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小平 ⊙ 灵台意象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十首诗

◎邵小平





北石窟寺

北石窟寺,296个窟龛里
有北魏和唐代石雕造像2126座
佛皆面相圆润、厚唇垂耳
菩萨都谦诚含蓄、清俊温顺

那些生动的面容和飘然的神采
我都没有记住,唯独
那尊历经千年沧桑,头部
已风化成五官模糊的圆球的
石佛,让我端详良久

此刻,我看不清它的表情
——严肃庄重或者慈眉善目
而它看我却一定很清楚
也许还听见了我张扬的话语

即使破旧,它仍然是寺院
即使变成石头,它仍然有佛心
我点燃一炷香火后走了
让几缕清烟去补修佛的容颜吧

万仓、天宁诸兄送我踏上旅途
回头一望
身后的董志塬像佛宽厚的手掌

“东方微笑”

“灵台麦子开镰收割”,这则新闻一出
在陇东,塬上的麦地就两个字:亮豁
麦黄时节,我去了一回天水
在天水,不能不攀爬那座麦垛一样的山
此山崖壁开凿了数以千计的佛像
原来千佛都藏在麦垛里——

就像劳作的人于劳作的间隙
在麦垛下歇息、纳凉、避风、躲雨……
再回到塬上
看麦地的眼光都变了——
那一片连着一片的麦子,黄灿灿的
多么像麦积山第133窟中小沙弥的微笑
麦积山第133窟中小沙弥的微笑被誉为“东方微笑”。



虎和鸟

有人听见它的威吼于莽莽关山
有人看见它的爪印于深涧溪畔
有人瞥见它的斑纹于黄土壑口

枝头的鸟突然停止了歌唱
是不是老虎刚刚从树下经过

高处的鸟,低处的鸟
长尾巴的鸟,短尾巴的鸟
鸟占据着季节的版面

鸟使世界一片繁荣
鸟一个摹仿一个,譬如在初夏
这面山上有鸟玄黄玄割
那面山头众鸟也玄黄玄割

鸟的世界里虎是沉默的,虎
也许只是个传说,亦或只是在动物世界的
记实片里出现过

老虎偶尔出来吼一声亮一嗓
天天闹哄哄在场的,是小鸟

东窗

阳光照在昨夜的梦上
梦像晨雾一样散去
露出生命的山水
和海拔

阳光照在苏醒上
夜色最先从这里撤退
脸被灼疼
懒觉再也睡不成了

阳光透过窗玻璃
干净得像小狗的舌头
鸟儿立于窗台目无它物
静得像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儿也去不了

雪大的哪儿也去不了
和老的哪儿也去不了
是什么关系

墓碑顶着雪

原来
老的哪儿也去不了
就是
雪大的哪儿也去不了

大片的白和一丁点黑
天地变得如此
洁而
简


滑雪的中年女人

刚起步就摔倒了
红纱巾朝身后缓慢地飘落
而她四肢朝天,从坡上
到坡下,颠倒看了一回天空
尝试了什么叫把持不住
什么叫身不由己

曾经雪落在原野里
也落到她的长发上
落到她的衣领中
落到她滚烫的心上,吱吱叫

那个曾经同桌的小男孩
把雪球扔到她身上
像棉花一样盛开
她堆的雪人儿比妈妈还胖

“真是个骚情的女人”
“真是个勇敢的女人”’
在观众席上两个人的嘟哝声中
她摸摸疼痛的屁股--
雪送给过她激情,而这次
送给她的是雪本身

红月亮

太阳有黑子
地球有雾霾
月亮总带着它的凸凹

平时各在各的圈子忙碌
今夜,当它们仨
站在同一条线上的時候
月亮由白转黑再慢慢变红
----莫不是
也要“红红脸,出出汗……”

站在地球上的人类
还想扯一扯常娥的衣袖

光、阴影,交集遮蔽之后
月亮恢复了它更加光洁的面容

故居

在乡村,那怕留下一间草房
那怕只剩一截土墙
那怕残存半孔破窑
那怕一堆乱石一棵老树
也是故居。看,我还有故居!
老了,到最后也要埋到故居的旁边

从城东搬到城西,从二楼搬到十二楼
房子卖给了别人,那熟悉的锁孔
再也不属于我腰带上磨得逞亮的钥匙
我的欢娱,我的愁苦
我青年时代不太富裕的家庭生活
都留在了那时光的空间

现在回想起来,那可
真是一片蔚蓝港湾

每当我走过那条街道那条小巷
我总要回望那栋楼房那间小屋
尽管是那方不太宽敞的阳台
那停留在那盆吊兰上的阳光
那黑夜里的灭的很迟的台灯
不属于我的了

我只有寻找心中的故居,其实
在城市一生也留不下自己的故居

朝北的阳台

达溪河自西向东流
南岸是牛家塬
北岸为高志山

冬天的时候
太阳从牛家塬上爬上来
夏天的时候
太阳从高志山顶升起

整个冬天阳光晒不到我的阳台
夏日的正午
我却躲避它的光焰

数十年来,我看见它在达溪河上
飞过来飞过去地忙碌
而我朝北的阳台一动不动
仿佛我比它悠闲得多

朝北还是朝南的阳台
与太阳的运行无关
而太阳的轨迹偏南或偏北
却与我的生命有关

我站在朝北的阳台上
有时候却怎么也找不着北

病理送检

从身体上切下几粒小组织
交给权威活检
病理诊断待定

抱着装有标本的小盒子
像抱着自己的骨灰盒
像我抱着另一个我
另一个我走在我的前边

看看前后左右
同龄的熟人朋友谁谁谁
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活到殁了
却没有活到老

像一只壁虎
遇到突然的危险时
能否舍弃一截尾巴
逃走呢

向八十岁的耄耋老人致敬
他的生命旅途上
一定有飞夺长征路上卢定桥和
经历通往西天取经路的险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