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从上海去武汉(14首)

◎非亚



 

《手》


我观察他的手。手指修长
指甲剪得干干净净
拇指靠在草图纸上,拿着一支笔
是个艺术家,诗人
或建筑师

另一个女孩。她双手拿着一本书
手指轮流拍击着封面封底
在一个诗人分享会上,心脏因喜悦
而不停跳舞

我观察过另一双手。泥水匠,或瓦匠
白色的石灰,水泥,几乎渗进了每一道纹路
粗短的手指
可以熟练使用任何一件工具

客厅里另一双年迈女人的手,我有点不敢直视
经历了几乎一生
在傍晚的餐桌上读一张报纸
不难看到那双手干瘦
筋骨暴露,不饱满
皮肤已经松弛

抚摸在我额头上的那只手。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药水味充斥四周,白色的口罩,衣服
粉红色的掌心,那是一个在夜晚
给心灵带来安宁的医生

我自己的手呢。它握住过地铁的一只吊环
抓住过冰凉的扶手
在水龙头下反复刷洗,做过美妙的食物
用笔,在纸上画过线条
敲打过脸盘与手机按钮,叠过衣服
刷过马桶,脏鞋
拖过地板
还有什么,是它干过的
让我想想
想想

多么美妙的愿望。天气冷了
温度在下降
风吹得我发抖
那躲在口袋里的一双手,有一只正摸出钥匙去开门
另一只,想伸出去
再次握住
千里之外的另一只手

2019,11,4

 

《人群》


人群中的绝大多数,只是作为一种风景
他们散落于城市,乡镇
在各个角落
和你擦身而过,永远不会认识
打招呼,最多微笑着
相视
点点头
但你知道他们,就像路边的植物一样有用
如果没有他们
周围会安静得极其可怕

比例极小的一部分
和你认识,作为你的亲人,朋友,工作伙伴
某个场合遇到,然后彼此加了微信
但他们,在人群中
永远属于极少数

而极少数中的更为极少数
你称他们为亲密的和亲爱的,你的脸
愿意贴近他们的脸
双臂愿意拥抱
你在夜晚降落的街道
在一个人被孤独
寒冷包裹时
会第一时间想到他们

上帝那从天而降的一双手
此时在楼道
房间
又一次紧紧地
搂住了你

2019,11,5

 

《地铁坐过一站》


地铁坐过一站是什么感觉
没事。出来。到站台对面坐反方向的另一趟
时间向前流逝。而你最多
在地铁的轰鸣中,就像磁带沿轨道
倒了回去

你很少这样。原因是今天过于投入地翻看手机
一条新闻。一场球赛。一个用汽油和打火机
去烧另一个不同政见者的视频
发生了什么
谁能说清楚原因
车厢里的人沉默着,明亮的灯光照着他们回家的路

我的朋友,从安特卫普一个人
飞去了厄瓜多尔
他在微信里,展示那里异常漂亮的瓜果蔬菜
他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哪里
他会遇到什么人。他的行程是什么
他会迷路么。当他遇到困难时
他是求助于鸽子
还是警察

出门前有人想好了自己的路线,也有人随便地
改变自己行走的方向
希望意外,惊奇,像一棵树木
出现于前面的某个拐角

而我,就是那个每到一个陌生地方
就翻看地图的人
你找到要住的地方了吗。你买好车票了吗。
你去错了一个地方会怎么样。
你会把自己
安顿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吗。你安顿好了之后
会出门走走吗
你坐错了地铁方向,会马上跳下来
并嘲笑一番自己吗

这是肯定的。
你记住今天是星期一。这一周上班的第一天
明天。明天当然会到来
就像下一列地铁,就像地平线下面
你感觉到的那枚
急着升起的
球体

2019,11,11





 

《内陆》


雾霾。汽车。楼房。高铁
不断扩张的城市
快速的高压线。郊区。乡村。丘陵地带。杂乱的房屋
被开挖的山体。硬朗,高亢的语言。
地方口音
安检口黑压压的人群
降落或者上升的自动扶梯
灰色天空。两条滑行的铁轨
低气压。呼吸。
转黄的树叶随风落入庭院
我坐在动车窗口的旁边,想象地平线站立的一头怪兽
踢开头顶的乌云。撕扯灰色的一块幕布
广阔。连绵。在泥土下潜伏着
哀伤的内陆
犹如沉默,搁浅在沙滩的巨大鲸群

2019,11,17

 

《致萨拉.卢卡斯》


床垫。铁桶。梨。
橘子。黄瓜。

一道凹痕。

早晨。下午。
黄昏。
深夜十二点钟的房间。

镜子里
一个静静燃烧的女人

2019,11,18

 

《气球》


我的身体里有一个可以充气的白色气球

当空虚犹如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
充斥我的四肢

我会漂浮起来
在一个异常巨大的空间

没有一根线
牵着我的


因此我
急速而又毫无阻力地

飘向了某个高塔的
尖顶

我悬挂在哪里
长时间地

被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充斥四肢
从宇宙深处投射过来的
遥远星光
一直照耀着


2019,11,20




 

《单人房间》


橱柜的门随便张开
冰箱上的电唱机,在午夜独自歌唱

窗户的一扇窗并没有紧闭
门虽然关上了
但围合起来的墙壁
在时间的流失中
不停抖动

我坐在一张木质椅子上
没有人在房间里
和我说话

喂,喂,我听到房间里好像
有声音在叫唤

灯光下我的灵魂突然
有了警觉

因为已经有什么挣脱了束缚

裸露的手,脚,以及头颅
正要从墙壁,橱柜
伸出来

加入到这个电唱机一直歌唱的房间

2019,11,20

 

《盒子》


我有一只盒子

里面装有各种东西

石子。珠宝。玻璃小球。外加手表。针线。
塑料蜥蜴。剪刀。戒指。
等等,等等。

也装了一颗跳动的心脏
听到大海的耳朵

表达语言和说出爱的嘴唇

孤独的鼻子
是其中
最昂贵的一种合金

这个
我不会,随便送给你

2019,11,20

 

《风景》


我到了一个陌生城市
很少人认识我
树木也只有极少数,记得我
曾一个人走过这条路
有一个奇怪的男人
每天坐在路边的一张椅子上
我路过时就突然跟我
打招呼
他说出一堆像云和麻绳的话语
我没有搭理他
只是迈开步
继续向前

由于长时间的孤独
树木后来
理解了我,它们纷纷
用季节转换中变黄的树叶问候我
我路过一棵梧桐树时
它的枝条从空中伸过来
搂在了我的腰部
落叶飘了过来
而墙壁
则主动地从四面八方
向我围拢

当我站在房间的窗口
向外面观望
那些在街上走动的人
正成为我眼中沉默的风景

2019,11,22




 

《有一匹马》


有一匹马
非常快的从我的窗口飞过

它长着一对翅膀
颜色为白色

沿着一条空中的路
它快得就像一道闪电

等等我
当我在梦中大声地呼喊

然后周围
并没有任何一点回声

墙壁,天空,树木
仍然像往常一样出现
四周静静的

我就这样
被那匹马,抛弃在深夜的窗口和一块水泥地

2019,11,22

 

《糖》


有两个我在这个世界上行走

一个
在户外,街道,公园,河边
和一切自由的空间
出没

一个
在房间
在两面墙之间来回踱步

外面的那个
在阳光的照耀下不由自主地赞美
哦,天空那么美

里面的那个
在一本书的阅读中思考死亡。时间。和自我的局限

有时它们彼此角力
回来吧
出去

出去吧
回来


我恼怒地,塞给愚蠢的大脑
一块糖
结束了它们之间的争吵

2019,11,23

 

《从上海去武汉》


买两张来回的车票
一个人往返于两个城市

就像往空中扔出一块石子
撞击墙壁之后石子再反弹回来

卑微的身体
瘦弱幼小的灵魂

在旅途会遇见各种事物
各种人

树木在公园和野外呈现季节的真相
穿灰色衣服的人隐匿着手里的一枚鹅卵石

我的手里也有这么一枚
有时我展露给你看
有时故意藏在圆形饭桌的下面

哦,荒诞的不是旅行
而是旅行本身

比如我们无法回答出发的目的是什么
而返回是不是又准备下一次开始

白色的动车在铁轨上飞行
座椅上的我陷入午后一场沉沉的昏睡

2019,11,23




 

《电台》


电唱机的收音按钮昨晚广播结束后忘了关闭
六点钟,有一个男声在音乐中不断重复电台的名字
北方此刻可能下起了雪
中部大部分地区已经开始降温
雨后的街道,满地都是梧桐或者银杏树的落叶
我昏睡在床上
眼睛无法睁开但耳朵能听到电台播放的音乐
起得多么早的电台播音员啊
让我想起以前的邻居
一大早起来骑车去化肥厂上班,日复一日
从不缺席,更多早起的人
已经在早餐店或者房间里忙碌
工作是美的。这是我多年来的一个感受
养家糊口。认真地去做一份职业
寒风中拎着便当盒出门
回家
然后第二天继续
七点钟转眼到来,光线变得比之前明亮
电台广播开始出现了女声
两个人在哪里对话,音乐在谈话的中间播放
我很快就会起来,穿好衣服
去做一份早餐
外加我中午的便当
这是十一月的一个早晨
我一个人,远在上海
我会想起我的朋友,想起我的妈妈,孩子,妻子
以及曾经在身边
一起喝酒的你,电台的音乐还在继续
初冬的天空,还会继续
落下又一片叶子

2019,11,26

 

《午夜时分》


深夜我回到家里
打开电唱机的收音频道
在浴室冲洗自己。收拾衣架上的衣服
把它们叠好放到衣柜
之前我,拉开窗
把头伸入夜空,清凉的空气
迅速灌入我的肺部
黑暗中看不清周围的树木,只能看到它们漆黑一团
犹如一些巨兽,站立在我的前方
有一株正对我窗口的树木
此时静静地借着微弱的灯光
让我看到它的轮廓
夜空没有一颗星
灰色的乌云遮住了从宇宙深处喷涌出来的无限星光
电台的男播音员在午夜十二点跟观众道一声晚安
最后一曲结束后
房间陷入一阵电流的吱吱声
哦,又一天终于过去
我那无知,愚蠢的生命
在随后的一场沉睡中
又要回到它梦里的花园,和一个漆黑的狗洞

2019,11,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