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野菜增多,十二月盐花炸裂

◎王西平



西夏乐诗


大白高国,有我的寓所
束腰皮带高高挂起,无所谓西东
恍如伟大的鞭子啊,为什么
皮肉为它裂开星象,多肢的涡轮
咬合着内燃的呼吸

为什么,我正成为
黑头赤面中的一员
能不能成为自己
举起琉璃大杯,邂逅昊王开宴

泉水叮咚,冰草如剑
故人深埋太久,月儿忘了偏西
我侧过身子,鱼在动 
哦,这里是十二世纪的窗外
有人折枝,有人装醉

放牧归来,行人衣单
黑风又乍起,助羊儿产仔
推我进入草木稠
时光里的疼处
吹散仍留淤青

日晒羊圈,草场赋闲
仿佛凛冽的绝句拆散了笔记
嫩叶如故,乌鸦坐等枝头 
鹤儿在飞,月月有诗唱

雨露不枯,泉水不古
大蛇缓行,高坡红草如谜
哦,瞧我这脑门上的微光
反对灯芯被拨亮,反对这杯
激进的羔羊酒

六月野菜增多,十二月盐花炸裂
黑稻芬芳,圣地逐鹿
女儿们漫过十座丘陵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