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11诗55首

◎君儿



君儿2019年11月诗55首



《早上出门时想》


胸中装着
几十份菜谱
天下何惧


《你是干什么的》
 
 
风雨过后
天地尽头
有一道蓝边
欣喜涌动
但不敢久看
害怕是雾霾
临时耍的把戏
骗一骗我
这个常年
吸尾气的


《被信仰雷到》


多年前
和同事L
讨论信仰
我说我的信仰
就是写作
他没有按惯常逻辑
说服我
而是举了一个
自己的例子
曾经他的家庭生活
非常糟糕
妻子与他如同仇敌
后来他信了主
又说服妻子也信了
“现在我们就像
新婚一样”
我的天哪
这样的证据
谁能驳倒


《反骨》


活了这么久
才在后脑勺
摸出两块反骨
这么说我也是一个
有点危险的人物
不过除了反反自己
我还真没有
派给过它们
更伟大的任务



《万年与一朝》


又是一个灰雾漫天的上班天
脚手架,高楼,马路,汽車
一成不变,也许万年如斯



《雾霾时代的隐身人》


坐车有云闪付
买菜有微信
购物有淘宝
领记者证
有学习强国
唯一不确定的是
未来我有没有
电子的灵魂和替身


《单身宿舍》
 

那还是住单身宿舍时
她到实习车间干活
她是车间一名女工
她有时求她修表
她总是有求必应
两个人遂成为朋友
周末她有时找她来玩
一天晚上很晚了
她留宿在她的宿舍
和她挤在一张单人床上
夜里她被轻柔的抚摸
和亲吻弄醒
她装作不知道一动不敢动
对那连续的抚摸和亲吻
她除了异样别无感觉
由此可以肯定一个事实
她绝不可能成为同性恋者
 
 
《借鸟一用》
 

空气

土壤
都坏了
文明有个
鸟用
 

《清晨从我阳台上空飞过的小鸟》


是因为身体太小吗
你们组成了这么大一群
每天7点左右
准时飞过我做饭的阳台
因为你们的叫声
我一天都不敢沉溺于
怠惰与消沉



《写作与生活》
 
 
最强烈的阳光过去后
一般就快到下午4点了
下班,吃饭,睡觉
然后新一天早晨再次上班
我写出的诗歌对生活
有什么作用




《男人和他的或者》
 
 
提着两个大箱子
和一个帆布大包裹
这对夫妇上了公交车
男人一口一个或者
我觉得这么有学问的人
上帝真不应该让他
携着这么多的包裹



《厨娘》


手边在用的所在本子
差不多都变成油乎乎的了
今天找不到写字的地方
习惯性来到厨房
饮水机上罗着三个大本
酸辣汤记在其中之一
荷叶鱼,虎皮辣子
记在另两个本子里
蒜末葱花姜片生抽胡椒粉
我现在闭着眼睛
都能说出它们在本子上
龙飞凤舞的记号




《妈妈返城》


妈妈走到哪
都随身带着
她的铺盖卷
我开玩笑地说她
你就像农民工一样
今天弟弟把妈妈接来
她还是先在已
弄好的床上
铺上她的褥子
摆好她的被
才开始慢慢收拾起
一地的行囊


《多年母女》


妈妈75岁了
白发依然很少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
我和妈妈
就越来越像姐妹
而非母女了


《我》


那个使我惆怅
使我喜悦 使我愤怒
使我恐惧的
原初的我
本真的我
在哪呢
要将我打碎才裎露的我
将我碾成齑粉
才现身的我
我之上的我
我里面的我
我中的我
难以企及
半生都寻觅不到的
我  一旦它来
可能我已不在


《和平遥古城的一点关系》
 

有一年被政府借调
写宣传片脚本
原单位正好组织去平遥
一听出门就乐蒙的我
为不能成行一下子哭了起来
借调部门女领导只好安慰
并向我保证
一定会补偿我
结果工作完成她带我们
一干人去了云南
我看到了纳西古城大雪里
盛开的鲜花
踏着宋时就有的石板路
一个人把鞋子走穿
 


《中国记者》
 
 
流行过一个说法
防火防盗防记者
记者是喉舌还是
真实的记录者
这在祖国难以说清
所以想防时防
想利用时利用就好
职业嘛挣钱穿衣吃饭
而那些为此称号
付出了生命代价的
他们是这一称呼
最好的诠释者



《有感于《饿死诗人》》
 

伊沙有名作
《饿死诗人》
细想从古到今
哪个时代又不是
饿死诗人的时代
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
最后还不是吟着
我本不弃世
世人自弃我
被赶出宫来
杜甫一生忧国忧民
还不是流落在潭州
岳阳也就是
洞庭湖一带
于一条小船中
贫病而死
至于我所经历
公元两千前后
二十年里
你不工作
只写诗试一试


《深秋》


夜晚的路灯
打在叶片已黄的树上
美得像画

出楼听见麻雀叫
有麻雀在
生活便依然安好

用胶粘鞋
不小心弄到手指上
手机不再认我

上班路上
仰头看了一路白云
治疗颈椎病

 

《诗人的职业》
 
 
月末读诗人们的
月度诗选
把初选的周晋凯的一首
存进自己的微信
打名字时错了一字
成了“周晋红”
不免一笑
我想即使错字发出来
周晋凯也不会生气
他的诗可以作证
教师磨人 做到极致
可能就是温柔敦厚



《从卢布到美元》
 

新闻里突然冒出一句
去××领美元
大为惊异
这种说法真是熟悉
记得差不多一百年前
是说去××领卢布



《看过一个连环杀人案电影后的转天清晨》



两个小姑娘
周六来敲门
发创建文明城区材料
美丽的小天使
来自国际学校
让我签完字后
去敲另一家的门
有一瞬间
我真害怕某一个门洞后
会藏着坏人


《前诗人》


把一位写古体诗
和现代诗的老先生作品
推荐给副刊编辑
没想到这位从抒情诗
退化到写古体诗的
前诗人反应强烈
“这种老干部体泛滥
怎么可能给发”


《今天集》

1

今天我很疯
大鸣大放
对政府某项行动提了
一大堆流于形式主义的意见
对领导决策
投反对票
我肯定是想学
嵇康或者杨修了


2

今天大风
到班上晚了
新买的靴子很硬
办公室非常热
两件衬衣就可以
我有时把靴子脱了
双脚站在地板上
出门再把它们穿上

3

今天看了艾略特和其妻子
薇薇安的故事片
婚姻中孤独的丈夫
花钱囚禁自己的薇薇


4

今天去社区检查
穿了夏天的鞋子
一会脑袋就开始疼了
回家说给儿子
他让我跟他一起打球
打输一次就罚我做
一次仰卧起坐
没过多久我就开始冒汗了
待到下楼时
头已不疼了


6

今天在社区检查时
与一朵紫色的月季花相逢
它美艳而丰腴
像我今生一直奢望的幸福


7

在电影柳如是和雨果中
我选择了柳如是
“如今海内传战斗
田横墓下亦堪愁”
女人的豪迈如同男儿


8

今天在四星酒店开会
我抽一点时间来到窗口
把室内太浓的香气
放出一部分
正看见太阳在云层里行脚
仿佛十五的明月


《路遇》
 
 
按照城市人群收入划分标准
我应该还算城市贫民
但是不是还保留着骨子里的
傲慢与偏见
我觉得可以肯定
走到上班大楼附近
一个衣衫破旧头发凌乱的男子
正往花坛里吐痰
我看到自己突然竞走一般
飞了起来
我害怕遇到疯子
其实也害怕与如此形象
发生什么纠缠


《那个年代的医疗》
 
 
1989年6月4日夜
从大学提前跑回家时
父亲正躺在炕上
从来不得病的父亲
中枪了 脸色蜡黄
先拉到县医院
再转到市肿瘤医院
确诊胰腺癌晚期
不敢告诉父亲
医生说准备手术
我连忙赶回家通报
妈妈紧急去大队部借钱
顺便让我扛回半袋青玉米
家里能拿出手的东西
实在让人汗颜
我和姐姐千辛万苦背台词
把玉米送给了主治女医生
手术费3000元
切除了一部分
新换了一部分
3000元让父亲一直
活到了2001年


《一念集》


提着小葱
香菜  豆腐
刷手机上公交
明早做虾滑豆腐排
唯一忐忑的是
能不能做好

太极老师帮我擀颈椎
他说看我面色
就是寒湿体质
是啊一切都写在脸上
以前是莫名忧伤
现在是愤怒和焦虑
 
有时我仰面朝天
不是为寻找神明
上面有一片未被雾霾
遮住的蓝天
有新鲜一点的空气

有一道菜叫九转大肠
深受男士们喜爱
一个母亲为子女所操的心
也差不多是这样吧

一辆蓝宝石一样的豪车
在路上一闪而过
有一个词说的正是这种感觉
惊鸿一瞥
 
只是因为不喜欢
某些诗人的名字
我就不愿打开他们的诗
我是一个多么偏执的人

早上三辆婚礼礼炮车
在街上走
不知道它们会不会放响
 
三个外省人
在公交车上热烈的交谈
他们说到200、几十块钱的时候
我能听懂
其他一概如同外语
 
我对领导说
像我这样的人
一辈子也别想被表扬
说真话,唱反调

我热爱祖国
但我不相信宣传
因为我经历过学生被
抹黑成为暴徒

把正读的五种书
摊开码在床边
纸与字的长城
把我围困在中间

从你中剥出的我
会得到更多的自由吗
要那么多自由有什么用

突然想起
好久没有哭过了
想哭而没有泪水
这种感觉有点奇妙

飞机往南飞
我要往北走
越过一条河
到达第二大街

坐公交车去染发
鸡蛋  蜂蜜 
海那花

按部就班
哪有什么好诗啊

说到雾霾
是不是已成为一种俗气
可我天天要呼吸
这粥一样难闻的气体
 
我怀疑
带中国字样的
都是敏感词了

妈妈一说到激动处
开始俚语加脏话
听得我喷饭


《童言》
 
 
儿子
小时候看动画书
看到人类用种种计谋
诱杀狼族的地方
他气愤地扔下书
“让人死吧
留下狼”



《彼岸》


多年前
你指着河对岸的广告牌
对朋友们说
那里要建中国的
曼哈顿
那时对岸除了化工厂
还什么也没有
现在一幢幢高楼
的确建了起来
只是不是北方曼哈顿
由于多数高楼空置
人们称它鬼屋


《象诗》
 
 
还是把其诗
打印了下来
几大张纸
围绕着一个古以
有之的事物
削石成器
非此非彼
思辨和概括可惜
(即使那线团
绕了宇宙整整一圈)
并不能成就
真正的诗意



《买鱼》


买了2条活鲫鱼
“宰吗”
我点头
收拾好装进红袋子
师傅叮嘱
“花椒大料葱姜蒜”
我点头
谢罪与谢恩


《观感》
 
 
和部门领导一起吃饭
餐厅电视正播着大会新闻
她停下筷子感叹
“这得什么人能坐在这样的会场”
而我脑子里一直在想
“如此官僚如此本子和笔
和邻邦的区别在哪”



《九十年代和新世纪初的两天》


我生命中
记得深刻的日期
还有两天
一天是一年秋天
9月17日
最高气温只有17度
而我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真丝衬衫
冻得打哆嗦

一天是更早的一年
入冬后的11月14日
大风起兮
气温骤降10度
我赶往监狱探望朋友
穿上花棉袄
还冷得牙齿打颤


《插在椅背上的广告》


我只是坐在
公交车一个靠窗的座位
就瞬间被三个广告
打了三下眼

一个是代还信用卡
利息0.8%
没用过信用卡但不妨算一下
100元8毛1万元80
还是挺合算的

一个是专业灭蟑螂老鼠
注明天津地区唯一
这有点玄乎我看未见得
用过一款德国产品
那可真是连窝端
家属亲人一个不剩

一个是中国光大银行
微信扫一扫
办过一张光大银行卡
给国外打钱
过后不久也就销户了
和光大再没有什么关联


《回家》
 
 
从来都以为回家很简单
就是每天回到自己的家
或者75公里外妈妈的老家
 
2010年当我随着一众诗人
来到衡山广济寺门前
僧人和义工站在门口
满脸发自内心的笑容
对我们说“欢迎回家”
 
那一瞬才知道另有一个
被疏忽已久的家
可能今生唯此一夜
得以寄身

 
 
《走钢丝》


在钢丝上行走
不能四下环顾
注意力要全在那根
细细的钢丝上
它在空中荡漾

有时一阵风吹来
神经骤然紧张
看到深渊里的具体事物
它们已那么遥远
钢丝在风中荡漾

侥幸走到尽头
还是会追随引力下降
双腿听命于运数
头脑化为浮云
钢丝在云彩里飘


《一日》


上午做饭,煮水
去超市买菜
下午用蝇拍
打死了一只入室的苍蝇
死前一秒
它都在精心地梳妆


《十个皮蛋》


刚工作的时候
不会做饭
一个周末
从市场买回10个皮蛋
准备回老家带给爸妈
那天意外没有等到车
只好又拿了回来
在单身宿舍
一口气把10个皮蛋
全部吃完
平生第一次吃这样的美味
把它当成了一顿大餐
夜里身体突然起火
痛苦得难以名状
感觉胃中有一座
巨大的石灰窑在烧
挣扎到奄奄一息
才得以平复
有一段时间
我像一个大病初愈的人
眼前总晃着10个
光溜溜的皮蛋


《过河》


每天都要过河
过河总是会堵车
在车尾红灯的河流里
另有一道真实的绿水
它们在真实的河道
不舍昼夜


《孩子,我是有罪的》


如果我在那
100个看客中间
估计也是一个沉默者
因为胆怯
因为感受到的正义
不是很多
所以多半不会挺身而出
制止暴行和残杀
所以我没有资格
事后来说


《悲伤第九行》
 

只是一个“地”字



《敏感词》


提示我有敏感词
让我审核后发出
但没告诉我哪个敏感
我只好一首首来试
把自认为敏感的
删到只剩下题目
试了三首
仍然发不出
看来敏感已传染
那就去他妈的吧



《或许某一天手机也将被淘汰》


她们在幽暗中
翻着手机屏幕
字小得就像蝌蚪
她们麻利地点着字母
中文 汉语
无声地跳出
我是她们中的一个
有时像她们一样翻翻手机
有时也想想这一连串
动作的意味


《百元现钞》


想去交电费
找了半天
发现家里只有
100元现钞
不觉一怔
这在过去
简直难以想像
电子钱用惯了
以前必不可少的现钱
变得多么经典


《谁》


有时候我知道
坐在桌前读诗喝水的
这个人是我
有时候我起身
望向窗外白茫茫的灰尘和盐田
不再知道这个身处高楼
望着夕阳下坠的人是谁
 
 

《绝望大师》

 
这世上的确有一种
超慧之人
他们生性绝望
毫无出路
文学与哲学只是他们
一个最小的出口
我读到的
卡夫卡是一个
费尔南多·佩索阿是一个
尼采是一个
克尔凯郭尔是一个




《旅行回来》


三个人各进各的屋
各忙各的事
世界再度回到
单兵作战
 

《马路上》


各种汽车如过江之鲫
川流不息
按照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
成 住 坏 空
将来大概它们大概会重新
变回鱼吧
 


《下班曲》


草已黄
月如钩
天离人间越远
越蓝

 
《麻雀怎么分配时间》


多少时间晒太阳
多少时间找食吃
多少时间两情相悦
多少时间生儿育女
多少时间诞生然后死去


《三部曲》


蓝天
灰霾
人间


《海边》
 

阳光和大风
洒在盐池上
从高楼上看
它们纹丝不动
闪着白光


《街边小花》
 

春天有春天的花
冬天有冬天的花
不要以为冬天的花
铜枝铁臂
其实它们又薄又弱
看起来吹弹可破
 

《破例一吹》
 
 
我跟领导吹牛说
我现在的文字已出神入化
领导没有吭声
其实说的时候我想的是
诗,一个诗人一生的努力
与梦想,是每一首诗的
好  出神入化
谈何容易
所有的吹牛于是发生在
我不用动脑
都能胜任的工作中
 
 
 
《你是沧海》
 
 
只是为让我深刻
理解这个词
你把我置于这海边的高楼
天风浩荡
我看不见潮从何处起
河水何时落
但我知道你在那里
盐池的白光
一顷一顷散发咸味的汪洋
最后它们会以结晶的形式
抵达我们的餐桌
然后通过身体的化解
与代谢  又重归于你
无尽的荡漾 反射着
万顷阳光的汪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