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冬季平安》《雪、血,浮生》《谎言与大话》《银滩》《蠢话》

◎殷龙龙




《冬季平安》

写吧,我们把空文塞进抽屉
存在云盘
藏于手机卡中

写吧,没有律师给我们辩护
汉字随时被处死
诗歌随时生

恳求自己搬空脑袋
一辆卡车,一堆火,十三个穿制服的人

哪种风格扑倒你
一条河入京
哪条血管在冬季破裂、轰鸣

善良退回底线
被压扁。回补持续清醒的
潦草的一生

谈到爱和朗诵,女友缩成一角沙发
你叫冷空气,她叫明月夜






《雪、血,浮生》

1

久违了,朋友
虽然这个朋友不够朋友:新年、自由

他看摘掉头巾的波斯女子
仿佛欣赏一株铁树

我看着他的好奇
决心抹掉他的记忆

如果让我选择国籍
选择无
如果选择女人
选择有

那就选择喉咙里建一座机场
呼吸,比风
还顺畅
登上舱门口
听见云水谣
南和北,一片兄弟,一片白

亲啊,一定要走个过场
内定浮生

2

今后的八年
我也许已经病死
也许在无雪的地方游居
在一棵榕树旁蹲下、起来、躺倒
儿子会找女友
孙子即将出生

八年的刑期
我会用八十年帮他越狱
挖条地道,开着没有车厢的火车
从死人堆里拉他出来

可,十六亿国人伪造了身份
在雪中
谁也不认识谁

八百年无罪有刑
八百年
屠夫已死
替他坐牢的是那把屠龙刀

亲啊,我喜欢颠覆的罪名
它更煽情
更红

亲啊,我们的血不过肝胆
我们的魂因雪变黑

我的喜欢发生大雪崩
山谷砸进胸腔。雪和血,不安和恐惧
应有的以后都有
没有的
俯身耳语

“龙龙,我是口,也是心,
心向口摆手,
——永远不会后悔。
只为连累家人,
只为自己做的太少……




《谎言与大话》

二战期间
被占领的人们
会对
一个有收音机的犹太人致敬
把他说的每句话藏在阁楼
或地窖
他编造谎言希望人们活下来
收音机只是木桶、奶锅、发面盆
加一点口技
他要听众用后背去听
用后脑勺去憧憬
就像我编造的那些长短句
那些长短句
能快速翻墙吗
外面发表,内部查禁吗
你们不必当真
不必急着遮蔽、404,或大动干戈,请喝茶
核战不会因此爆发



《银滩》

记得喊我回去
我叫殷龙龙。在七级大风中也叫殷龙龙
骨质增生了也叫

旧的车,久违的歌曲
飘过一座孤寂
喝有年份的红酒,查验一下木箱
我们被绑成兄弟

搂着北海
拘谨在另一边
椰子、脚印、牛仔帽、花衬衫
在风中挪时光

忘掉渔网和涨潮期
不知外号,减去年龄,我也是殷龙龙

记不住就记那片银色沙滩
记那些小洞洞
一个洞里住着一只螃蟹

“有趣一点,无助一点,再色一点
你们就能改名字了”


《蠢话》

半个世纪,我跨过两个世纪
五十年惊飞了千年
命与爱一直处于劣势——同时光缠斗

四肢逐渐萎缩,成为百足虫
血管变脆
香喷喷;排队买它的热气

允许你克隆我
我的头,我的心,我的DNA
并且追杀我 

双眼又涩又疼
里面有匹马,狂奔千里

离开你,肚脐上方仍有胎记

夜晚飞进耳朵。我知道我所学的
没有派上用场
胡子却一根一根白白积蓄

好不容易团成窝窝头,鼻子被一口真气吹散
它的草木灰
落满了屋顶、村、县城、直辖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