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新年即景

◎弃子





 
《丝绒》
 
我听到一个老女人在怒斥她的黑猫
用毁坏的衣架驱赶跃过染缸的黑猫
怒斥,又顾自哀叹
仿佛它做错了什么,注定被驱逐。
然而就在夜里
她又试图召回那悒郁的东西
用晚餐时间召唤那悒郁之物。
现在那只黑猫正蜷在她怀中
(女人的言语已变得轻柔)
仿佛灯光下她正轻抚的是一件疤痕
在怀中,那昏聩的丝绒。
 
2020.2.4



《顽石》

眼中的一抹虚空不被拉动
像一块顽石,在人迹罕至的山谷
但愿一朵云跳动着隐去,浪迹在它的蓝色中。

2020.1.20


 
《2020年第一首诗》
                 
                 昨天是帆,今天是桅。
                 一同的风景
                和两处不同的风景。
                          ——给马贵龙
 
这是2020年第一天
(我猜如果是你结尾时也还是
会错输成2019-)
昨晚我坐客厅里和你视频
聊着不一过往
(有点难以置信。有点不真实)
因为冷,身子还不免打哆嗦。
但这早上阳光很好,就像新的一天
三线*估计也发觉了。
想着这即是新的一天
新的。该做些什么。而此刻
窗子外,桉树林也沐在
金色光线中
而棚子旁的矮灌木丛中间
一块大石头灰褐色表面
还留着一排粉白锥眼——
石头已有了裂缝。
想起那数日不见的石工
是他们俩,用了整个白天的忙活
将石头凿开了一条裂缝。
然而又离开了。留下的
一条裂缝,像长进石头深处。
不依傍意识的觉醒而写诗——
这我突然想到你说的。
一个人此刻赤条条站在这窗前
并没什么难为情
也像世上任何一个置身在这
光线中的他者。
尽管昨晚的酒意还未消散。
 
2020.1.1
 
*三线,一只年长仓鼠,也叫“小奶牛”。


 
《写给爱人的诗》
 
孤独是早餐上的一块蛋饼
在被分食时
你回想起了某个默片。
 
那是个很滑稽的镜头
一对恋人,以'飞翔之姿'
一起坠入蚕丝棉。
 
然而他们最后劳燕分飞
不知所踪,仿佛
被自身的时光吞噬了。
 
但那(亲爱的)
又该是怎样的庆幸
让他们回到了彼此身边。
 
2020.1.13
 
 
 
《电影时间》
 
一种情形是当你发现
那些钟爱过的电影人物
大多处于逃逸之中
他们有着自己的缺陷,绝望,爱
与憎恶。或是相反
在那些钟爱的电影人物中
并无缺陷,而只是镜头
也无关绝望(绝望也并非书写者
赋予他们的光芒)只有言行
或者没有了言行
而只是在那逃逸之中。
 
2020.1.9
 
 
 
《地下室即景》
 
一间昏暗的地下室足以在你心中
烙上一个孤独者的形象。
清晨一道亮色从窗户口探进来
让地下室的灯光成为无端的形体
停滞在昏暗的中心。
那是昼夜悄然更替的时刻。
或你称之为的'地下室时刻'。
只有孤独者在鹅蛋色的灯光中睡去
像熟睡在一间干净的马厩中。
 
2020.1.1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