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们都是自己的历史

◎木易



玉林西路街头酒吧
芳草街小房子
一年来,堆积一个个失眠的酒瓶
我曾见过的人和事
无外乎关于蓝色的雪
银灰的月光和加央描述的两只

杜孃的帽子,提提的笑脸
卿函滔滔不绝的叙事和长毛的狗
说起来好多事我不曾亲历
也不曾见到
故事被散乱的诗句和音符排列为
晦涩
我仿佛看见迎面而来的屠格列夫
坐在杜力的身旁端起酒杯
小科说他在北京漂泊已久
谁和谁曾经是他的哥们
我理所当然地觉得:破碎的树叶
全都零落于酝酿已久的大雨
眼前的一切正在停止比喻
我也曾死去很久
而今,作为一名疲倦的游客
在下一杯酒中幸存

2019.10.2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