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的诗(十)

◎吴晨骏




《喝酒》

我打电话给罗鸣
他夫人小石接了电话
罗鸣到家了,他睡了,她说
好的,我说

往常总是罗鸣送我回家
今天我好像比他还清醒
他是中学老师,是我邻居
他退休后每月能挣一万元

以后我不能喊罗鸣喝酒了
他是他家的顶梁柱
他喝伤了
对他家和我都没什么好处

    2019.12.4


《一个秘密》

今年夏天,游离来南京
向我讲了他的绘画理论

在他走后,我买了一堆宣纸
买了毛笔和墨汁

我试画了几张传给罗鸣
罗鸣拿我的画给他夫人小石看

小石说我的画
非常糟糕

我的绘画热情就此涣散
水墨还真的不是我的强项

我不能控制洇墨
我难以理解节外生枝的生活

这是一个秘密
孟秋、罗鸣和海氏都没对别人说

    2019.12.7


《酒局》

陆子请我们
今晚喝酒
罗鸣和我兴奋了一个下午
傍晚准时赶去金鹰大酒店
吃喝完成后
罗鸣与老顾、罗辑、刘蕴慧打牌
老顾拒绝教我打牌
我只好与陆子、韩雪、束晓静聊天
陆子谈起他儿子
如何成为一个画家
他鼓励我继续画画
我勉强答应
我们今晚在一起吃饭聊天
消耗了前世多少次的回眸
我应该珍惜
回家后我想了想
也许我很快会离开人间
还是稍微做个记录吧
(束晓静谈了她在国外求学的女儿
韩雪谈了他的工作
那桌打牌的人
一队以二比零战胜另一队)

    2019.12.7.大雪


《莱昂纳德-科恩和施施然》

我听着莱昂纳德-科恩的音乐
查阅河北女诗人施施然
与他人的文字纠纷
施施然很美
我今年在常熟见过
这么美的女人
写诗、画画,还编书
自然会引来人们非议
攻击她的人可能是另一些美女
那些美女看不惯一个美女
在诗坛上招摇
实际上在我看来
所谓的美就是自然界的一阵风
强劲地吹来又迅速吹走
施施然也会衰老
会满脸皱纹,会弯下她高傲的腰
会拄拐杖,孤独地走在冬天的雪里
人生何其短暂
在文字上起纠纷真没什么必要
重要的事情是学会爱
美女爱男人
男人爱美女
爱孩子,爱这个世界,爱上帝

    2019.12.8


《哈利路亚》

夜里11点我终于
像一粒在屋子里
忙了一天的灰尘
安静地落到椅子上
那个叫时间的熟人
从我头顶飞过
快速飞向12点
又穿越12点向1点飞
我在重复听一首歌
我听了至少20遍

昨天(或前天)的晚宴上
我问束晓静
杨黎什么时候回南京
这不表示我想杨黎了
我只是感到好奇
杨黎离开这么久他在外面干什么
束晓静说杨黎去照顾他妈妈
杨黎小时候被他妈妈领养
他需要赶去报恩
他没有一个确切的
回南京的日期

我重复听的歌
是《哈利路亚》
我在为我下一篇小说
准备情绪

    2019.12.9


《聚散》

我一夜没睡
大概在凌晨两点半时
收到摄影家马康的微信
我没空回他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不间断地听
莱昂纳德-科恩
和平克-佛洛依德
进入迷幻状态
我在看平顶山诗人冯新伟
回忆《阵地》诗人群的文章
自我去年重出江湖
阴差阳错开车去平顶山
与当代最帅诗人森子
二十年后重逢
我就迷上了平顶山的美酒和美食
冯新伟给我描绘了
年轻时的森子
的一些被尘封的往事
在山里抬羊
喝酒,吵架等等
在古老的河南
我的森子大哥
有一群很有个性
的狂野兄弟
他们因诗而聚
也因诗而散

    2019.12.9


《古玩》

我步行去罗鸣那里喝酒
路过古玩市场
我看时间还早
就拐进古玩市场看看
我上到二楼
一家家店逛过去
走到最后一家
我问了价钱
老板说,20元一块玉,随便挑
我俯身看货
大多数玉是老板收来的旧货
外观都挺好
有白色的、绿色的、暗红色的
佛像和别的什么像
应有尽有
我装作识货的样子
拿起几块玉东摸西摸
老板也不在意
他既没有希望我买的意思
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慢
他见识了太多我这样的人
我问他生意如何
他反问我,生意好,还能只卖20吗
我无言以对
临走时我留给他一点希望
我说,现在我去吃晚饭
过几天再来慢慢挑
我在店旁边的厕所撒了尿
出了古玩市场
直奔罗鸣家小区的饭店

    2019.12.10


《女特工》

老周说了一件真事
他姑姑在解放前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也是一个女特工
组织派她接近国军军官
她为了套取情报嫁给了他
从此她成为反革命家属
一辈子

    2019.12.10


《字和词》

罗老师说字是符号
字只有在句子中成为词
才有意义
他说得很对
语言本身没有意义
语言被用以表现世界时
才产生意义
我本身没有意义
我吃饭睡觉和写作
才有意义
吃饭睡觉和写作时的那个我
也没有意义
我只有在感恩
造物主赋予我生命时
才有意义
我只有理解了死亡
我才有意义
在死亡里,快被窒息的我
得到了真正的自由

    2019.12.11


《喝呀,我们喝》

罗鸣今晚又喝多了,哈
他乱说话,总是在不该说话的时候说话
刘姐坐在罗鸣旁边
每次刘姐说话
罗鸣就抢着说话
刘姐拍打了十几下罗鸣的手臂
把罗鸣的手臂都要拍断了
罗鸣还在说话
饭后我们转移到talking酒吧
继续喝
喊来孟秋
孟秋坐下后开始骂罗鸣
从凌晨一点骂到凌晨三点
罗鸣也不生气
马康喝倒了
我也喝多了
罗辑一直在抽烟
看着我们笑

    2019.12.13


《醒酒》

大雪的节气已过去不少天
但飘雪的剧目却没有上演
现在播放的是初春,太阳从早晒到晚

我怀揣宿醉,坐在树林下的长椅上
头脑反应迟钝,朦胧的目光
打量路上的每一个行人

那边走来一个抱着幼儿的妈妈
后面跟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手拎大大的塑料袋,走路一跳一跳的

他们看上去并不富裕
但动作和神态却明显流露出快乐
我受到他们感染,相信酒很快会醒

    2019.12.13


《两个店》

陪老婆去苜蓿园大街
买酱油、料酒、醋、洗洁精
返回时站在马路边等公交
老婆指指路边的小店
你看,这里有85度和泸溪河
我问她这两个店卖什么
老婆说,85度卖蛋糕
泸溪河卖桃酥
我看公交还没来
点了一支烟
我们的孩子已经长大
我余生不会走进
85度和泸溪河了吧

    2019.12.14


《罗辑》

罗辑年轻时
不喜欢国画和篆刻
现在年纪大了之后
他不再讨厌这些
究其原因
他分析,一是年纪大了
看什么都顺眼了
二是年轻时专注某一类艺术
而遗漏了其他的
他在年纪大的时候来弥补
使自己完满
听完他的一番话
我联想到月亮
罗辑年轻时,更像月头和月尾的月亮
现在的罗辑,是每月十五的月亮
我经常在十五的晚上
走在小区的院子里
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很好奇它的圆

    2019.12.14


《夜归》

我说过我们原本不属于地球
在我们出现之前
地球上已有土著存在

我们乘坐星际飞艇降临地球
收拾了地球上的土著
只因飞艇动力耗尽我们回不去了

我们滞留在这个危险的星球
时刻想念我们的母星
我喝多了在天桥上小便时也抬头找它

    2019.12.15


《女模特》

在吕波画室里,我劝郑胜成
请几个女模特照着画
我举了常玉的例子
常玉把吃饭的钱用于请模特

郑胜成为难地说
这超越了江敏容忍的限度
罗辑说常玉请女模特
不是为了画她们,是为对着她们意淫

    2019.12.16


《信仰》

那一年我在北京上班
一本书的作者住在通州
我有一次在周六去通州
在她家客房住了一个晚上

她和她老公都是基督徒
第二天我与他们一起去参加礼拜
在布置整洁的教会里
我看到美女牧师在台上讲圣经

我没有当场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上帝
我觉得信仰还是自己保管比较放心
我喜欢和他们一家相处的几天
基督徒都是很好的人

    2019.12.16


《卞玉京》

卞玉京原名卞赛
善诗文,工书画
长得也甜美
清兵攻陷南京时
她把细软装箱
换上道袍,沿长江向东逃难
此后她自称玉京道人
吴梅村为她倾倒
曾写诗《琴河感怀》
《听女道士卞玉京弹琴歌》
寄托他对卞玉京的仰慕
但吴梅村只想与玉京道人谈情说爱
并不想与她谈婚论嫁
玉京很失望吧
她嫁到浙东的富贵人家
几年后又想办法离开那家
依附于苏州名医郑保御
直到她在孤独中死去
吴梅村得知她的死讯
去她墓地看了一眼
写下《过锦树林玉京道人墓并序》

    2019.12.16


《斯坦因夫人》

我想用历史人物
比喻南京诗人刘蕴慧
几经斟酌,我
想到了斯坦因夫人
我花时间去看海明威的
《流动的盛宴》
和斯坦因
夫人的《雷诺兹夫人》
斯坦因夫人和
刘蕴慧的共同点是
她们都喜欢请朋友吃饭

    2019.12.18


《夜莺》

画家吕波对我说
他看我的诗,也有了写诗的冲动

我用诗表达我的内心
用诗追忆历史,用诗反映现实

我想对吕波说
你写啊,随便写,你就是诗人

我在街上看到不同的人
穿不同的衣服,我尊重他们的选择

诗是一种信仰
诗人是夜莺,他们夜夜歌唱自由

    2019.12.20


《手指》

我握住酒儿的手,慢慢捏她的手指
此时刘姐和晓静都走了
酒儿的手指好像僵硬了
我捏酒儿手指凸出的部分
她为了酒钱一动也不动
我一边捏一边慢慢摩挲,直到罗鸣喊我

    2019.12.23


《做》

平安夜,我看了老电影《六福客栈》
褒曼演的英国女佣来中国传播基督教
她听从心灵的召唤到异国他乡
实现她人生的价值
她带领上百个孤儿从山西阳城爬山涉水
穿越黄河去日本人
尚未占领的西安
影片拍得拖沓冗长,演员演得不算好
除了褒曼,别的人都像是小丑
看片的时候,可以忽略掉一些无关的细节
那个美丽的英国女佣做她认为正确的事情
她经历了磨难,她感到满足。做胜过说
在伯利恒的马槽中诞生的耶稣基督
一生也是在做

    2019.12.25


《黑》

一个以送外卖谋生的人
在南京累死了
有人写了篇报道
挖掘出外卖哥一段失败的恋情
他与一个开出租的女司机上过床
女司机还有一个女儿
通篇都是令人憎恶的煽情
没有一个字控诉社会之黑
黑啊,像墨一样黑

    2019.12.25,于床上


《迷》

起,还是不起
这对躺在床上的我
是一个问题
窗外有淅沥的雨声
根据往年的经验
这阵雨过后
会迎来比较大的降温
也许还会下雪
谁知道
厨房的油烟机响着
我迷糊地想
一些文学
的碎片

    2019.12.25


《格桑梅朵》

辛娟在临别前吩咐我
正经地写一写她
我认识她才几天
可以说一点也不了解她
她是寒露的朋友
对任何人都充满好意
和热情。我第一眼看到辛娟
就感觉她有男人的豪放
陈云虎看到辛娟的照片
也问我辛娟是男是女

据说格桑梅朵是
青藏高原最美的花
我前几天见到的辛娟
是一朵流浪的格桑梅朵
她平时混迹在女人堆中
那么孤单、优雅和遥远
此生我们再次喝酒
又不知是什么年月

    2019.12.26


《辛娟》

辛娟小时候生活在
青海的草原
从早到晚
小辛娟都不归家
她父母很担心她

她趴在草丛里
听狼的叫声
我听她说的时候
一直在脑子里想象
暮色中的草原和山

    2019.12.26


《猫》

我是一只猫
在黑暗的楼道里悄然爬行
用放光的瞳孔注视黑暗
爬上二楼,三楼和更高的楼层

突然楼道里
一扇门打开,哦,温暖的灯光
我扑进那扇门
随即被女主人赶出来

我在楼道里徘徊很久
冬天的夜,冰冷的夜
哪里有我猫取暖的地方
哪里是我的家

    2019.12.30


《张枣》

张枣与我见过两次面
一次是08年(或07年04年)
北京大学的诗歌朗诵会
我到会场角落上抽烟
张枣也在那里抽烟
他在一张德国的纸上
写下他北京的电话
他老得让我吃惊
一头秀美的头发失踪了
我几乎不能相信眼前
这个中年偏上的人是张枣

我与张枣第一次见面
是在南京玄武湖的边上
时间是98年(或97年96年)
去年庞培来南京时提醒我
那次是他把张枣从上海领到南京的
我们一群人随张枣漫步在
玄武湖台城的城墙上
张枣高高的个子
披着猛狮的卷发
迈着大步
对我们谈及他在德国的生活
一辆闪光的德国的公交车上
一个陌生的德国女人朝着他
解开裤子的拉链
张枣说完我们大笑
这场景让我回味了很多年

为什么我要写张枣
因为在这个2019年的年末
我看到很多诗人在纪念张枣
我也很喜欢他
我喜欢张枣的名作《镜中》
我还喜欢他一首诗的题目
《灯芯绒幸福的舞蹈》
我对这题目的喜欢程度
不下于我喜欢唐丹鸿的诗歌题目
《机关枪新娘》
我要写张枣
还因为在我年轻时
张枣给我描述了一座梦幻般的德国城市
——图宾根
在那城市的街道上
行驶着一辆美好的、激情的公交车

    2019.12.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