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最后几首诗

◎沙马



晚安
 
黑夜落下,世界辽阔,我已经
没有能力显现出更多的
事物。此刻,我唯一想做的
就是把远方的父亲
接回来放在母亲的身边
这样我才能对这个世界道一声:晚安
2019年12月4日 


病中札记

在漫长的病情中我理解了
手术的精妙
但手术,不是艺术

手术,是手上的活,艺术,是
脑子里的活。而
疾病就藏在两者之间

两者都在变化,这是我难以
捕捉的。此刻我
只能躺在手术和艺术之间
2019年12月2日


自省

我全部的光明加起来也不能
照亮一只蜗牛的道路

我全部的黑暗加起来也不能
遮蔽一颗石子的光芒

于是,我独自坐在荒凉大地上
低下脑袋,不吭一声
2019年11月2日


我的快乐

很多时候我不想和迎面
走来的人握手

很多时候我回避了那些
风吹草动的事物

我的快乐是感受到一只成长的蛹
从精神里脱壳而出
2019年11月3日


客厅

客厅的上方是一张父亲的遗像
下面是一张世界地图
午后的光线从窗外斜穿进来
一半照在遗像上,一半照在地图上
我坐在中间感到不太自在
父亲不在了,世界还在,这是一个
很傻的想法。那么多的事物
在变化着。我只有一个
灵魂,应付不了更多的东西
在我的客厅里,我成了自己的客人
2019年12月2日


清洁工

一夜的风打落了满街的树叶
清洁工开始清理,仿佛
在清理事物的残骸。他们弯下腰
在风中干着活儿,彼此
不说一句话。要想把活儿干得
漂亮,灵魂必须在场
此刻的语言只能分散他们的
注意力。他们比诗人更
注重实际效果。尽管这些落叶
曾经支撑起一个绿色
的春天,但劳作是真实的
他们没功夫去想事物的另一面
2019年12月6日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