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南山》作品选(10首)

◎一树



打盹诗

他一边打盹一边读诗
打盹的他仿佛
诗的一部分。
这个假期他一直咳嗽,发低烧。
他想去看风景,可还是
回到了熟悉的电梯间:
信用卡可透支,艳照门里的男主角
在做租车寻开心的形象代言。
唉!知己远足
无暇与他闲聊,或清谈。
他忽然笑了,遥想魏晋时代
一定也是乱糟糟的:喝喝酒,发发牢骚而已。
孤单的他喝着白开水
看着转椅,绿萝,半圆窗台
想着晴日,薄云,一架陈旧的机器上
放着轻音乐。
风掀动他的衣衫,掀动诗集里那张灰色欠条。

2012-10-9



只想吃苹果

寡欢
只想吃苹果
一个接一个地吃
直到汁水汩汩
肚子吃成另一个苹果。

大雾天
别人戴口罩
我用苹果堵住嘴巴
看着身旁蒙尘的草木
我迷上了那些提前凋零的苹果。

2013-2-19



烧腐竹 

嗯,的确有腐朽的余香。
关键是有
柔若无骨的火候以及
迎合大众的佐料。
呸!
新松的菜谱里寄居着
乱竹的刀勺。
悟空辞别师傅(师傅正在吃腐竹)
独自念经。
无奈
灶台上的紧箍咒每每使他
胃痛,胃胀,胃反酸。
如是,夜复一夜,辗转反侧的他一如
空腹的清冷明月。
 
2013-2-27



被雨水打湿的梦

梦里,我骑着单车,滑翔——
春风江畔路
不觉到君家。鹅在叫,鸡在鸣,犬在吠
细雨在,霏霏下。
小虫子们拱翻了我的车子
我倒进
湿漉漉的草丛里。一会儿是草叶
一会儿是蝴蝶。
受伤的我满眼雨水,和泪水
不疼,很暖——
我有这么多绿的、黄的、蓝的
清香味的创可贴。
这迟来的梦啊,荡漾在雨丝与青草编织的
摇篮里。

2014-2-20



琵琶摔

桃李集体辞枝
暮春之人还在镜前,看守朱颜。
半遮面的女子忽然
摔了琵琶——
这些温馨的尸骨,这些芳菲的遗产
宜交由发着低烧的
美二代继承。

2015-4-15



春雨

东风遭注册,改制
原始的细雨已然私有化
颓废是个体的
激情是个体的
喜悦是个体的
疼痛是个体的
还好
在花草树木的帐页上
尚有复辟者
拒做股东,拒领油水
只揣散与慢
为大自然写下一张又一张
有集体属性的
湿意欠条。

2015-3-17



吧嗒杏

杏枝上的野史渐渐泛黄
妃子们笑得好似,一妻多夫制。

一软再软,像五月深谙妥协的
革命党:杏与不杏,唇边的爱卿说了算。

躯壳丰满,肉身香艳
灵魂,略显多余。

2015-5-29



资产负债率

算珠除以泪珠。灵魂除以肉体。大于零。小于零。等于零。
一边除着,一边镌刻自己的墓志铭:所谓的
资产负债率,无非是,痛苦除以欢乐,不安除以宁静。

2015-5-19



讴歌月亮

地球坏了。月球尚好。
吴刚向嫦娥郑重表白——
今生,吾将
全心全意为女人民服务。
嫦娥闻听芳心大悦
玉手一挥
空中飘满桂花一样的人民币。
噢,可爱的月球人民
吃着月光
喝着月光
花着月光
夜以继日地生产
一泓又一泓
月光一样纯真的分泌物。

2015-4-12



冬望辞

肥胖的瘸子们让立冬骨质疏松,梧桐摇了又摇
落叶开出的病历微风予以默认。植物侍奉动物
雨水连接泪水。阴郁的天空在转基因中繁殖
马脚与狐狸尾。蒲草和幼竹,仍坚持在一锅粥中拔节。
诗人从山中回来,开始策划一场越狱,不再瞧
监禁卒的脸色。一窖地瓜尚未坏掉,它们早已
厌倦了卧底。僧尼们一边读经,一边用内心的寂静
围炉。服过汤药的母亲,正用初雪细细擦拭衣襟。

2016-1-18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