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时间的根基

◎陌





抽象的我们


冬天的太阳不像太阳,
在一层薄雾外,像白日飘雪。
一切都在静静地出没着,朦胧着,
生活不像生活,像神游。
风景不是具体的事物,像一个穿梭感。
那街树,那楼房,隐约闪耀着。
这共同的命运。








在单元楼下,有一棵银杏
一身孤独地金黄着
天气越来越冷了
冬天非常安谧,时间淹没了一切
我穿着厚厚的衣服
有些目呆地站着
小小的金黄,飘落,飘落
有很多很多的失坠
有很多很多的宁静时刻
有很多很多的诗,被照得通亮
缓慢地,清晰地
无助看着我





不能写诗


不能把土豆写诗
不能把冰箱写诗
不能把拼图玩具写诗
不能把负债的房子写诗
不能把妻子结婚时的大红外套写诗
不能把一百八十公分宽和
八十公分宽的床写诗
不能把沉默写诗
总之,很多很多东西
不能把它们写诗
真的想把它们写诗
也只能像这样陈列着写出来





最后的


你的眼睛是白炽灯
你的眼睛有白炽灯的
灯丝。
灯丝一样的寂静
巨大而空旷。
时间仿佛擦亮了的影像。
当它们开始移动
一切的质感是一切的迟误。





梦到上个世纪90年代的夏天


我骑着单车,移动,在小镇起起伏伏的
柏油路上。百米外的路面,在高温下
闪闪烁烁着,有时晃动得厉害。
我像从望远镜里看的人,在很差的视宁度里
看着一条前方空无一人的柏油路。
我骑着单车,移动。不停地
弯腰蹬着,出汗,迷了眼,
从一个坡到另一个坡
起伏着,在强烈光芒下的黑暗路上。





注视着


礼物,是新的。
梦也是新的。
飞快的梦
击穿了
生活,新的
弹孔。





时间的根基


在死亡里充溢着许多白烛。
在白烛里充溢着许多阴影。
阴影
像骨头
在地底下。
死亡

透过
现在的时候
被遗忘于永恒闪烁之中。
在白烛的阴影里
充溢着死亡。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