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 ⊙ 平生是平生的名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击打

◎平生



击打

 

 

这座老小区的砖头又红又黑

包工头正指挥工人重砌一堵新墙

白色铁皮围住日常起居的入口

棕色贵族犬望着铁门露出茫然状

如一颗棋子误闯进迷宫成了路标

 

黑暗已来过一次,路灯依旧昏黄

演员在剧场里模仿死人的口吻

呼吸像在薄纸上滑行

一个工人立在旧墙根的废墟边

手抡铁锤击打地上的石头

同伴挨着他坐在另一块石头上

右手贴住墙壁,注视熟悉的动作

 

此时没有语言在铁与石头的交流中飞迸而出

远处也没有河水在缺口处奔放出来淹没大厦

 

但铁锤击打石头的声音在冬天格外刺耳

颤抖的影子似乎真要直立起来

深沉的击打没有击打出火花

间歇的沉默也像二手货

 

击打声撞击着心脏

风的呼啸带走了燃烧的幻觉

瞬间的羞耻难以摆脱

铁和手的关系

击打声振动空气

假装敲碎一切虚假之物

 

被击碎的石头四散又相互击打

两片树叶在空中扭成一团

一对年轻恋人在路边争吵着未来

击打是重复又重复

铁与石头命定的相遇也叫相杀

剧场中观众拍手演员鼓掌

一种诅咒击打着同一种赞美

 

击打重复又重复,意味着石头是

一种常见事物

但它不是从土里冒出来并非自然的遗迹

它由人工水泥制作而成

混合了水与震颤与理性的知识

人不可避免地击打自己

击打稍纵即逝的陌生人

 

从相遇到相杀,击打的果实只剩下时间

那些滚滚而去的石头的尸体回到土地后

不过是死亡又击打着活人的躯体

从市场上买来的棉帽此刻裹住了头发

耳朵仍能听见石头的尖叫

 

飞鸟惊起,飞鸟在陆地上跳跃

脚手架垂下变形的影子

消失在远处的树枝和月光中

明明暗暗的天空回响

铁与石头的交流

年轻恋人的交流

飞鸟与陆地的交流

树叶与树叶的交流

演员与观众的交流

死亡与活人的交流

今天报纸的头版

谈话方式变成这样的:

你听到击打声了吗

是的。但它不在这里

 

2014.11

 

 

 

 

高压线

 

 

飞机从头顶缓缓移动

高压线与马路平行

夜色恍惚间像是直通天上的阶梯

适合冒险者也不忘鸟类

沿着高压线通向自由自在

我能在乡村的空旷之地

一眼望见它微光闪烁

划过稀疏的星星群落

像躲藏又如同欢送

人间的祝福都爱往天上跑

我抬头仰望飞机远胜过星星

童年记忆中与飞机有关的事物

不可避免的是屋后的茅厕

吸引我的并非庞大与神奇

而是直接的快感中出现了意外

今天在乡村又看见飞机

沿着高压线与马路与我构成的角度

意外地出现和远离

像不期而至的命运

照临不同年代的人

从童年的头顶一直飞到现在

任白云变幻无尽的形象

任地上的少年灰头土脸

让空荡荡的越来越挤

让成群的乌鸦无所事事

让麻雀窥伺河边的粮食

那是小欢乐大隐秘令万物兴奋

直到死在老农设置的密网中

田边的稻草人也只是风中破布

下雨天就会露出原形

走在水塘边高压线会滋滋作响

科学原理一般理直气壮

大好河山通了电

快乐地输送正义的理念

人们的脸上也闪着黄金

土丘上的挖掘机突然鸣叫

无所适从地寻觅猎物

风吹过雨落下时

有人抬着粪桶走向了田埂

 

2015.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