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飞花 ⊙ 花魂出壳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沙马《回乡》解读:关于天人合一

◎花花飞花



沙马《回乡》解读:关于天人合一


沙马《回乡》

走进村口,一阵风吹落树上的果子
我的心动了,多简单
弯下腰就能拿走这些果子
可我还是顾虑重重的站在那儿

这时一个老人从低矮的窗户
伸出白发苍苍的脑袋说:
朋友,别客气,果子落在了你的
面前,就请你拿走吧

当我拿起这些落下的果子时回过头
看看老人,忽然感到
我拿走的不是果子
而是老人最后的那么一点时光


花花解读: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夫子的时间归入大海。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太白的时间融入夜空。
时间就在空间里。
时间造就我这个血肉的空间,时间也造就世界这个存在的空间。人和世界的关系,一种是对立,物非人非,虚无;一种是统一,天人合一,自在。
人呢,大多越活越虚无而不自觉,自在呢,可遇不可求。人生的感叹常常物是人非。
物非人非,即便熟悉的感动,也不敢承受,“心动了,多简单/弯下腰就能拿走这些果子/可还是顾虑重重地站在那儿”。世界的时间和人的时间不同,人的问题是抓不住自己的时间,而世界的无我总能让人抓住世界的时间。在碾过“一阵风吹落的果子”时,物非人非的惯性明显有所缓解,果子里的时间企图打开人生的某个点。
这显然是不够的,在这个不得不只认他乡为故乡的时代,在昏暗的节能灯下,物非人非那扇“低矮的窗户”根本挡不住绵延不绝的黑暗世界。然而幸运的是,“一个老人伸出白发苍苍的脑袋”,好似一道闪电猛然劈开心脏,滚烫的电流瞬间激活梗塞的血脉。“朋友,别客气,果子落在了你的/面前,就请你拿走吧。”难道这些果子本就属于我吗?物非人非终于停下来,诗人的自我拿起果子,沿着老人打开的时间通道进入久违的果香,原来果子里藏着很久以前又近在咫尺也是如影相随的故乡啊。果子还是那个果子,故乡还是那个故乡,而“我”不是那个我,已物是人非。
“我”沉浸在果香里不能自拔,果子的时间重叠起来,将我压缩进一片柔软的温暖,哦,那是什么?我陶醉在母亲的怀抱和父亲的目光里。“忽然感到/我拿走的不是果子/而是老人最后的那么一点时光。”“我”看见老人的时间,那也是果子的时间、故乡的时间和我的时间,是过去,也是现在和未来。 
“我”就是我。我是我的故乡,我是父母的时间,在我的时间里我们自在。有这瞬间的天人合一,便是永在。

2019120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