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 ⊙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沙尘天气

◎随风



    那是一声悠长的叹息,近在耳旁。隐在一种破裂或爆炸感之外。
  似有暴风雨不期而至。我从窗口往外望:乌黑的云在翻滚,天空昏黄,暖昧。
  我听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

  这样的下午,如同暗夜。对面居民楼台有人影在尝试收衣或关窗。
  一切又在瞬间复归寂静,似乎什么也不曾发生。而刚才隐隐的那声叹息呢?
  它发自哪个源体?一定不是我吧?

  那一声好冷,好沉重。

  挣脱的欲望渗透血液,我无暇想象,无暇恐惧,无暇整理。
  于是我冲出那幢楼体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们开始谈论这罕见的浮尘暴。我下意识地咳嗽了一下。

  困惑地,我想问经过身边的每一双耳朵。——我想知道还有谁和我一样听到了那声叹息。
  我站在路边,有些孤单。
  经过身边的人们有序地移动着脚步,无人有迷路的迹象。

  忽然地,我感觉我对生命太认真了。任何一细小的无常,都可以让我惊慌溃逃。隐隐地,我郁闷的胸口开始疼痛……而我本刚烈啊!只是这痛感寂寞得太难耐……冥冥中,我想那一声叹息出于某一知己之口,我本应无忧,却为何要探其究竟?

  生命是一个敏感而劳累的历程。哪怕我再多理解,再多聪明,也难免有失声的一刻。
  无常和疏忽无所不在。而我还是不能以此为由不对生命认真。

  “阿嚏——”
  四月的滨城本属于樱花的,这突如其来的浮尘天气推迟不了花期。
  我又何须如此紧张?
  而我这不经意的一个哈欠,不知又将牵痛了谁的安宁?而导致了另一声叹息!

  那一声也很悠长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