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2月)之三

◎伊沙



短诗


《吉祥物》

在本市五大名校之一
交大附中做完讲座后
我站在校门口
为学生们签了上百个名
被要求写的最多的话是:
"中考成功!"
孩子们把我当作
能够带来好运的
吉祥物了


《街》

一条街上
最亮的灯
是一筐
白生生
待出售的
大馒头
白得叫人
心悸
假得像
道具



《谁说我没见过供销社》

各方搞的
口语诗人
专题诗
最多产
题材最广泛的我
首次缺席
专题是
供销社
没写过
是因为
没见过
真的没见过吗
几天以后
我想起来了
我见过
我见过
在老挝北部
靠近中国的
一个小镇上
我们下车休息
走进低矮的
门板房
出来时
有人大嚼江米条
有人大嚼糯米糕
相互递送着
各种儿时吃过的
土点心
恍若回到中国的
七十年代


《理发店》

三人并排
躺着洗头
必有我师焉
左边的少妇
对洗头仔说:
"我老公
把孩子的奶粉钱
拿去买烟抽⋯⋯"
哦,故事开始啦


《选择题》

在交大附中
很有未来感的
立体体育场
最高一层的篮球场上
在冬日下午
无力的阳光下
我说:"人生
是一干道选择题
诗歌就是其中的
一百道⋯⋯比如说
盘峰之后
网络之初
那时想走口语道路的青年
面临的一道选择题是
像于坚那样写
还是像伊沙这样写?"
袁源说:"还有呢
像过去的伊沙那样写
还是像现在的伊沙这样写?"


《骄傲的口语诗人
——写于侯马52岁生日》

十月侯马来长安
从他口中获知
他又帮了不少诗人
其中不乏诗界大佬
听他说时
我脑中迸出的
第一个念头是:
"他们怎么不帮侯马呢?"
然后迅速迸出的
第二个念头
扑灭了第一个念头:
"侯马不需要!"



《正路与歧途》

几年前
一位副校长
告诉我
有心人统计过
凡我带过的班
必有学生
考研考到我母校
北师大去的
这个纪录
肯定还在提高
也就是说
这个人数
要远远高于
西外出的诗人数


《预言》

多年以后的
某个校庆日
那些诗上的
流失者
返回母校
见荣誉校友
校庆讲座中
竟然有诗人
鼻子一酸
嘴上大放
看不起诗的
臭屁


《祝你成为丁当》

90年代初
在长安与丁当聊
他说做诗人不算大人生
总统、大商人、摇滚巨星算
所以
丁当
成了我买的
平安保险证明上的
签名者
有意思的是
签的是笔名丁当
而不是原名丁新民

看不起诗人的娃娃们
祝你好命
成为丁当



《冬天飞来丹顶鹤》

一只丹顶鹤
驾临本小区
立于体育馆屋顶之上
然后不断起飞
反复滑翔
地面上
一个小肥仔
以骂口语诗那样
很有把握的口气说:
"假的吧?像无人机"



《诗之梦》

袁源说他忘不了
在西大中文系读书时
同舍同学发表诗了
他所遭受的刺激
感谢《新诗典》帮他
圆了发表梦

我说仅凭这一点
你还会写得更好
我没有说的是
我其实不信任
诗之梦中
毫无世俗目的的人
那些颓荡范儿的文青之类

而对那些看不起诗的人
我想说的是
你们不要以为写诗
注定不能取得
世俗上的成功
不信咱们比试比试


《二流的酒》

好像是从儿子
有女朋友的那天起
妻便开始为他的婚礼
贮藏好酒
今天长安诗歌节活动
关键是还有同仁
生二胎这样的喜事
须庆贺
我对妻说:
"把你二流的酒
献出来一瓶"
结果出发前
桌上放了一瓶五粮液


《鬼》

青天白日
蹲在地上
焚书的女人
是鬼



《自慰》

"国家不幸诗家幸"
上下两千年
有多少书生
这样安慰过自己



《三级跳》

刚才
我脑袋里
有只猴子
完成了一次
三级跳:
一、今天12.9
二、学生运动纪念日
三、敏感词(别碰)
猴子穏穏
落入沙坑


《家谱》

布考斯基的一生
送走了很多大师
六十年代初
他送走了海明威
七十年代初
他送走了庞德
在其诗中
都有浓墨重彩的
悼亡诗
在英美文学史中
如上两位人物
所对应的另外
两位人物
福克纳
他不喜欢
写诗讽刺过
艾略特
只淡淡地
一笔带过



《最不记仇金牛座》

八年前
有个诗人
告诉我
他在孔夫子
买我的一本书
是我题赠
著名诗人某某的
这个某某
我已经想不起
是谁



《噩梦》

在这个国度
在我青年时代
曾经有过
连夜紧急焚毁
个人信件的
亲身经历
妹妹在一旁
帮我烧的
不知这个事件
对她廿年前的
去国有无作用
不知她在
异国他乡的夜里
是否还会重温
这个噩梦



《徘徊》

不无惊喜地发现
教学楼内
多了自动咖啡机
这是近期以来
我所见到的
惟一进步的事物

一个知识分子
在徘徊



《世界人权日留诗》

作为中国人
当我用中文
写下"人权"二字
在写出的同时
便滋生出罪恶感
自己都觉得自己
太贪了





《披星戴月》

这位的哥开车时
老发出只有拉屎
才会发出的声音



《影评》

一片叫好的
《爱尔兰人》
终于看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
几位世界级老戏骨的烂嗓
口音很重老了漏气的道白
要是请上译厂的国嗓
配成中文
这部佳片顿成狗屎
就像把口语诗
翻译成书面语


《隐秘的幸福点》

26载教学生涯
造就了每周一个
隐秘的幸福点
当这一周
最后一节课
上完之后
可以放肆地写作
蔓延到下一周
第一节课



《中巴车上》

老头上车后
一直怀抱
一个物件
他要不抱
司机也不会问:
"抱的啥?"
"没啥"
"我问你
抱的啥?"
"没啥"
司机急刹车:
"为了其他乘客的
生命安全
今天你必须说清楚
你怀里到底抱的啥?!"
老头悠然答道:
"二——胡"



《自省》

北师大出版社
把子弟兵的诗集
设计成大师的规格
让我自省
以后再也不要
对母校有索取之心
哪怕是心理
也都不要有


《拒签的理由》

几位《新诗典》诗人
在申请奥地利签证
资本主义——不
全世界最欢迎的
有钱人赵大爷
遭拒签
理由是
离了婚



《诗评》

奥地利诗人
维马丁的诗
母语德文版有多好
天知道
英文版我译了
世界级
中文原创诗
时常写不溜
一到中国就溜了
比如今年4月6月
他两次来
一见中国人就溜了
比如明年1月我们去



《分赠黄金》

世上最好的现代中文
尽在我手
是我用卅余年
专业的诗歌创作
所炼成的黄金
在翻译中
我会将其分赠给
我所热爱的外国诗人
世上最好的现代中文
属于不跪的膝盖
坚硬的骨头
自由的大脑
丰富的人性
不羁的灵魂


《祭》

今日中国的村庄
即便是对于
陕西乡土小说家来说
也显得过于寂静
过于荒凉了
一不留神
容易荒腔走板
写成恐怖小说



《耐人寻味的沉默》

我大学同学中
有一名交换生
就分到我们宿舍
一年级时
他是一张空床板
被我们用来堆箱子
二年级我们才第一次
见到他
在美国学了一年的他
回来了
在后来的三年中
他极少谈及美国
那个年代美中两国
天上地下的巨大差别
应该刺激到一个年轻人
他应该说点什么
如今的我们
大学毕业已经三十年了
我用后来的三十年
还是没能消化他
耐人寻味的沉默


《冬眠》

近期以来
睡眠更好
常常重返
儿时才会有的
香甜的睡眠



《对话》

"东亚杯
中国踢韩国
看吗?"
"哪里敢
对我而言
这是真正的
有效的惊悚片"


《人间最美丽的故事》

五十年代
西北大学
刚刚开学
一个黄昏
一名新生
是名女生
正在操场边
双杠上玩
一个老校工
一边扫地
一边慈祥地问她:
"你是附中的学生吧?"
女生回答:
"不是,我是新生"
老校工说了一番
鼓励她好好学习的话
第二天全校开学典礼
校长上台讲话时
坐在台下的该女生发现
校长正是昨天的校工
在我心目中
这是我所听到过的
人间最美丽的故事
因为故事的女主人公
是我妈妈


《至美》

今夏出访
美人国
俄罗斯
阅美女无数
最美的
是哪个
冬宫里
两幅画间
坐着的
那一个


《光辉岁月》

长安诗歌节十年
如果我们说
它不完美
留有遗憾
只是因为
与十年前
我们想象的
有所不同罢了
事实上
我们做了更多
堪称辉煌


《绅士》

我相信
这是所有
坚持始终的同仁
几位绅士
君子的
共同体会
在这世上
什么人的脾气
都比咱们大
想任性就任性
想胡来就胡来
想白眼狼就白眼狼
想王八蛋就王八蛋


《过程》

早年
有人爱在你面前说:
"写的再多有啥用?
要有名作⋯⋯"
后来无人说了

后来
有人爱在你面前说:
"写的再多有啥用?
要有大作⋯⋯"
现在无人说了

现在
貌似无人
关心你的写作



《流氓》

某诗评家
特别强调
诗人要有名作
我很同意
便当面揭其短:
"你欣赏的某某
可是没有名作哦"
他恼羞成怒:
"貌似没有名作
首首都是名作"



《谢不录用》

谁能想到
我大学时代
梦寐以求的
第一职业——编辑
如今已沦为一门
猥琐的职业
创造者的刽子手



《授课记》

什么型的人
写得好
闷骚型

《醒》

一瓶葡萄酒
都需要醒一醒
我的诗不用
它们永远醒着
睁大眼睛
生怕错过
命中注定的
有缘人


《珍藏》

鸟儿灭绝以后
鸟鸣将被
永久地珍藏
在婴幼儿的
奶嘴之中



《能不爱母亲》

儿不嫌母丑
母只见儿俊
我相信
每个儿子
在形象上收获的
来自异性的
最高礼赞
都来自于
自己的母亲
我永远忘不了
在这方面
母亲满意的表情
说的最多的赞语:
"人才!"
她一直觉得
我误入文途
本该当外交官
代表国家形象




《烩饭颂》

我将冰箱里的剩米饭
和打包带回的毛血旺
做成了一锅烩饭
太刺激了
吃得我涕泗交流
把岁月的鼻涕都吃出来了


《寿阳山守陵人》

"金蝴蝶,银蝴蝶
墓中飞出花蝴蝶⋯⋯"
他说这是李白写的
那就算是吧

我敬他烟
他掏出一大把打火机
说是墓前捡来的
但几乎都打不着

林彪时代
便开始守陵的他
掩盖了一个
无儿无女孤寡一生的真相



《陕西人》

作为中国最现代的诗人
(绝对不需要加"之一")
我没少批判
本土陕西人
有诗为证
今天我要颂扬他们
他们是最喜欢
把李白杜甫挂在嘴上
并且做得最自然
最亲切的中国人
他们视李杜们为乡党

《守陵人语》

面对一个工龄
超过50年的守陵人
老G提了一问:
"到了晚上
有啥情况没有?"
老汉坦然道:
"尘归尘,土归土
人死了就是加入
大自然的大循环
踏实得很
能有啥情况?"


《理解汉奸》

一部日本电影
故事发生在仙台
我便看了下去

想通过它
找找大先生的视角
结果老想到二先生

好吧,那就理解理解
一个大汉奸的思路
无非是文明救国论

汉奸的致命问题
不是高估了日本
而是低估了中国

从太平洋战争
爆发的那天起
他们就知道难逃审判

周佛海在日记中写道:
"我不下地狱
谁下地狱⋯⋯"




《辛酸》

在北京
一个公知
悄悄告诉我
他们几乎都签了
半年内
可以往返多次的
日本签证
我除了
满腹辛酸
没有其他
任何感受




《我永远热爱平凡生活中的神秘》

十年前
我建议的
长安奖
一定要在
五星级酒店
里头评
前八届
便一直
在喜来登
去年随我搬家
转至威斯汀
今年还会在那里
而在去年到今年之间
萨凡纳艺术大学
的面试
竟然也在那里
吴雨伦还专程
从北京赶回来
参加
被录取





《竞选演说》

在2020年度
长安诗歌节主席
竞选演说中
回顾大长节十年史
我用的最多的词是
摧枯拉朽



《冬至最美的诗》

关于冬至
最美的诗
早就在那里
在它的原点上——

只是
入不了
旧诗人的
朽文本——

母亲包了饺子
下出锅端上桌说:
"冬至不吃饺子
耳朵要被冻掉!"


《饺子》

中庸之道之意象


《常识》

南方的冬天
才是真正的冬天
南方人比北方人
更能抗冻
这是常识
非口语诗
写不出的常识
非口语诗人的
榆木脑袋
发现不了的常识



《渣男渣女》

沙县小吃里
最讨厌的男人
是一个忽悠老板娘
给自己添了三回汤
的油嘴男
最讨厌的女人
是对其欣赏、鼓励、纵容
的咧巴女




《箭在弦上》

今天中午
在沙县小吃
那个油嘴男
调戏老板娘道:
"老板娘,长得美
可以参加老年组选美
老板娘,长得帅
一定嫁了个高富帅!"
我听到后厨间里
啪的一声
刀具铮然之声
与此同时
我已怒目圆睁
直瞪此贱人
老板娘接茬道:
"你这娃呀
缺家少教的
没少挨打吧
以后还得挨"
要不是他们人多
其中一个号称
有俩复员军人
后厨间里
正给我炒米饭的老板
就一定提刀冲杀出来
我是这么劝住自己的
儿子明天走
不要节外生枝



《鸟鸣》

你不能用
穿破
来形容鸟鸣
它是电线里的




《误导》

一个亲戚
留在我家
一只画眉
让我们转给
另一个亲戚
老G冲它喊:
"伊沙"
它无应
冲它喊:
"吴雨伦"
也无应
第二天我说:
"那只八哥
不咋样啊
你叫什么
都不应"
"谁说是八哥了"
老G说:
"是画眉"





《西风与东风》

倒还不是
《好莱坞往事》
我从纪录片影像中
看上世纪六十年代
的嬉皮士
那些毒虫
那些性乱者
那些同性恋
猥琐
颓荡
空虚
目如空洞
即使拿今天的眼光看
滋生他们的世界
注定要完蛋
如此推论
一点问题没有

但为什么没有完呢?

为什么完蛋的是
成群结队
整齐划一
精神饱满
口号嘹亮
信仰坚定的
红海洋的世界



《恩师来电》

上午课间
任洪渊老师来电
没有时间多谈
便说中午再打

午饭后
回到家
刚想打
忽然想起
也许老人家要午睡

便一直等到下午
才打
没有别的事
稍作寒暄
直奔主题
大谈《乌托邦》

为一部作品
而打电话的事
真的是
久违了
一直到打完
我还没有
完全适应



《冰点》

也许我该记下来
这年冬天
长安的冰点
在圣诞夜



《鸟性》

有些鸟
喜欢低飞
在树林间穿行
留出广阔的高空
本是鸟性使然
它们却找到了
一个动听的
借口:有难度




《公车让座原则》

不论男女
我目测
老我十岁以上者
才让
十岁以内
对方会认为
比我年轻
不高兴
不接受


《犯罪的念头》

我在看一部
纪实风格的芬兰电影
拍的是1962年的一天
我的兴趣点不在情节
而在芬兰人民的日常生活
乡村面包师的个人生活
城市拳击教练的家庭生活
主要在吃喝方面
牛奶咖啡
黄油面包
香肠牛排
其间我有多次
在心中发问
这一年中国人民
过着怎样的生活
吃的喝的是什么


《诗人的丑行》

某海龟诗人
在酒店喝咖啡
要求提供鲜奶
不提供就怒砸
服务员的饭碗
某流氓诗人
要求诗会
提供土鸡
(在流氓语境中读)
造成一位自杀诗人
心中诗人形象的
最后破灭


《众生相》

学生中
写新诗的
在简介中写道
师从伊沙
写现代诗的
很傲娇
躲我八丈远
好像自己是
石头缝里
生出来的



《难得清醒》

我脑子不糊涂
李勋阳、韩敬源、李异、里所
我这四大门生的坐大
成为大诗人
比新发现更重要
历史只会记住
卞之琳是徐志摩的门生
臧克家是闻一多的门生
记不住一大堆


《取经》

我对永远吃不胖的人
总是充满好奇
并真心取经
那天课间在教研室
碰到我一同事
正是这样的人
我说你饭量不行吧
他说不好说
爱吃的就吃得多
不爱吃的就吃得少
我说那总量就不会多
他说是


《写字匠》

在碑林外面
有一些支着桌子
进行临帖表演的小伙计
小学文化程度
他们的字写得再标准
临得再像大师
都与书法无关


《恩施》

在咸阳诗会上
有位诗人
来自湖北恩施
他问我去过吗
我说没有
但是写过
在一个
没拍的
电影剧本里



《这回我看懂了》

刚才补看了
我当年
提着一只板凳
在北师大操场上
没看懂的电影
《印度之旅》
当年有些电影
有些书
没看懂
就没看懂
也不觉得有啥
反正
那是个
朦胧诗的年代


《岁末》

面对一年的
最后一天
我已不再激动
我对过往的激动
非常欣赏


《从校园诗人中冲杀出来》

低年级时
我和徐江
为了给诗社约稿
专程去拜访过一位
高年级的学长
也是学长中写的
最好的一个
大夏天
学长光着膀子
把一缸白开水
滋溜滋溜
喝出茶的感觉
他声称无新作
旧作都是
低年级时写的
鼓励我们年轻人
向前冲
毕业前夕
我们与其他学校的
校园诗人联欢
中间上了一次厕所
还是我和徐江
和一位外校诗人
并排撒尿
那个校园诗人说
快毕业了
诗越写越没滋味
准备金盆洗手不写了
撒完尿他先告退
于是我和徐江
有了下面的对话:
"老子刚干出点儿滋味
岂能不写?"
"对呀,我也是这个感觉!"


《记忆》

隆冬的凛烈与肃杀
总让我想起小时候
布满冻疮的小手
在地上拍烟盒时
震裂的伤口




《冻》

冻疮的
痒痒的
烧灼感
来自体验
冻死者
是被高烧
烧死的
来自书本
张承志小说



《老客站》

本城最好的沪菜馆
开办于母亲走后
却是我心目中
老娘最爱的菜馆
我们一家人常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