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君儿2019年诗选68首

◎君儿



君儿2019年诗选68首


《台湾来的现代诗前辈》


陈克华
在江南诗会的前两场
并没订上货
到太湖岸边
心上的书店且停停
他突然读了一首
此行中写的一首口语诗
边唱边读
终于订上货
伊沙殷殷嘱咐
希望他把口语诗写
带回台湾
又不免担心地提醒
你这样写了
你的朋友宝岛其他诗人
会不会不高兴啊


《二月的婚礼》


1996年冬天
我结婚那天
天气预报
最高气温8度
这个8度让我
记忆至今
不仅仅因为
字面的喜气
还因为气温突然升高
我可以在羽绒服下
穿大红的呢裙

《晚投三天稿》
 
 
伊沙,侯马
沈浩波,里所,李勋阳
大友,刘傲夫,邹雪峰
夏泉和我
我们吃龙虾
 
伊沙迎头便说
侯马你掉轮了
侯马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
一晚上差不多
再也没说一句话


《 “大形势不好”》


四星酒店靠门有间
工艺品店
记得它以三折广告
坚持了很长时间
我逛进店里一边欣赏
一边宣称买不起
店主说这些你都买得起
我指着3万多的玉雕
他说现在8千
我指着13万的绿玉
他说现在6千
见我终无买意
他说你是不是来看
我是怎么死的


《炫技派》


抒情诗被抄袭的可能性最大
貌似唯美的抒情诗被抄袭的可能性尤其大
隐蔽的公共情怀兑上点小文人的悲伤鸡汤
简直可以千面一诗


《掮起闸门的人》


2002、2003年左右
那时每月都能在诗歌论坛
读到伊沙的新作月选
从十几首到几十首不等
不同于任何人
有着强烈的影响力和感召力
一次伊沙发完诗
有人又在他贴下说怪话
以伊沙的作风
手起刀落将其斩于马下
“当年若没有我掮起闸门
哪有你们这帮小虾米混水的份”
大意如此
把我笑喷




《被信仰雷到》


多年前
和同事L
讨论信仰
我说我的信仰
就是写作
他没有按惯常逻辑
说服我
而是举了一个
自己的例子
曾经他的家庭生活
非常糟糕
妻子与他如同仇敌
后来他信了主
又说服妻子也信了
“现在我们就像
新婚一样”
我的天
这样的证据
谁能反驳


《反骨》


活了这么久
才在后脑勺
摸出两块反骨
这么说我也是一个
有点危险的人物
不过除了反反自己
我还真没有
派给过它们
更伟大的任务
 
 

《有感于《饿死诗人》》
 

伊沙有名作
《饿死诗人》
细想从古到今
哪个时代又不是
饿死诗人的时代
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
最后还不是吟着
我本不弃世
世人自弃我
被赶出宫来
杜甫一生忧国忧民
还不是流落在潭州
岳阳也就是
洞庭湖一带
于一条小船中
贫病而死
至于我所经历
公元两千前后
二十年里
你不工作
只写诗试一试


《出门》
 
 
期待着有一天
从屋中走出
心中不再有厌倦
嗔恨,贪求与伤感
一片银月 高挂在
太阳冉冉升起的
碧空之间


《菊花书签》


《左传》第2170页
夹着已经干透
我从蓟州山中采回的
菊花书签
这是公元前501年
鲁国发生了阳虎之乱
郑国驷歂杀了邓析
齐国和鲁国开战
卫国在中牟打败齐国
而齐王奖赏了第二个
登城的梨弥



《掌上河流》

 
有时我不敢
打开我的手掌
我怕还有什么猛兽
藏在它的河上


《教妈妈认字》


她举着两页日历牌
在节气的地方
按住手指让我来读
一个是“冬至”
她说就是冬天至住了
白天黑夜一般长了
一个是“大雪”
天啊念出这个词
我自己先恍惚了
这么多年大雪小雪
没膝雪贴地雪雨夹雪
妈妈见识了多少
但她根本不用认识
这个字


《为记者证拍照》


女摄影师
用鼠标操作一个小小的
虚拟工具
在刚刚照的我的头像上
打扫灰尘一般
扫着脸上的附着物
一点雀斑没了
又一点唇边的两颗痣
竟也没了
我在心里叫了声不好
这还是我吗
不过嘴上还是恭维着
您可真是专家



《文明何时能实现》


没有签证
没有偷渡
没有战争
没有杀戮

《自由之邦》
 
 
没穿内衣就上班了
很舒服很空旷
风在衣服里穿梭
我终于成了一座
自由的城邦

《什么叫曾经沧海》


公交司机评价着前面的
奔驰550
“看哪个车都觉得
哪个车小
这可要命了”


《君儿耍起大牌来什么样》
 
 
迟到半小时
早退20分钟
给领导发微信
说他们从来不尊重
人民群众
扬言可以继续减工资
但只上半天班
诸人看着她感叹
到我们快退了时
是否也能像你这样
畅所欲言




《那个年代的医疗》
 
 
1989年6月4日夜
从大学提前跑回家时
父亲正躺在炕上
从来不得病的父亲
中枪了 脸色蜡黄
先拉到县医院
再转到市肿瘤医院
确诊胰腺癌晚期
不敢告诉父亲
医生说准备手术
我连忙赶回家通报
妈妈紧急去大队部借钱
顺便让我扛回半袋青玉米
家里能拿出手的东西
实在让人汗颜
我和姐姐千辛万苦背台词
把玉米送给了主治女医生
手术费3000元
切除了一部分
新换了一部分
3000元让父亲一直
活到了2001年


《死亡教育》
 

亲眼目睹过
爷爷的死亡
爸爸的死亡
最痛心的是
大弟的死亡
姐姐的死亡
最难以相信的
是夫兄的死亡
鱼的死亡
鸟的死亡
土地与河流的死亡
古往今来
我心仪无比的
那些大师
的死亡 站在
多高的亡灵山上
人可以瞭望到
真实的世界
经历多少次
死而复生
一个人可以
继续生长
我在这张
死亡列表上
有时也悄然
列上自己的名字
一下子豁然开朗
我尚不能抵达的
盛大剧场
已有我一个
小小的席位

《养猪》


九十年代初
父母养猪
让我借他们4000元
那时我到开发区不久
钱挣得还不多
一年后听说猪赔了
它们互相咬尾巴
没卖上好价钱
母亲让父亲还我2000
剩下2000堵了赔的钱
有一段时间
一和母亲吵嘴
我都有理

《我有》


我有一件买完就破了的真丝衬衣
我有强迫症,关于水和水壶
有时我有幻听当明月缓缓穿过云层
我有失落,很多年很多个早晨醒来觉得身在雾中
我有规划希望得到一个像妈妈那么大的院子
一棵一棵由我来种上树
你说此城已经不重要了
在你们的体系里什么又是重要的
我还有多少个夜晚和白天微笑出门
肝肠寸断

《黄土与黄金》


书房里墙上地上
到处是书
有时我想书就是黄金
有时我想书其实是
黄土
 
《天窗忘了关没关》
 
 
一出门天已阴下来
连日的酷热后
肯定会有一场风雨
昨夜读的书还在天窗下
它最好
能像被删除的上帝一样
有时候啪的一声
合上开关
吓我一跳
 
《雨夜》


厨房传来响声
我扒门看时
什么也没有

厨房再次传来响声
声音更复杂
我扒门看时
什么也没动

厨房又传来响声
我坐在椅子上
闭上眼睛静静聆听


《投河》


正在电脑上读诗
电脑后面书架上
几本书如同投河般
扑通扑通掉了下去
这是它们表示不愿
再站着被闲置的意思吗
我肯定要弯腰把它们
捡拾起来并顺便看看
它们的名字


《楼兰》


虎皮兰的一支
顺着花盆裂缝长了出来
越长越大
终于长成一座
空中的楼兰


《拉格》


快递的啤酒到了
德国原装
名字叫拉格
搬运时感觉很沉
一下子放到地上
一股奶一样的液体
流了出来   
我取出这瓶破了的
罐啤
站在小区院子里
仰头喝了起来
天空挺蓝
无云无UFO
蝉鸣和燕子各行其是
我也是

《蒙娜丽莎》
 
 
那天她在两件一模一样的
T恤衫上
T恤衫穿在一男一女两个人身上
她的嘴巴以上
还是达芬奇当初的画法
只是迷人的微笑的嘴里
被分别塞上了一粒棒棒糖
《难兄难弟》


右胳膊摔倒
砸在办公椅上
用云南白药水
喷伤口时
疼得叫了出来
左胳膊若无其事
在另一边摆动
它也许还未意识到
它有个兄弟同年
同月同日生
也必将同年同月
同日死


《江南》


把长江
化作细雨
来滴

《火星来见》


就在我刚写的一首诗里
我问动车以时速300多公里
30年能开到宇审的哪一站
让我无比震惊的是
理工学士
亲爱的儿子
不到3分钟就给了我答案
0.78亿千米
火星

《伟大的翻译助其伟大的不朽》


在烟波浩淼的太湖岸边
谈起俄罗斯诗歌翻译
我说我不是不热爱阿赫玛托娃
只是茨维塔耶娃让我心碎
伊沙说这就是命
出版社约稿的茨娃不出了
出版家沈浩波喜欢阿赫玛托娃
阿赫玛托娃不用说
是俄罗斯最伟大的女诗人
我用我的译本来作证




《老家》


魂牵梦绕的
不过就是这个院子
老家其实什么也没有
除了一个妈妈
妈妈的院子
鸢飞草长
已无处下脚
我在青瓜南瓜
大葱和韭菜的缝隙
挖坑种杏
从太原永祚寺带来的
杏核
足有200多个
梨树葡萄树很茂盛
马蜂在空调里做了一个窝
老柳树上傍晚
6点零9分
来过3只喜鹊
看来我的杏
要等一等

《灯罩掉到了地上》


使用15年后
灯罩自行解放
落到地板上
解脱后的它
松松垮垮
不再有以前
端庄的模样

《朗诵诗》


一位报社记者
策划出版朗诵诗
请我推荐适合朗诵的作者
我问需要什么样的诗
他说——
适合学生阅读的
不要爱情的、消极的
要正能量,朗朗上口
我想了想
如果我把这几条作为标准
把我心目中的好诗人
推荐给他
岂不是侮辱了同行

《灵魂不是复读机》
 

一个诗人怎么可能
把自己置于
隔离墙外的安全距离
然后冷眼写他
看来的和听来的
还有可能是想象来的
一个又一个故事
独独滤掉了“我”
这样做诗人是不是有点
简单和偷懒

《傻妈》


每次电话里
传出“傻妈”一声
就是独一无二
举世无双的儿子
来电了
心中会一下子充满安慰
与欣喜
只要儿子一直在前进
我并不害怕
独自老去



你也是有缸的人》


弟弟打开他
尘封已久的老屋
眼尖的我
看到厢房沿墙
立着五口大缸
过去生产队时
家有多少缸
代表家有多少粮
是家庭财产
最重要的象征
我只记得父亲
厢房的大缸
“你也是个有缸的人”
我脱口而出
弟弟看着我
我们两个哈哈大笑

《影响》


一起生活了23年后
我跟他学会了吸烟
他跟我学会了写诗

《通讯员》

毕业分配到
企业宣传部报社
日子长了
发现一个通讯员
跑得特别勤
一会儿来篇小通讯
要不来点小散文
他们告诉我
他是咱厂的经警队长
老通讯员
3年后我的一场恋爱
以人为的干扰告吹
就在我万念俱灰
准备另谋他就时
厂长大人突然说媒
介绍的对象正是
这位通讯员先生
经警队长
他说从我一进厂就盯上我了
一个大学生黑妞
格外引人关注
就这样本来全无可能的
一个婚姻就此诞生
记者和通讯员组成了一个
中国家庭

《坐解放卡车参观北京天安门》


七十年代
我6、7岁
生产队组织社员同志们
去参观北京天安门
妈妈怕耽误工分
让我去
激动的我一晚上没睡着
以为毛主席所在的首都
一定是金碧辉煌
转天凌晨
坐上解放卡车后拖斗
就开始了晕车
一路呕吐到北京
人已虚弱到
只能蹲在地上
记不清故宫是什么样的
也不知道我们都到过哪里
只是跟着父亲
到处找厕所
厕所少得可怜
偌大的天安门广场
找不到我可以
方便的地方

《妈妈的院子》


父亲去世后
它就名符其实
是妈妈的院子了
妈妈的院子
有满天星月
有春日大葱
夏日青韭
秋日倭瓜
和冬天的白菜
有雀鸟蜜蜂蚊蝇和蚯蚓
有一小堆干柴
为了煮熟每日的三餐
我从幼小走到老大
水坑还在
猪圈已无

《落樱花》


樱花整朵整朵地落下来
让人心疼
我蹲在地上
给它们拍一张最后的合影

《中国记者》
 
 
马路中央的隔离带
一个黑衣女人
正握着手机喊叫
从她身边经过
我只听到了
“找媒体曝光”几个字
曝光并不是难事
作为媒体人
我就这么干过一次
为一个被银行辞退的女工
而曝光了法院和银行
结果怎么样呢
被以开除公职威胁
又被罚没400元钱

《原因》



中国是世所公认的
文明古国
几乎在所有方面
都占尽先机
到最后很多方面
都落后于别邦
总应该有一个原因
而且是根本上的

《你的芳名》



手机拍照
然后上百度查
单位周边
两种植物名
 “平枝栒子”
“溲疏”
读出它们的名字时
真是大为感慨
世界之大
语言和诗歌真的
足以覆盖
《风》

风吹冬青
风吹海棠
风吹浪涌
风吹百鸟唱

《一个人的国家》



每周例行检查
通话或微信
只要妈妈是好的
儿子是好的
人间便姹紫嫣红
一片大好

《桥上的风景》
 
 
 
数着一早上
走过的路
才突然意识到
每天要过三座大桥
前两座是立交桥
公交车载我
后一座最长600米
要步行而过
它的下面是发生过
鸦片战争的海河
有大沽船坞和海神庙等
厂房和残址
不远处还有修复一新的
大沽炮台
海河两岸是密集林立
玻璃幕墙的高楼大厦
被称为中国的曼哈顿
滨海天际线
我倒觉得真正的天际线
是水鸟和波浪
人造的景观会变化和残败
而它们是永生的
 
《价值观》


每当走在
人民有信仰
国家有力量
民族有希望
公益广告下
我都心里没底
据我所知
城乡百姓有信仰的
大多信的是佛佗
基督以及
真主安拉
我混迹其中
信仰的更是小众
是一种古老的诗教
因为我是一个
写诗的人
这和国家希望的信仰
肯定不是一回事
宣传与实际的不符
是我每天
生活的国度
最能消解力量的
因素

《女人,诗都写了还怕年龄见光吗》
 
 

为编一本女诗人的现代诗选
在互联网的汪洋大海
我像一个不熟习业务的侦探
刺探着女诗人的一个细节
她们出生的时代(年份)
对一部分先锋女诗人
这似乎不是问题
她们把自己的出生年龄
写在每一份简历上
可对另一些诗人
这的确是个需要密探才能
探明的关节点
有时我从一些相关的文章中
有时我从别人的诗选中
寻找蛛丝马迹
有时我询问其他诗人
有时意外获得确凿证据
真是喜出望外
又觉得有点不值和生气
 
《节俭之人碰上了爱美的修鞋师傅》



修鞋师傅说
这双没法粘
粘不牢
缝线的话又不好看
我又取出另一双
他说这个你就这样穿吧
底已断过
再换就不平了

《栈道上的海鸥》
 
 

海鸥一堆一堆
立在水面靠近中央
最外围那排木栈道上
它们中间
在空中盘旋了几圈
像是无处立足
最后安身在立柱上的
那一个
是我吗
 
《给学过日语的先生写留言》
 
 
 
丈夫中午打完饭
去接实习生的儿子
他拍来做鸡蛋汤的视频
我回复说“呦西”
一会儿他又拍来空锅的视频
意思是他做得不错
两人都喝完了
我马上回了一个“唆嘎”

《欢乐颂》


无边无际
阳光和欣喜
我弄好了花枝
清扫了地板
我看到桃花盛开
一年只有一次
我擦干净阳台
那上面即将被放上
几十个花盆
它们都翠绿都活着
安全度过了整个冬天
我和面准备午饭
未死之前
我和你们
我的所有
我们都是幸运者
我握着我的笔
负责照管精神
不失事于天空
不覆舟于大海
不跌破于路面
我打开纸箱的胶带
看到幼年 青年
与中年的我
光芒与热
围绕着一颗
名叫欢乐的
小小药丸

《先绿》
 

 
春风吹来
最先绿了的
是两岸的石头



《“俄魂”》


一部俄国全史
记录片
片头反复重说一个词
“俄魂”
不知何故
使我嫉妒
我不知道
与之呼应
渺小之我
作为另一个大国国民
体内是否也有一颗
值得寻找与述说
像那被河流 绿树 高山
与长鸣的钟声
一样环绕着的
这样的灵魂
诗人之我
或许有此骄傲
国民之我
想来未必

《备皮》
 
 
手术之前
有一道寒光凛凛的程序
备皮
女人还要克服羞耻
把那块将被切割部位的皮
消毒刮净以备明日之需
想到写诗是否
也有这一道程序
那么好诗是那块备好的皮
还是动手的刀子
抑或打开后流着血的
伤口
有一点可以明确
它绝对不会是一整块
未经准备的模糊而
囫囵的皮

《美好的老人》



在公交站
等了40分钟
519路一直不来
我开始研究站牌
有一趟车被覆盖取消了
正在我拿不定主意
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娘
开口了:
“你要去哪”
“北塘,等519”
“519取消了,你可以坐103
要不坐133都行”
大娘的话让我
豁然开朗
刚要感谢,她说:
“碰到这样的事儿,多问问我们老人
老人知道得多,我们都不是坏人,都会告诉你”
我惭愧地说
“以后记住了”
大娘又问我
“你有30岁吗”
心花怒放,我说
“我都50啦”
这次轮到大娘真心惊讶
向旁边的伙伴说
“你看她多年轻啊”

《右边》


记得以前
我的头能顶住八级大风
现在恐怕只能抗4、5级了
每当从桥上经过
我战战兢兢地行走
感到大风从我左边头骨扎进
深入我右边的宇宙

《以色列》


作为一个农民的子孙
我也关心农业
但我看到了以色列的农业
沙漠上的农业
科学家和专家与农民
共同开垦的农业
弹丸之地的农产品出口大国
他们研究和生产怎么战胜
作物害虫的天敌
不像我们喷有毒的农药
施有毒的化肥
他们不用膨大剂
他们的水果
掰开来就能吃
小伙伴们
流着奶和蜜的土地
不再只是圣经里的预言
原来它是真的

《雪》


你有没有过
这样的感觉和冲动
一定要在皎皎者身上
踩上一脚

《乱伦梦》


曾做过一个
乱伦的梦
母亲和儿子
幽暗中的亲密
那种甜美
超过了我听闻过的
世间所有感情
好像那是所有母亲
和所有儿子
所以他们才
那么模糊
没有面目
没有个性
只有两颗心
像浸在蜜水里的葡萄
分不出彼此

《女工》


刚工作时
被派到工厂车间
有一个女工
我记到现在
每天上班
她坐下来的第一件事
是接着前一天的话头
开始数落婆婆
每天的内容绝不重复
新意叠出
事实饱满
每个人带笑听她的评书
手里的活儿一点也不耽误
最神的还是女工本人
装表的速度竟半点也不
落后于她的语速

《我》
 
 
每天从同一座桥上过
河却不是同一条河
船翻耕它
风雕塑它
月与众星旋转它

《桥上的风景》
 
 
 
数着一早上
走过的路
才突然意识到
每天要过三座大桥
前两座是立交桥
公交车载我
后一座最长600米
要步行而过
它的下面是发生过
鸦片战争的海河
有大沽船坞和海神庙等
厂房和残址
不远处还有修复一新的
大沽炮台
海河两岸是密集林立
玻璃幕墙的高楼大厦
被称为中国的曼哈顿
滨海天际线
我倒觉得真正的天际线
是水鸟和波浪
人造的景观会变化和残败
而它们是永生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