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交谈】等7首

◎伤水



交谈

 

一直以来,我内心无人对话

以至于我语言功能越来越差

现在,我

同花朵交谈

 

不停地说,不停地说

说到她们一个个

结果,我谢去

 

专用词

 

一个被移动过的词语

类如一口伪装地道口的缸

一副整容过的脸

它被我搁置在哪?到门口我摸索不到钥匙

一个地下工作者

 

面对接头的人,突然想不出暗语

 

肉骨头

 

照例,初三和周二

在楼梯口迎候我

眼神落寞

牠们嗅出我照例没有

带来肉骨头

牠们无可奈何地

围着我窜跳

事实上我一直身揣

一副骨头架子

总觉得还不到时候

不舍得

交给牠们

——新年好,别跳了

我会尽快

把骨架补偿给你们

在它变软之前

它的硬度

够你们咬啮

只是啃撕不出什么肉

这半生,我

耗费得太多

最后的移交,即是托付

避免被烧成骨灰

毫无用处

 

 

  

 

会有一只鸟

让我记挂它的飞翔。它的

完整的死亡

那是不见尸体的结束,消失在

空中

它是我模仿对象

你见过它飞,偶尔的歇息,飞

间或鸣叫

你驻足,被它的哀鸣所打动

它飞翔的姿势

你不会惊奇。还能怎么飞呢

没人探底过它的深喉

没人细究过它振翅的动机

就如树,一生只停留一个地方

鸟,在我们头顶

永远飞向不存在的去处

              

 内心之雪

 

有一些雪落在我内心

更多时候,是铺展着,一片无垠的白茫茫

有一些脚印,也已经雪白

那凹下去的,是雪的受伤部位

那么短暂,被覆没,被掩盖,不再提起

我低头沉湎于内心

也不敢把它们叫醒

 

  

 

想起去年的今天

我原准备天亮去台州市

有种意外是真意外

没有什么比

突然死亡

更能使人把一切都放下

我父亲突然死去

突然让我

什么地方也去不成了

好像父亲突然

以最决绝的方式

挽留我

而不用开口说一个理由

         2019.1.9

 

  

 

坡上,阳光也是斜的

不知这些花儿怎么爬上来

不见她们气喘吁吁

这么高的崖头,也不怕跌下去

我确实老了。这不奇怪

问题是我比实际年龄还要老

她们的轻捷使我孤独又感伤

我看着我上来的路口

虽不显眼,但肯定连接所有道路

那么,你也爬到这里来

看看这些鲜花

这些年轻艳丽,这些突然,和

不计后果 

(原载《汉诗》2019第三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