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羽 ⊙ 音乐手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切自在的灵魂都是好玩的

◎罗羽



一切自在的灵魂都是好玩的



小叶薄荷在菜贩的喇叭声里游动
他把布鞋摆到挫败的近处
一些嘶哑,已经昏暗,闪避着
枸桃的浅紫色在转弯时,躲过恨与银河系

活在水鸢尾的光线里,一切自在的灵魂
都是好玩的,甩开走地禽的慌乱
才能在语言里听到个人晚景

想法是严寒的礼品,在对关联性抱有企图
的地方咯咯作响,但胸腔的运气
也不是没有其他可能,蔓菁脱落于
财富悖论的清晨,颍河南里
的波浪就会淹死衰朽形式的誊录

一些老照片对他说起过去,被投了毒
的经历者,遭受的罪,多于
锅炉房周围的煤山雀
黑挖开白时带来一阵眩晕
他不再想知道那些年平安夜的事
像黯淡,反对雪对雪的折回

看了那么多,他清楚,该来的总会来
在装扮不合常理的时间、地点
所有的都成为曾经,不能为了凶恶
的意志再去仇视,把一瓶酒
埋在花园的雪堆里,惊恐与影子
一起消失,诗已走到一个道德时刻

不,这不是哀楚,这是同自己说话
还是劳作。胃积水还在咣当
芬兰女子的小雀斑,和往常遇见
的很不一样。已是深冬,写作的权力,像雪
下在玻璃窗的框上,它不是理念
是雪瞬时生出人类的语调

                  ——给段建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