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凌 ⊙ 悬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从形骸中捉出一只又一只鬼》(3首)

◎汤凌



1、《从形骸中捉出一只又一只鬼》
 

文/汤凌
 

无法接受自己对世界的理解

于是从形骸中捉出一只又一只鬼

一大群魅惑的影子和声音

淌过小河,蓝汪汪的穹隆下

进入密匝桂树和粗大枫树的

无边际森林

风层层吹拂霜降隐逸红

 

那些洞箫生于斯,长于斯

在水畔

它们的背影,是陶朱公和李商隐

借着今晚新月光,长成新模样

它们生来粗糙

而后越来越模糊,拐弯的节奏

声音精确却又含混

最后只留下情绪

 

它们是自然命运,也是语言命运

野石头,打磨的石器

与没有温度的肉身

都将成为打开另一扇门的钥匙

那群鬼魅飘向夜空

与黑暗混一,与草木混一

终有一只能够得到解脱
 

 

2. 《池塘边》
 

文/汤凌
 

他把石子一颗颗丢进池塘,水花

起落,历数生活的一次又一次过错

他告诉我水果店昨天关张了

红枣与桔子捆绑五块钱,香焦腐败

与没落的政治经济学散发难闻的

腐朽气味。立冬雨硬邦邦

像他紧缩的骨头

落在水面砸出一个个小坑

身边的怪柳树黄绿参半,在初冬

忽冷忽热的理性与感性间犹豫

 

坐在揉成一团的水气里

看着目所能及的池塘

一直以来我们都这样度过

---短暂的欢乐,长情的苦闷

参与一个个水果店的未竟之志

把身体树上的斑斓水果

精确斤两贩卖食粮,或许,

比小文青更抒情的真实吆喝

才是实质。眼前的池塘,此时彼时

是旱季雨季里干涸或丰沛的预言

 

他的忧伤皱漏如柳树皮

而心柔软至榴莲果肉

他从枯草堆钩出的小虫子

寒冷时它们把自己包裹成硬壳蛹

立冬过后,这池塘的山水想象力

越来越贫穷,严峻的光秃秃的

柳树和枯败的芭蕉,长出

一丛丛尖刻的恶棘剌

时令命运,自然允许

律法允许,他和我也允许

 

3、《紫薯》
 

文/汤凌
 

小小的,丑陋的果实

零堆在蛇皮袋边像汉语的弃儿

潮湿的暗紫粘连泥土

隐约从薄泥的空隙透露

内心秘密,那里面生长着

欺世的乳黄色彩,以及

脆生生的糠口味

你会想到悲剧中的小丑

或者被时间煙没的先锋们

他们执于改变,而终于

以嘲弄的形态示人

眼耳幻视幻听

神秘的未知色彩

隐藏于柴火烈焰

或蒸屉的蓬勃蒸汽,高温里

巨大的穿透力催促

一种繁华色彩的诞生

它深不可测的紫向外界展示

生物学的政治异变——

生脆的不屈与成熟的柔软

血色的紫,经络分明

在重构另一个自我

似乎企图重构另一个世界


       2019  于果林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