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生活的诗意

◎阳阳



                                生活的诗意
                                   ——阳阳诗集《慢下来,小生活》序
                                                           
                                                                老木

       阳阳是一位江西省的著名诗人。他大学时代开始写作,出版过好几本诗集;工作在萍乡,曾任萍乡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他的最新诗集《小生活,慢下来》即将出版,嘱我作序,欣然应允。
       谈到阳阳的诗,首先是作者善于在日常生活中,从一些寻常小事中,发掘和提炼诗意。生活是文学取之不竭的源泉,这对于现实主义文学来讲,到现在也还是真理。从古至今,诗人们从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感受到诗歌的关切,然后用语言表达出来,这种语言往往又是金句,于平淡中见奇冗,平凡中见启迪。无论是《朋友送来一撮鱼腥草》、《两根粗壮的黑烟柱羞辱了青蓝的天空》,还是《老虎石》、《向日葵》这些短小的诗作,都富于意味,是生活中流淌出来的佳作。如《早晨与三只麻崔邂逅》:
        我喜欢这样的传承与创新/內涵丰 富,有家园的风光/小区的天空羽毛翻飞/ 春风一路吹走她们的歌词
        与三只麻雀邂逅,电光火石的对视/我明白她们或许是我的前世今生/于是我只能将内心所有的植物打开/尽情阅读初春的时光
而《母親的电话》这首中长诗,生活气息和浓浓的情感触手可及:
          几十年了
          只有彼此间频繁的电话
          将不变的乡音传递
          像极了村囗
          那棵空心却常年叶绿的老樟
      阳阳写母亲的诗作在这本诗集里有很多首,如《母爱》、《母亲的菜园》、《广场上的残疾人乐队》,等等,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母亲和儿子之间互相的爱。古人云“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由于工作的缘故,阳阳和母亲不在一个地方,一个在城市,一个在乡村,相隔了近千里,电话是他们相互倾诉思念的好办法,诗歌是阳阳表达爱意的好形式。亲情如此,友情也是如此。在《在每一只飞鸟的翅膀上插满烛光》一诗中,阳阳写下了对其好友,诗人唐恒的友情、爱和思念:
          你在黑暗的领域飞来飞去
          探险未曾涉足的深海
          全身的窗户敝开
          氧气稀薄,一块枕巾就是最远的距离
          尘世微弱的光亮如招魂之幡,又如城南旧梦
          累了累了,靠着小蝴蝶的肩膀
          让负重的癌细胞喘气歇脚
          然后在短促的手机荧光中写诗
          用黑匣子记录每一次飞行
         让后来者破译空难的秘密
这也可以视作为阳阳个人的自我写照。亘古以来,诗人由其特立独行,常常为世人所不能理解。诗人与世界的紧张关系,这也就成为了诗人日夜歌咏的主题。阳阳在日常生活中获得的友谊,也毫无保留地回馈给了他的友人。他处理这种友谊的笔法,却是令人意外的,如《小龙女》的一段:
       我看见昨日的玫瑰/她的笑容,月貌与满身的香气/从远处的路口开始绽放/一路上歌声飞扬/迫近后停在我肩上吐气如兰/雪白的呼吸吹升冬天的体温,直到太阳/将足迹渐次洒满久违的人间
一个朋友死了,一首悼诗,阳阳却写下如此美好而轻盈的诗作。一次死亡,一首歌唱,阳阳就这样别出心裁地把人与世界的紧张关系处理得恰到好处。
       阳阳是一个现实主义诗人,但他的诗歌手法却常常借用现代派诗歌的技艺,这就使得他的诗歌有一种于平淡中见奇冗的惑觉。繁复的意象是阳阳诗歌的显著特色。他的诗歌富于阳刚之气,向上和乐观,这也显示出诗人阳阳三十年来谈诗、学诗和写诗的不断进展的力量。
                          20191月12日,于萍乡
(老木,我国著名先锋诗人,与海子、西川、骆一禾并称“北大四才子”,曾选编中国新诗史上一个划时代的选本《新诗潮诗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