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1993

◎余刃



《当一首忘写的诗又重新想起》
 
早上8点到9点
3个坑有时是不够的
3个男人
蹲在3个坑里
互相闻对方的屎尿屁
非常恶心
因此只要3扇厕门
有1扇以上紧闭
我就下5楼
或者上7楼
一般是5楼
但5楼和7楼
实际上是一样的
想起初中时
蹲大公厕
任何时候
都是臭烘烘的
甚至你一边拉
还有人在粪坑口
往外掏粪
有趣的地方在于
你使劲拉
最好拉稀
掏粪的他找不到
正当理由骂你
因此什么
你都不必在意


《雾》
 
在冬日清晨
我们所呼吸的空气
不再接纳更多的水分了
那些被拒绝的
细小的水滴
悬浮成雾
被拒绝得最多的那天
浓雾挤占了整个河谷
它们捶击着
那无所不在的紧闭的门
它们既不得到也不失去
为什么
我得到的是如此的多
为什么我得到的
都不能失去?


《有时》
 
有时血突然往上涌
从下而上
是啊
它们在涌
不是像一颗气球
飘到天花板那样
弹一下
也不像一颗气球
孤零零地飘向天空


《走》
 
我妈在愁苦之际
开始找人诉苦
谁也安慰不了她
我妈在愁苦之际
也会自言自语
愁苦越来越甚
你看,谁也无法
真正地帮助他人
重拾生活的热情
每次她想喋喋不休地
找我说点什么
我会想办法
堵上她的嘴
昨晚我对她说
你实在要是忧愁
可以自己下去走走
找个安静的地方
什么也别说
你就这样走


《敲击》
 
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坐太久了
在木板被锯开的声音中
在钻绞地面的声音中
在搅拌声和锤击声中
我坐得太久了
有一个屁股已经坐扁了的男人
枯坐在我对面
他在陪我抽烟
因为我让他听
巧克力键盘被飞速敲击的声音


《飘荡》
 
下午,冬阳普照。跟早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烟在昨晚抽完后,我蹭了两根烟,度过了一上午。下午决定去买烟。说决定,是因为买烟并不方便,要沿街走上几百米。又碰上利群断货,买了一盒15元的白沙。人们在一家新开的银行内排队,买明年的医保。雾炮车在街头工作,像鲸鱼喷水,细密的水珠很快落在脸上。我转过身,背对着街道。然后再转回来。看不到尽头的街道上,浮尘仍在飘荡。


《准备》
 
李子柒的镜头生活
像拍电影
她看起来
无所不能
李子柒镜头外的生活
总是在为
镜头下的生活
做着准备
因此看上去
她是个非常
美好的姑娘


《死寂的时刻》

这是一天中死寂的时刻
我听不见任何人说话
也没有人给我发消息
冬月十六,月亮很圆
一头鲸在深海漫游
月亮是行进潜艇上的那盏灯


《1993》
 
昨晚躺在床上看了一部电影。冬春的日子。喜欢喻红和她的屁股。你无法说,你喜欢一个写诗或写小说的女人和她的屁股(往往很糟糕)。你没见过她,你读过她写的诗歌或者小说。就算见过她,感觉不错,交流也不一定顺畅,你无法在第一时间长驱直入,脱口而出。你真的喜欢她和她的屁股吗?也许。假以思索,马上就虚伪,并产生怀疑。它阻碍和影响你的判断。这很奇妙。喻红是谁?她是电影中的小春,从头到尾,她的屁股美得难以言喻,可以直接从屏幕中提出来。静态的,动态的,都可以。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喻红和她的屁股都很棒。在深夜,时间单向流逝,非常乏味。我好像听见她在答谢。


《小站》
 
很多地方
有这样的车站
看不见人
它是一个四级车站
不会有客运列车停靠
哪怕一趟
哪怕停上一分钟
人们只是打那儿路过
不会从它出发
或从远方抵达
只有黑皮
会停下来
拉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货物
也会停下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