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仿佛那凉怀揣灵魂(15首)

◎术香




回头,不见小径
 
走过小径,
回头,却不见小径。
 
多少次梦中,
从远方,走向远方,
走向我的小径,
小丁香开着,小石子碎着,
小草叶在风中轻晃,
每一物,每一个动作,
都笑出声来。
时光慢下来,
时光用手指抚摸我的小径。
走过小径,走向远方,
回头,看不见小径。
 
小径远去,
小径老去,
小径落入一面镜子,
蜘蛛爬过,
层层结网,
梦境压过梦境,
压弯了小径。
 
新月一般,
残月一般,
小径弯弯,
弯着飘飞,
弯着坠落,
人世的空白,
淹没小径。
 
在路过的影子里
 
风雨路过,
雷电路过,
飞鸟马蹄路过。
我在这路过的影子里,
没完没了画一幅山水。
 
山水互不相识,
山水从不对歌。
草木葱郁,
浪花飞溅,
茂盛里没有游客,
空白里没有渔歌。
 
一切,被路过的影子压着,
色彩瞬间鲜活,
永恒沉寂。
一幅山水逶迤而来,
绵延而去。
山耸为空,凹陷为空,
一滴墨被时光抱紧,
遥望旷日晴天。
 
暂时安静,
河流郁闷,
山峰郁闷,
小径弯向星月,
小舟泊入天涯,
永世,被路过的影子
按压。
 
溶入即可坚强
 
春风溶入春风,
雪水溶入雪水,
世界,都在溶入。
 
花儿尽情绽开,
开满春天的时光。
春天摇摆,
春天飞舞,
每粒光里溢满花香。
 
往事溶入往事,
忧伤溶入忧伤,
溶入流淌,溶入跃动,
溶入是一种气势,
排山倒海,不可阻挡。
每一朵花孤独,
每一滴水孤独,
每一条线孤独,
孤独相互溶入,
落入小溪,奔入大海,
辽阔里,没有孤独之影。
 
溶入不仅是词语,
更是状态。
指纹细软,雨滴空茫,
彼此溶入,即可坚强。
 
风支配万物
 
雨倾向哪里,
完全受风支配,
一滴雨无心无力,
多滴雨或一场雨,
无心,无力。
 
我在一场雨中,
想像一团蛛网,
秩序井然,抗拒,挣扎,
网住秋天的落日,
延缓山头衰老。
 
声音缠绕声音,
雨幕遮掩雨幕,
蛛网无色无味,
任风吹打,任风压制。
一根羽毛携带一条消息,
穿过蛛网的缝隙,
与风谋面,与风和解,
河水滔滔,
想像里的雨滴,
柔软无声,光焰叠合,
顺着山谷逃逸。
 
风高高在上,
风鲁莽粗俗,
风在风的错觉里,
支配万物。
 
皆为空旷
 
雨落在哪里都是空空荡荡,
草木抱着它,瓦片抱着它,
每一抱都空。
 
雨空对万物,
雨笑对万物,
一场雨花,一世雨花,
给人间添加无量喜庆。
 
且飘且歌,且落且歌,
歌声空着扑入,
空着散开,
空着成为旧物,
空着在旧物里干枯。
 
如果回到天空,
雨滴依旧空,
映不入星光,
装不下鸟鸣,
甚至乌云之黑、白云之白,
都不能存储。
 
雨珠望着雨珠,
一场雨望着一场雨,
空着凝结,空着散开,
犹如人间,生命来来往往,
皆为空旷。
 
进入骨骼
 
进入石头,
进入骨骼,或更硬的事物,
需要智慧和勇气。
 
一次次想到风吹,
想到雨打,想到荒草蔓延,
想到往事嘀嗒,
被坚硬阻隔,
被尖锐的时光磨砺。
 
需要回望,需要走回,
需要一次次把自己抛入巨浪,
遭受三枪鱼围堵,
且被划伤,被吞,被吐。
 
薄雾如刃,
暗伤藏入镜子,
陌生之手,
焚烧羊角和牛尾,
灰烬涂抹岁月,
哭泣躲在冬天深处,
一而再被涂黑,涂白……
 
万物失去本色。
石头的骨骼,
风的骨骼,
一页纸的骨骼,
裂出缝隙,滴出汁液。
 
虚幻之地
 
沿一粒光,
去了虚幻之地。
冬天,雪野,
烟花欲燃未燃,
麦田空空,小径空空。
 
一片树叶,一团月色,
伴着我的名字,
顺风顺水漂移。
说话的人,微笑的人,
抱紧木柴,提着火焰,
掠过风,掠过水,
掠过一切可以掠过的,
轻易消失。
 
鸟儿拍出声音,
又吞噬声音,
雪粒咸过盐水,
白色雾霭越过沟壑,
控制高山之巅,
鸟儿心有不甘,
一次次奋进,又逃离。
 
石头依着石头,
相互交换花纹,
交换久久未说的秘密,
苔藓护着苔藓,
喧哗或噤声,
石头义无反顾。
 
虚幻之地,
迷离,奇幻,
进或退都不舍。
 
诗歌里睡去
 
诗歌里睡去,
带着我的石头、草木,
带着小径和山坡。
 
多么安静,
都睡了。
小径不再蜿蜒,
石头不再坚硬,
花草收住香艳,
远离万物,不近酒色。
 
我在我的词语里,
描摹白天的场景,
动作里没有声音,
场景空旷,
人影在人影里躲藏。
 
灯光只是灯光,
没有色彩,没有形状,
池水一样漾出田野,
人间的背后,
没有阴影部分。
 
听一段故事,
洒几片花瓣,
柔软与坚硬,
清晰与模糊,
穿破墙壁,穿越云层,
芸芸众生普念祈语,
诗歌之河,浩然东去。
 
阅读石头
 
坐在石头堆里,
阅读每一块石头。
 
有人高举火把,
沿溪而至,
鱼尾敲响鱼尾,
蛙鸣叩响蛙鸣,
虚幻之境,
颜色开始变淡,
一块石头,一群石头,
群起而歌,
月色投入,阳光痴迷。
淡至无味。
 
不远处有村庄,
有水井,有水桶碰撞,
有一丝丝白菊花绽放,
可有可无的路人,
有齿轮飞旋……
结绳记事的纯粹,
章回文体的纠结,
一切旧如灰土,
一切艳如晚霞。
 
阅读石头,
阅进未知人世,
巍峨固有,磅礴固有。
野葫芦结满石头,
野黄蜂飞满石头,
小径宛如金蛇,
一盘一盘呈现。
甜蜜汁液,滴滴渗出。
 
◎浸润千世
 
池里的水不是一池水,
是一群水,
小人儿一样,一个一个到来,
一个一个鲜活,
一个一个望着天空,
呆萌可爱。
 
我投放一条鱼、一群鱼,
生命鲜活,
一群水,一群鱼,
各自行走,相互偎依,
语言溶入彼此,
气息、血脉溶入,
内心的故事溶入。
池子里荡漾的,
是旧时光,旧风吹,
旧欢颜,旧泪水。
 
夜深人静,有无月色,
水和鱼都明亮着,
小眼睛,小鼻子,小心室,
一一亮如白昼,
一一岁月奔腾。
 
我把手伸入水,伸入鱼,
透心凉,透心暖,
纯净,纯粹,浸润千世。
 
鱼渗入石头
 
梦见一条青鱼跃出水面,
跃出河滩,跃上一条小路,
攀附萸莽草,向山上行进。
 
青鱼翻着眼睛看行人,
看獾和狐狸,
看山楂树和柿树,
但谁都不看它。
 
青鱼被雨淋湿,
被风刮起,
被一团青烟困住。
鱼叫着鱼的名字,
鱼坐在青石上哭泣。
 
鱼用尾巴敲击石头,
敲出裂纹,敲出血迹,
敲出前世的故事,
石头溶化,
鱼用丝线绣出一条青鱼。
鱼扑向鱼,鱼拥抱鱼,
鱼和鱼交换,
鱼印证鱼,
用此生彼生的秘密——
鱼渗入石头。
 
我从梦中醒来,
一条鱼却回不到河里。
 
描摹月光
 
我确实看见了,
你在浪花、船舷、海鸥的影子上,
描摹月光,你也在镜面、
棉田、池塘间描摹月光。可是,
这又能怎么样,
月光日日翻新,
你描摹一次,
月光遮覆一次,
你在你空空的图画里,
空成点点空隙。
 
另一种可能,
一层层月光,
一幅幅月光,
摞于隐秘之地,
周围栽满竹子,
翠绿蔓延,翠绿燃烧,
翠绿如一道屏障,
阻隔万物。
 
你在万世安静里,
继续描摹月光,
给每一幅月光标上序号,
在你需要时,随意抽取一片月光,
展开,坐上去,划着扁舟一般,
划向你想去的地方。
 
一滴雨灵化
 
一滴雨打在指尖,
指尖是我的,
那凉,不是我的。
 
我擦去凉,
擦去凉的痕迹、凉的灵魂,
擦去它落下时的意图,
以及它的前世,
它的万般梦幻。
我的指尖,依旧是我的。
 
仿佛那凉怀揣灵魂,
盘桓于我的四周、我的屋顶。
一只飞虻,一根羽毛,
一阵小风,被这凉打搅,
白光散射,碎语声声,
生命与生命对接,
缝隙宽窄不定,
红色火苗,绿色水雾,
一缕缕扑入,
迷惘和困惑,
小妖一样退缩。
 
一滴雨灵化,
一滴雨在一滴雨消失的地方,
洗濯万世悲苦。
 
 
竹林迷失
 
在一片竹林里迷失,
茫茫竹子似芸芸众生,
熟悉又陌生的样子,
走向谁都是失误。
 
竹林愈加稠密,
我吹响竹叶,
声音也迷失在竹林里,
绕着竹子跑,贴着竹叶跑,
越跑离我越远,
离人间越远。
 
只能望见天空,
望见云朵,
望见虚空里怀念的影子,
望得越清晰,
它们离我越远,
我手纹细软,袅袅追随,
终湮没于一场雨、
一场雾、一个有头无尾的故事。
 
竹林深处,
我在我的迷失里,
迷失里的安静,
迷失里的辽阔,
正慢慢展开。
 
夏天的边缘
 
坐在夏天的边缘,
洪水即将到来,
洪水终将过去。
 
抱紧一粒种子,
抱紧万棵秧苗,
不说话,不斜视,
一条河,一块鱼骨,
静望,慌乱,
蝴蝶飞过,蜜蜂飞过,
掩住事物的真相,
快乐滑入快乐,
忧伤混入忧伤,
山岚在洪水之后,
在万马奔腾的瞬间,
让人间粗尘、人间细雾,
羞成一团。
 
回望或遥想,
渗入风中,
黑云压过头顶,
黑色阴郁、黑色眼睛、
黑色茶杯、黑色纸伞,
来不及隐身,
该去的必将去。
夏天的边缘,
一块云碎成多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