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一个想法”

◎木易



 
我抬头
一个大写的字母B,发光的曲线
我们讨论音乐和啤酒的产地
康德的废话。词语沦陷后的烟灰缸
他拿起手机,记录那位卖唱的
藏族中年男子,重复的歌喉
总是流失于惯常性通病
画面定格于,临行前拆解的轮椅
多像我丢失的剧情呵
 
这夜,嚣张的荆棘,安静流淌的麦芽
沉淀于无数次并不完美的事故
终结在帝国主义电影里获胜的超级英雄
绝对可能,停滞于自我设定的局限
沉浸着数不清的,陌生且吃力的泡沫
彻底失去记忆中一个小镇般绝望的冷清
末尾,人们端起眼前的酒杯
"来吧,这最后的酒"
 
自称颓废的人,于边缘模糊
我想起,那些历史上隐形的屠杀
想哭的同时想上洗手间
酒吧墙壁,镶嵌着五花十色的瓶盖
究竟是偶然还是必然的聚合,亿万轮回后
成为又一场无法彻底完成的祷告
抑或性爱
“是的,这世界只是一个想法。”
 
2019.8.28深夜,与诗人D、画家W,歌手X及其女友在致民路一酒吧街边,标题来自“发光曲线”乐队作品歌词。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