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两斤毛线

◎余刃



《山坡》

跟去年冬天所见一样
也是在下午
和煦的冬阳斜照那面山坡
一些泥土裸露
灌木和草丛凋零枯萎
它现在又匍伏在我眼前
它衰败。又从衰败中
生出温暖
它被无限细分的每个部分
都披戴着光晕
它们抚触
每一个在此地
不安地张望的人
我的心也因此安息


《谁嬉皮谁滚蛋》

女儿睡着了
我戴上耳机
侧过身去
继续欣赏昆汀
为最后那几分钟
我发出
鬼畜般的笑与惊叹
因为昆汀
我会永远地
嫌恶嬉皮
以及他们的
全部作为
寒冷的月光
照进来了
我的天使还睡着
她没有被我惊醒


《退出》

阳光完全退出这一天
准确来说是
阳光完全退出
属于我的这一天
这一天也属于你们
你们有的说
我仍然被照耀着
可我只知道
滚烫的已经沉落
明月升起
它悬挂在深邃的幽蓝之中
比我住的楼顶高出了
一个指头的距离


《发音》

晚上我妈蹲在女儿身边,郑重地教她:我们福兰……我说你快别乱教了。她反问,怎么不对?哪里不对?hu福。福兰福兰福兰,从小说到老,都是这样。你教她卷个舌头,干啥干啥的。你给我试一下。


《银轮》

晚餐后陪女儿
下楼去玩滑板车
跟前几天一样
楼下只有我们两个
她在我身后追
我在前面
假装自己
是个跑不动的傻蛋
被她抓住
我们就停下来
她20个月大了
我突然问她
我们应该管
夜空中那银轮
叫什么?
她没有说错
她说月亮月亮
啊。这下你还知道了
我对她说
今晚的月亮
看上去格外明亮
因此也会把我们
照得比前几天
更亮一些


《问》

知道什么样
才能算是
凌云之志吗?
那就是不经意间
你再也无法
在小地方
见到一个乞丐


《托孤》

猇亭之战
火烧连营
刘备被烧得
像条丧家之犬
最终逃回白帝城
蜀军的尸骸
在长江里漂流
铺满了江面
想想真是肃杀
汉室气数将尽
不死也得死了
最后还来个托孤
草鞋刘真真
是个废物


《八阵图》

陆逊是个天才
在一些石堆面前
一眼就看出
里面有杀气
他说必有伏兵
还真有伏兵
孔明所作石阵
可当十万兵马
被老丈引出阵后
陆逊晕头转向
随即调头止戈
并钦佩地说
孔明真乃卧龙
我不及也
主要也是害怕
追敌太深
曹丕趁机捅他后庭


《两斤毛线》

早上我爸发视频
说要给女儿
寄两斤毛线
他认识一个
毛线厂的老板
给了他两斤毛线
他说这些毛线
是上好的毛线
足以给孩子
织一件漂亮的毛衣了
我看着他
胡子拉碴
站在池岸上
模样非常男人
他一个人过冬
身后就是整个南方
我说你寄过来吧
到时我再找个
织毛衣的人


《本质》
 
他本质上
天马行空
浪漫又悲观
用这几年存下来的私房钱
买了一只金包银花丝镶嵌碗
一把铜青玉越王勾践剑
还差一本十二圣贤书画册
一睹圣贤生花妙笔
别无他求
可他已经没钱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