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樱桃》等十首

◎熊曼




 

野樱桃



卖樱桃的人在路边左顾右盼
他的衣着和皱纹已经陈旧
为了配得上新鲜的生活
他踩着清晨五点钟的露水
倒了两趟公交车出现在这里
 
小个子的樱桃待在沧桑的竹筐中
红润中透出懵懂的黄
阳光直射下来,甜美在发酵
上午十点钟的人群如过江之鲫
它的脑袋有点发晕
胸腔里发出了低低的叹息
 
这叹息被来自田野的人听到了
她停下脚步,卸下麻木和惯性
有那么一刻她们互相打量着
竟有似曾相识之感
  
 

日落时分

 

我走进一家水果店。是我常去的那家
货品的摆放与货架之间,有某种天然的默契
 
一日将尽,我不能容忍自己两手空空
走进家门。总得要买点什么
安慰自己顺便也安慰下生活
 
当我出现在这里。在一堆水果之间
挑挑选选(生活可供选择的余地已不多)
我确实感到了一阵,短暂而爽利的自由
 
也许我不是迷恋水果本身
而是爱上了选择的感觉
  
 

大  海

 

大海容纳了游艇,捕渔船,尖叫
粗大的锚和来历不明的垃圾 

容纳了一对外地夫妻贫贱的爱情
他们漂泊半生,直到在海边安顿下来
 
容纳了落日下攒动的人头,空瘪的肚腹
在捕渔船归来的时刻,迸发出欢呼
 
还有什么是它不能容纳的?当我两手空空
来到海边,作为沧海中的一粟
 
也只是为了看看,那种一览无余敞开的美
一种可供日后回味的心惊
 
  

美  德
 

 

我有一柜子衣服,随年龄和季节变化而增减
柜门打开又合上,耗尽了多少日夜
 
在我眼里,它们并非冰冷,没有感情的织物
挑选它们时,我至少动用了眼睛,大脑和手
看,思索和触摸,过程耗尽了多少智慧
 
白天,它们抱着我的肉体在尘世行走
一朵缓慢移动的花,在时间的森林里自生自灭
 
夜晚,它们囚禁着一团人形空气
在忍耐中静静睡去,像一柜子谦卑的美德

 

  
初  夏
 

 

一整天我们待在室内。雨像一道栅栏
禁锢了我们向外部世界迈出的双足
 
这样的时刻并不多。宜节制欲望
吃简单的食物,或翻阅一册旧书
借雷声敲打内心的律令
 
也可临窗而立,看雨水洗濯过后的树冠
如何由浅入深,焕然一新
 
意外是雨雾中着黄衫的骑手
他冒雨奔突的样子,茫然而淡定
像自远古穿越而来的邮差

  

游  戏
 

 

我给他居所,食物。按照我的喜好为他装扮
送他去学校接受教化(也可能是另一种禁锢)
 
做完这些,我领着他来到人前接受参观
仿佛那是我的另一枚标签
 
他送给我他的画(由简单的线条组成)
入睡前的吻;紧紧牵着我的手
(那手曾不止一次被我甩开,又摸索着探过来)
 
我曾为此暗暗得意:看啊,他需要我
孩子离不开他的母亲
 
我满足于这被需要和信赖的游戏
日复一日,用来喂养生活的虚空
 
当我在尘世奔走,目光清澈不再
想到游戏还在继续,我就不能停下
   


阴  影

 

她在四月的树荫下,反复听一首歌
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依然没有头绪
 
树林外落满明晃晃的阳光。万物各就其位
她在阴影中待着,与万物怅然相望
 
每当靠近阴影的边缘时,她便条件反射般
折返,重新回到阴影中
 
一部分春天就这样度过:她头顶繁花
和不规则的阴影,并不急于回到阳光中去

  

异  地

 

为了看清自己的处境
有必要暂时从生活现场撤离
借助交通工具去往异地
 
那里月光很美,空气清澈
水流更肆意畅快
人们的肤色,表情,语气,穿着
都有可体悟之处
 
在异地,人像融入河流的水滴
会遇到比自己
更美丽,豁达,勇敢的水滴
也会遇到比自己更可怜可叹的水滴
她们的现状都令人唏嘘
 
但却无法真正融入异地
在你和人群之间
隔着一层透明且坚硬的东西
看不见却莫名其妙的存在着
也可称之为命运 
 
 

母  子
 

小男孩在客厅玩着什么
不时将目光投向厨房
像不安的鼹鼠
那里,他的母亲忙碌着
脸色像放置了一段时间之后的柠檬
一天中的某个时辰
她无意中瞥见
老树抽出了新叶 
闻见鸟鸣由远及近
她的鞋子沾染了灰尘
她想擦拭
后来又有了换新的念头
现在她不得不呆在厨房里
并告诫自己专注于
手中的刀刃
将那些轻浮艳丽的事物
暂时挤出脑中

 

湖边的一个下午

 

要穿过一排肮脏的小店
才能到达湖边
被生活用旧的妇人在剁猪肉
动作熟练且麻木
一只花猫在旁边静候着
这是日常中容易被忽略的部分
一艘船泊在湖面上
斑驳的船体显示它已被遗弃多时
树在发芽,花在开
空气中有花粉私相授受的气息
无意义的风从湖面吹过来
带来水汽和凉意
鱼跃出水面,引来飞鸟盘旋
更细小的虫子在树叶间穿梭寻觅
一棵树孤零零的站在湖边
自它诞生那日起就如此
天地不言,但动静更替
以有形或无形之物
以色声香味法示人
生命的本质是活着或死去
孤独或繁殖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