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地方总有奇迹发生(2019年11月11首)

◎李不嫁



普氏野马

跑着跑着,它们就矮了
隐蔽在草原的角落
像一群遗民,邋遢、胆小
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大眼睛
眼屎巴巴的,空洞而无力
一条大尾巴垂在股间,像用旧的扫帚
我听到公马的嘶鸣
在落日尽头,像大嗓门的男人抽抽搭搭
为了不被灭绝,这些马
已经不是马;这些马,遇到狼,乖乖地趴下

跑着跑着,它们就认命了
我感到羞愧!除了长着一张马脸,我们再无共同之处
                                  2019-11-9
珠穆朗玛峰的遗体

总有几个不怕死的
不信邪!向珠穆朗玛峰
一波波发起冲击。而冰川未见消融
丧命的人,或俯卧,或蜷曲
似乎还在继续未完的使命
在险峻的地段,在空气稀薄
人人窒息的时刻,给后来的勇士充当路标
他们冰镐在手,登山靴牢靠
冲锋衣鲜艳如旗帜
似乎还在等待某一天复活
让我们像尼泊尔的挑夫,艰难地,将他们扶回人间
                            2019-11-13
必修课

曾记否?《共产党宣言》
“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
在欧洲大陆徘徊……”
作为哲学系的高材生
当年的必修课,这开篇的警句
我想,大多数同学应已忘却
毕业三十年,流年似水,多少芳华随风而逝
有些面孔过于陌生
有些言语隔膜得让人疑惑
无奈,无奈!余生尚长
若有一天重逢,且用本书的结尾
做我们的接头暗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2019-11-14
善良的人

说到雪鹰,真有淮军的遗风
举个例子吧
那个傍晚在淮南散步
一只小鸟在马路边扑腾
看它的体型,消瘦如梧桐树叶
应该是一只又老又病,抓不住栖身树枝
的末路英雄。但习惯了飞翔的
到死也不肯收敛翅膀
在我们脚边,向明晃晃的路灯,做无用的挣扎

兄弟他怎么着?一脚把它踩死了!
兄弟我怎么想?痛快!当我生不如死,冲脑门来一枪
                          2019-11-14
我的大学

忆昔湘江桥上饮
座中均是豪英。荷花茂盛,校门高耸
我曾放言,他年若非来授课
绝不重游故地
如今这一切已然实现
荷花依旧茂盛,似笑我早生华发
校门高耸,毛泽东主席题写的校名
依旧笔走龙蛇;其下,那尊铜像金光闪闪
似乎在为家乡招揽新生
而他的愿望,最终未能实现——
等我到时候从主席位子上下来,就去湘潭大学当校长
                    2019-11-18
秋天总在诱敌深入

怎见得?有诗为证
初时,有菊花,飒飒西风满院栽
也有桂花小清新地开
那是立秋,新主角刚刚上位
为赢取草木们的好印象
先来几天阳光普照,让人道天凉好个秋
未几蒹葭苍苍,植物们如梦方醒
但面对逐日拉长的黑夜
不肯凋零的,一切都来不及了
寒露冷酷、霜降步步紧逼,直到完成最后一击
——

一场声势浩大的复辟!
无人阻挡的疾风摧枯拉朽,无人抵抗的寒流长驱直入
                       2019-11-20
2015,在吉首大学黄永玉博物馆

谈到性,八十岁的老画家
幽了一默:我最后一次进入的女人
是自由女神像

而我,第一次抱起的女人
是观音。发霉的木雕,
被外婆取出神龛,叫八岁的我,举过头顶,晒太阳
                    2019-11-22
君山猴园

那猴王,毫不掩饰地
膨胀起手雷一样,硕大的睾丸
似乎在向我们宣示
没有伟大人物出现的民族
是可怜的生物之群。但是它太紧张了
狐疑得
对我递过去的香蕉
也要令一只小猴子先行品尝
动物园的朋友提醒我,这个家伙不一般
像所有灵长类领袖,一直在宣扬
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崇拜,仍是奴隶之邦
                        2019-11-22
为什么我从不去张家界

那里的山挺拨秀幽
一座座瘦削如我。在百丈峡
死去的少数民族义军,仍在冲杀
那里的人不惧官府
为民为匪,都把山歌唱得很凄美
——马桑树儿搭灯台哟,
写封信儿与姐带……我初次听到时潸然泪下
那时澧水如玉带,除了山洪暴发
挟带木屋与牲畜滚滚而下
而大庸桥静卧其上
二十多年了,山坡上的看守所应已搬迁
教我唱这首歌的年轻狱友
坟前应已芳草萋萋,落满了马桑树鲜红的花瓣
                  2016-10-2
为什么我重返张家界

我来领取一笔奖金!
因为我的诗,震撼了
张家界诗歌大奖赛的评委
千万首风光旖旎的应征作品
只有我写到,黑暗的地方有奇迹发生
在黄龙洞
这亚洲最幽深、恐怖的洞穴
忽然冒出一丛粲然的绿色,一把无名小草
硬生生地,凭一己之力
从亿万年的石灰岩里吸收土壤
从亘古的水滴里,收集反光,并用那一点点光养活希望
                       2019-11-29
寻找一个叫李琳的女孩

你还好吗?三十年前
我逃亡到张家界,借你的出租屋
躲过一次又一次搜查
那时你貌美如花,靠出卖色相,买机票供我南下

我们都如惊弓之鸟,现在安全了
请你抽空来长沙喝茶
一哭,我会抱住你的白发;一哭,我会解开你的衣服
亲吻一下,被流氓警察咬掉的乳头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