家=黑哨
官方诗评家=官哨



我为何如此自信?
因为我总写好诗!



用半个月的时间
完成了一个月的工作
卅年来总这样
所以才这样



有些人
你只有哄他(她)玩
他(她)才愿意玩



中国诗坛
一众俗人
混世哲学
在《新诗典》磨刀
到别处宰人割肉



中学比赛时
我有过一次
罚角球直接入门的经历
比赛结束后
体育老师问:"怎么踢的?"
我如实回答:"不知道"



文学年表中记录得清清楚楚
年少时我也经常参加大奖赛
收获过一串大赛奖
直到有一天孟浪在信中劝我:
"别再参加这种败絮其外的大奖赛"
好话我是听得进的



编剧不能只知道编
当你将之视为写作
方能上层次



在某群里
有个货说:
"其实我也会写口水诗"
他以为他写的那些
拽文词的新诗
不是口水



二流诗人
连取他山之石
也是二流的



三流译者
是如何得到
三流诗人喜欢的
一则译糊成朦胧诗
二则译成浅格言土鸡汤



中国诗坛
丑星当道



变态推崇女诗人者
要么娘炮
要么恋母
要么流氓



"大师的青年时代"
连这句都是我说的
偷我生活中的话
没有抄袭的风险



中国诗人念诗小史
十年来
在长会+典会将之
普及到日常之前
只有北师大系的诗人
上台之后像那么回事



什么样的父亲
能生出油嘴子



好些女的
诗粗如
打铁匠



太久未见诗
我都忘了
你是个诗人了
那么你究竟
是什么呢
人物



我未见无视
自己才华如彼人者
所以才混得
有头有脸



鹰妈妈
准备对三只雏鹰
实行末位淘汰时
另外两只
一只帮妈妈
一只琢妈妈



有些人学的是
第三代前口语
小米加步枪
已经落后得
不忍卒读



周延
面面俱到
把圆画满
都会败坏一首诗



爱提诗学者
诗都写不好



快乐如此简单
本来要开的会
可以不去了



他以为
观音在远远的山上
是我的句子
便投来一组古风
并断言我会喜欢
让我觉得痖弦也不那么高级



即便眼毒如我者
对于在诗上
谁是长工谁是短工
通常也看不准
对于诗的忠诚之言
一钱不值



生命长河中
阶段性的朋友
一座座
美丽的孤岛



读《新诗典》
看到的是一个
先进的诗歌大国在前进
读官方诗刊
看到的是一个
时代与世界的弃妇在发骚



每个女诗人
都爱吐噜出几个
男人渣名
她们坚定地认为
他们爱她们



在诗会上
主动要求
连吃带拿的
都是海龟诗人
万恶的异国
把他们饿坏了



亲爱的诗人
《新诗典》这九年
是不是你生命中
写得最开心的一段?



在世纪之交的一次大型诗会上
一位海龟诗人目睹
国内诗人纵情狂欢的场面
忽然哇哇大哭
这廿年来手持外国护照
坚决赖着不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