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贵锋 ⊙ 轮盘又转回来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每月一首:2019年自选诗12首

◎于贵锋



于贵锋┃每月一首:2019年自选诗



缓解
 
  
半夜,你们在用玩笑试图稀释粘稠的悲伤
像两个过来人所知道,死会赤裸裸谈论孤独
 
瞧,你们故意在空荡的房子里制造着回声
门推开一条缝又拉上:你们定被羞耻激怒了
 
月亮这条弯弯的虫子,小寒将至积雪被照亮
天路来自屋顶的漏洞,光从夜空探射入栅栏
 
嚯,充实已填满虚空:唯有做爱能向爱致敬

2019.1



膏药


狗皮贴过的膏药贴在膝盖上--
当他站着,时间就是重量;
当他走着,距离就是重量--
这一切没有改变,膏药贴在了
四千元省吃俭用划开的伤口上--
做腿的手术得一条做完
过一段时间再做另一条
腿的恢复期与替代品的有效期
免不了权衡
漫长的债务和生活的质量
哪个更接近壮年的坚韧度--
从润滑油渗透的对接处拆开
水车一段一段躺在河边看风景
那些腿骨般的钢轴
像还没有开始就被中断的疗程
隐藏着大于想象的希望--
这一切没有改变,膏药贴在了
爱的声音和独处时的眼神上--
当他躺着,长度就是重量;
当他做梦,醒来就是重量--
能不能再次高大再次看到远处
路过者也没有去想,而是被
事物之间这些莫名交错的关系
吓得生出幻觉:发着光
骨膜像夕阳仿制的另一张膏药贴在河水上

2019.2



鸭子逍遥与飞机喷气
 
 
一只领,五、六只随
逍遥、整齐、听话,小波浪翻开
一排深刻的记忆
比早上两架飞机在天上的划痕
持续时间长:它们
突然出现,平行向前
一行比另一行快一点,一行比另一行
消失慢一点,像两行
密集连绵,雪白硕大的
省略号……
一边暗示一边又很快擦掉 ……

2019.3



断代史中的个人


1949/1959/1969/1979----
1968年他刚刚生下来

1989/1999/2008/2018----
2002年他在想什么?

整齐一点,或泛在一点
1980前后,2000前后
2020前后,时间前后

在做什么?成为了什么?
唾沫回到了肚子里默然离去

2019.4


洋葱新形状


一颗洋葱被种进花盆的土里
开始发芽,抽叶,开花
改变自己生命的形状--
这就更好一点吗?或仅仅
喜欢那个重新生长的过程?
似乎在形式上也避开了
自己单调的命运。对着
窗外的阳光,它分裂的身体
一叶叶空空地举着,我这个
形式主义者也找到了
不予赞美的理由,哪怕为了
安慰那个埋下洋葱的人。
“难道洋葱叶比洋葱好吃?
细长比滚圆好看?”她
并不理会我的疑问,而是
在一个上午继续用惊叫
赞美着杰作,像是说
食客怎么会理解厨子,想象
怎会理解大于想象的现实。
忍不住,我拨拉了一下泥土
想看看,洋葱作为根
重新开始生长,是在一层层
输出,还是在,一层层吸收

2019.5


结婚纪念·儿童节·生日·端午……


截至今日
与自己相伴五十一、五十二
和她过了二十二、二十三
和唯一的儿子过了十七、十八
与其他人,其他事物,更多,或更少
单独  共同
乘以旧历和新历
再乘以月周天  小时分钟和秒
排列组合出人世的悲喜……
这其中又混合了与诗一起虚拟的气味
以及“六一”天真的光
正如正确看见的错误
正如天才睥睨的平庸
我这个正常世界中的怪物时有异常
而一直被忽略的言行
是的  还有过滤后六月埋在心底的
一广场的灯光  汗味  激情过后
无边的空寂……一个个瞬间
明明灭灭乐此不疲  像  
构不成威胁的疯子……看着
爱的,美的,深浅,轻重
与它们相近和相反的
看着我自己,举杯,一笑,一饮而尽

2019.6



花与矿


“恶之花?”一浓郁就变成了主观
而找到历史这个帮手客观便具有了
斜视的眼睛。对于外来者以及青春

空阔与美是自然而然的风景,也是
马鞭草、薰衣草的背景:紫色过境
收获着赞叹。已然固化了吗?心智

隐隐浮现的暗斑悸动一颗
爱之悲喜间挣扎的心。“向下也是
向上”,时间有这个特权吗

就像它的增加其实是消失?就像
镍与孽同音表示物质因稀少金贵
城市因彩虹而有了存在之光?

矿坑的里外,产售,依次出现。
而大地的偷盗者
还是牺牲者?这样的疑问突兀得

就像在花田旁想起车间内外那些
强壮、高大、吼叫、静默的机械。
它们受雇于客观性吗?他们呢?

那些自许的矿主。他们创造的现实
似乎在延伸,似乎已是最后的结果。
沿着花田转圈,交替也会循环

负疚与骄傲都带着无穷的小数
被花朵变着花样簇拥
望着跨在地平线的,金属的夕光

2019.7


中元小诗
 
 
花朵让人发胖,空气也是。
而风景发胖源于
自然意识化,像轻
撬起了重。黄昏时石头
圆成月亮,而早晨
画眉在笼子里唱得真好听
像人在公园里露出自己
糟糕的一面。忍看人群
笑刀丛,一袭幻影
觅小诗:交错了一下
闪电在一只铁桶中成灰
天上人间在湖中
重叠为倒影。鹅,鹅鹅,
朝天椒,道路终究
在别处。在别的意义中
颜色习惯了被取消。
闸刀躲暗处,一拉
喷泉就可以毁灭
一道彩虹。保安无聊
把表情隐在光的中心。
“言道不随俗”
并非老章虫
多意多不义,在说幽径?
开在夜晚的莲花
做了尽头的例子。
“结束与开始重叠”
懒得说了,就把重复
努力重复为一种
可供不竭挖掘的美。
哪怕是移来栽去,假装
梦境有规划,节奏有弹性。
怎会不可能?生就是死
异质随便可发明出同构

2019.8



那颗星


唯一的。源头的。
可噗噜噗噜浮现出
一颗又一颗
各自独立,而也能
复归来处的。今夜
人间灯火。凤尾蕉
坚硬的叶片。垂柳
向上敞开的光和垂直
向下的枝条。以及
银杏树,挺拔着腰身。
游动快速的,鸭群
与鹅队。一个
比一个明亮,一个
比一个更接近
美的质地。而唯有
那颗星。爱。无需
在时间中定位
更不必重新命名。
它创造了一种
新的修辞和语言。
而湖水的激动
还没有慢下来。甚至
太芜杂了,这羞愧
添枝加叶的倒影。
今夜,它难以复原
深蓝的怀抱
和那颗星,唯一的。
让湖水深处的事物
在夜里回到来处
没有这样的力量。
入夜,到水边的
那只猫,即便它叼到
一尾鱼,也没有。
即便水中的事物
胡乱冒泡,表达对
拥挤的不满,更浑浊
更含糊不清。而
一个朋友忽然的问候
有点相似,但它是
另外的,像七叶树
的一个分枝。就是
一个又一个树隙
创造并保护了开阔
和它明亮的心跳。
不停转移,又在原处
一闪一闪
平常,多汁,而恒定。
且独独对我存在。
或因忽略而多余
喜欢周围的庞大,和
围起来的
安全的真空,那些人
不知一颗星,也是
天空的源头。至少
是滴不肯熄灭的光。
他们创造了它
但不愿仰望与承接。
怀着目的转圈
一圈又一圈,在公园
在黑暗与阑珊中

2019.9



最好看的叶子


夜幕降临,万物暗了下来
突然觉得可以肯定
今天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间
悬铃木的叶子是雁滩公园
最好看的叶子。准确些说
是在公园和湖水的南边
老干部活动中心东侧
几棵火炬树向右
一小片竹林的西边,步道北
两棵垂柳中间,--两棵
悬铃木的叶子,在半空,
阳光照着,宽大,安静,
黄中带绿且有隐约的红色
美和明亮更清晰,更真实
比起低处的微暗,天空的蓝
云的白,荷叶枯黄,水波纹

2019.10



连多余都不是
  
 
深浅有落差。
水一直激响
试图独立存在。
甚至都有属于自己的词。
那内部决定这一切的
石头秩序,它看见了。
错位。高处与低处。
接缝虚设,颤动。
一直叫,一直喊。
意外都不是。它们
存在的时候它就
存在了。喝采
大过了群众性的响应。
安静接近忠诚。
一直未闪过
贴着窗花的格子窗。
它们讨论着,步入黄昏
深入夜晚。一颗星
被它们的声音分娩了。
一直笑,一直安慰愤怒。
一只蚂蚁下潜
冒着危险提醒了一下。
善良发了发光。
似乎完成。似乎这样。
似乎它们意识到
自己在做梦,朝梦外
望了望。水波
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冰冷。幽深。不轻易
醒过来。咕咚
像一秒记忆。
冬天的水门打开
水各流各的。各自区分
鱼吐出的泡泡。
得抱住。水藻得抱住
自己选中的石头
解释漂和荡。一动不动。

2019.11



爱的鸭嘴兽
 

昨夜,鸭嘴兽也被发明出来
并牵着它穿过马路

正是仲冬初七,正是一束光
将弦月与人间灯火连在一起
 
我们发明了。接受了。
这只爱的、容易满足的鸭嘴兽

在北方。在寒冷的晚八点
到九点。缓慢。笨拙。

它一边摇晃着穿过马路
一边听我们说话。说自己

说彼此。爱。路面坚硬
环公园草带上霜色晶亮

说从四围涌来的黑,以及
穿透黑的,一束束光

除了额头,鸭嘴兽暖暖的
除了初七,月亮初八也有

2019.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