痉挛

◎余幼幼

舌头还没有独立

◎余幼幼



《舌头》

舌头还没有独立
我坐下来等

等它觉醒、叛逆
等水在口腔中的咕噜
势必是一个病句的发音

正期盼被听见
而后被消失

由于舌头潮湿、懒惰
不透光
辨析真相的能力不可知

我就辨析失败
战争在空气中传播
死伤无声

培养皿中的暴虐
情感交替
细菌繁殖
均由舌头来完成实验

自打有人以来
就有脚印往返走动
穿衣便是坐牢,脱衣
皮肉则是牢中牢

自打人找到舌头
世上就多了一种无用之物
施以鞭刑、炮烙、凌迟

不如翻炒
投喂饥饿的人

吃人并不难
我们的肠胃淌着
腐蚀的硫酸

消化了多少灾难
再来消化一个“为什么”

舌头越来越僵硬
受困于嘴和观赏性
在蜕变为化石的过程中
借用了琥珀的外表
和昆虫的胆怯


《体检》
                    
我于这一天的上午
走向一张表格
一个错别字以及
一次无神论者的祷告
我以我并非完人
而要再次确认肉体
比想法更加难以保存

我只是一天的开始
而充盈的膀胱
散布的血管
颤抖的关节并非
是一天的结束
所有内脏都注视着
在电子屏上如何形成自我
如何从衰败处获取谅解

扩阴器似真实的器官
慢慢肿胀起来
我知道那些被撑起的部位
与尊严无法等同
我也知道女人
与金属工具天生互补
羞愧会逐渐被时间代谢

我以我在不同房间的低头
换来一种信念的攀升
我知道我会死
但不是现在

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体里
都会下雨
长出蘑菇并腐烂
长出溪流并干涸
长出自己并无法追赶

彼时窗外也在下雨
像秋天送来的模糊回应
又像身体里的雨下了出来


《从海边经过》

汽车经过海边
像往常的汽车一样经过

我不知道这里往常是什么样子
平视的画面没有动
更像灰色水泥筑成的海

水是固态的
可以把人摔成粉末

粉末引发的扁桃体炎
不在喉咙里
而在海面上行走

走着走着它想游泳了
便往前一跳
海水裂开
真正的海水涌了上来


《抵消》

性器官里找不到性
睡过的床单找不到褶皱
借给昨夜的灯光尚未归还
失去照明的人
通体幽暗或成为极夜

我们彼此看不见
独自去摸索沉重的肉身
梦同样是肉做的
与骨头结合
便能像人一样行走

我们不常做梦
但每天都在走动
有时躺进血管
缓慢地流向心脏
试图接近最痛的区域

在这个过程中
我们最想发生的是
看见对方
让期待的一切
慢慢地相互抵消


《滑行的日子》

我们为什么就不能
取下彼此身上的一颗痣
作为病情的点缀
沉郁的天
适合做手术
医生就是我们自己
手术刀是以爱的名义
搁置和生锈的
现在需要一块磨刀石
去使刀刃驯化
并先于我们感到痛苦

同时接受治疗的
还有暴露在阴天的生活
如台灯下一抹光晕
在领口间滑行
凉悠悠地
像钝器在脖子上掠过
几次三番
被记住的有我们
哽咽的频率和
不死的侥幸

还需要一块白布
掩盖康复后的失落
我们压着消失的尾巴
在地球上的每一天
并排着躺下
无法摇晃皮肤上的
任何一根绒毛
也无法参与自身的进化


《我有一冰箱的多巴胺》

直升飞机停在
冷冻室的第一格
它从来没有起飞过
我有一冰箱的多巴胺
也没办法让
螺旋桨转动起来

我经常把头伸进冰箱
憋着气寻找天空和阳光
它们都冻住了
鸟保持着坠落的姿势
与我的耳朵平行

我的脸也冻住了
没有了表情
但我要想象有风
从鼻孔里吹出
且不会冻住
风会带来一个沉默
的男人
他和我一样
想得太多而从不
表现出来

我们的脑袋都
不够用
时常结霜
蒙在上面那层
薄薄的晶体
总是跟我们急促的呼吸
粘连得太过紧密


《阻隔》

不可否认
大雾阻隔着东与西
阻隔着某个
不能直线抵达的房间
灯光、灰尘、阴影
便是这场雾形成的原因
块状的水汽合拢衣服
听不见扣子的声音

我从床上起来
走到雾中
以为早上便是一天
的结束
以为雾气可以凝结成河
从头顶上流过

我以为还有更多
的不可见
应该划归为距离的遥远
河水穿过同一座城市
两具模糊的身躯
以及他们
各自所在的世界

雾难以消散
即便我伸出手
好像雾是不存在的
我也是不存在的

太阳从雾的背后
透露出融化的迹象
也许不是太阳
而是一个不确定的人
在消耗热量
雾是从他那儿升起的
会不会在同一个人身上散去
答案依然不太确定


《茂盛起来》

她会茂盛起来
即便局限
还停留于根部
万有引力在拉扯
失重的裙摆

她会瞭望
星空的甜度
不屑留到白天
动物的客观
只是模仿
植物的敏感

她会构思昨日
用打火机
点燃太阳也
顺带点燃喘息
的声音

她会看一整夜
烧成黑洞的自己
然后
重新茂盛起来

茂盛不过是
一窝盆栽


《无用》

他们散布着蓝色的谣言
要将空气也染成蓝色
鸟踩落的一滴雨
也会慢慢扩充自己的经历
以便挂上树枝伪装
成雾的回忆

耳朵对色彩的分辨
源于失聪过后的能力
它一再捕捉到忧郁的光线
把光过滤成声音

我曾听见那个声音说:
爱过多便是无用
繁星以下
尽是不能回头的人
无数背影传递出
冷却的道德与情感
传递出一个毫无防备
的嘴唇
穿过交错的人群
去吻一块不朽的碑


《异物》

道路拐向
不彻底的夏天
火车用一副
缺乏定义的模样
把人载回原地

我们不曾挪动
在对彼此产生排异
和过敏这件事上
始终保持忠诚

偶尔把春梦视为
挂在胡须上的白糖
或内心的摆设
凭借光滑的想象力
飞到窗外
让锁骨积满乌云

再飞回来时
暴雨已打湿了
我们全部的差异


《无言》

晚上喝了黄油煎过的海水
他们说这些可以吐出鱼的液体
暴力指数超标
但是海面看上去平静无害
每一滴都被陆地倾轧而无声
咸味倒向舌根但晚了一步
舌头已被渔民钓走——
以为那是会说话的一条鱼吗
桌上的晚餐沉默着
无舌之人凝视远处的海
希望它能吐出自己的舌头


《骨头》

人体有206块骨头
是不是每一块都有名字
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
是不是每一块都潜入过
别人的梦境或身体

率领它们去闯荡
与命令它们折返的
是哪一块呢
悲伤的那一块
和高兴的那一块
相隔有多少距离呢
成为女人的那一块跟
成为母亲的那一块
是否是同一块呢

比起我们拥有相同的骨头
却不能拥抱的事实
我的疑问
还远远不够多


《杀人不用枪》

杀人不用枪
而是把太阳穴挖一个洞
里面埋上子弹
等待长出一把枪
留下撬动皮肤的痕迹
也不要把枪的秘密泄露出来
 
有人藏在对准枪的位置
和枪口保持着
随时可以接吻的距离
但是不要开枪
不能让亲吻跨越边界
不能让他们得逞
把危险变得那么过瘾
把死变得那么重要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