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6诗40首

◎君儿



君儿2019年6月诗40首


我家的小毛驴



穷人家买不起
牛和马
父亲买回来一头
小毛驴
它有美丽的大眼睛
总是水汪汪的
家中唯一比父亲
有力气的壮劳力
我舍不得给它增添压力
每次下地干活
它拉着父母和家具
我就跟在它身边
小跑追随


灯罩掉到了地上


使用15年后
灯罩自行解放
落到地板上
解脱后的它
松松垮垮
不再有以前
端庄的模样



开幕


这次我的任务
是负责拉幕布
整个人隐到幕布后面
按关闭与开启按钮
灰姑娘已不在
但大幕必须被拉开



雅士


他从车上下来
手中的拎包和脚上的皮鞋
竟然是同一花色


“特务”


儿子剃了一个周围短
脑顶长
向后梳的时髦发型
我这个老土怎么看都
觉得像“特务”



低俗小说


一改正常作息
三天里追一部几百章的
网络情感小说
眼睛充血
精神恍惚
我的脑子里有哪块
是不是出了毛病



区别对待


关注了两个美食
大厨的微博
一个年轻,人帅
用农村的大锅做菜
虽然多是肉食
我还是喜欢看和记
一个年老,人不帅
他说方言
一些小吃我以前听都没听过
尽管色香味俱全
我还是不想打开来看
他连做带吃的相



游行


蓝马甲
电动车
20多人的队伍
飞过马路
他们背后
大书
饿了吗
这么多饿了吗
今天汇聚一起
一个词蹦到嘴边
但没敢出口



孩子的世界


公交车上
一个小女孩
和一个小男孩
相邻而坐
小女孩给了小男孩
一个魔术贴
小男孩高兴地
看了一眼妈妈
他把魔术贴贴到
妈妈的购物袋上
又高兴地看了
一眼妈妈
他取下魔术贴
贴在自己的手上
高兴地再看一眼
妈妈
粗心的妈妈
望着窗外
小男孩的眼里
只有他妈妈


体育馆里的蜻蜓


它用所有的手
抱住嘴
就这样死了吗
黑身黑尾
独独腰部以下是白的
白裙系腰
真是别出心裁



朗诵诗


一位报社记者
策划出版朗诵诗
请我推荐适合朗诵的作者
我问需要什么样的诗
他说——
适合学生阅读的
不要爱情的、消极的
要正能量,朗朗上口
我想了想
如果我把这几条作为标准
把我心目中的好诗人
推荐给他
岂不是侮辱了同行




“二律背反”
 

她坐拥满室图书
写好诗的时候也未见得多
他从不看书
突然就写上了



举头三尺
 
 
如果不出意外
人世很难见到
鸟的尸体
它们与人处在不同的
两个平行世界
却还能够彼此碰头
见面
欣赏它们在
人间的枝头啼唱
觅食
我有时觉得它们就是




闯祸


用壶接水
准备转天作为
凉白开喝
做其他事时
把水的事全忘了
半夜惊天动地的敲门声
把我弄醒
原来是水一直在流
浸湿了楼下
人家的屋顶



留念



一张2007年的家庭合影照
2019年再看
已经昨是而今非
两人已离世
一人入狱又出狱
一人结婚又离婚
一人写诗了
一人患病
一人获奖
一人不停地在健康公司带领下
游山玩水



灵魂不是复读机
 

一个诗人怎么可能
把自己置于
隔离墙外的安全距离
然后冷眼写他
看来的和听来的
还有可能是想象来的
一个又一个故事
独独滤掉了“我”
这样做诗人是不是有点
简单和偷懒



海在
 

窗户外面
是在建的高楼
更远处是海边的盐田
小区 绿树 烟囱
即使在13层也还是
看不到海
它在浓雾深处
我要走上两个小时
我要在某一天
找到通往它的
最近的路
 

平衡理论
 

他最近开始
主张平衡论
简单说早年受苦
中年就会得到补偿
早年非常容易
老年就会悲伤
这两天单位搬家
离家越来越远
他的证据便
近一步得到完善
谁让你以前下楼
五分钟就到单位
现在就让你尝尝
上班远的辛苦



喜讯
 
 
摘下一朵花
又把它飘下河去
向飞过头顶的鸟招呼
它们看都不看我继续赶路
早上过河晚上又过河
一会欢喜一会喜欢
转眼又变得茫然
白天为空气质量愤怒
转天清晨还是要照做
一锅粗米的浓粥



父亲的魔术


一直不明白
父亲是怎么变出
那枝吊兰
它长在医院走廊窗台上
绿意葱茏
我羡慕地看了又看
一边照看着化疗的父亲
两个小时后
两个人走出医院
父亲从棉大衣底
为我变出魔术
一小段绿叶纷披的吊兰
展现在我的眼前
后来那株吊兰
足可以绕厅一周
而父亲已埋入泥土



一段历史成为空白


父亲在轧钢厂受伤
中指接上后就只能弯曲
不再能伸直了
70年代在城里吃不饱
父亲毅然决定弃工从农
回到农村
当气候回暖父亲重新找到工厂
想回去接着当工人时
工厂早已没了父亲的档案
不予承认
90年代国企纷纷亏损倒闭重组
父亲也就成了一生的农民
死在我城里的家中
埋在他故乡的土地



顶替


14岁 我顶替姐姐继续上学
姐姐进了村办工厂当工人

28岁 我顶替姐姐抚育儿子
姐姐的孩子生下就死了

半生里我顶替姐姐在人间活着
接收不到另一世界的任何消息

30岁 当我顶替姐姐写下一首一首诗歌
也不知姐姐可曾看到并为我鼓掌



闲篇
 
 
希望先生多学做菜
照顾好儿子
每次见他在电脑上
斗地主
我都说你又玩闲篇
今天他低头取一张白纸
分明是要写一首
灵感来袭的诗
一见之下
我又重复以前的惯性说
“你又开始玩闲篇”
覆水难收话已出口
真是失敬失敬
 
 
 
阳光下的蚂蚁
 
 
记取以前无数次
存错文件
带来的麻烦
编先锋诗选时我做了副件
每修改一次再重新
按日期存盘
昨天我在副件中编了一天
今天才想起
上次的上次是在
日期文件中编的
只好又根据回忆
一首首把新修订的诗
挪入日期文件
整个一天的工作从头再来
一个匆忙的蚂蚁
搬运着无形的诗歌
在电脑的文件迷宫里
跑着它奉献给伟大蚁后的
黑暗长征
 
 
 
糊涂姐
 
 
是去年还是前年
与伊沙会面
忘了是什么事
伊沙称我糊涂姐
我瞬间感到一阵迷糊
自觉还算理性
记性也还可以
我说我还以为我
不算糊涂姐呢
在座的都笑了
“这不更证明你是
糊涂姐了嘛”



我提着一只鸡头不知所措
 


它和身子是一体的
我只能用刀割下
它的双眼已经闭上
可我担心它们会
随时打开
睁圆并瞪牢我
那样我就只能
闪电般掉头
惊慌地跑出厨房
最好再加点速
奔出柴米油盐的日常



一念集


在轻轨上空乘了一圈
要来的人没来

醒来天光大亮
昨夜的黑暗入了上帝的锦囊

飞机横过高速公路
落进不远处的滨海机场

被母亲骂大的孩子
有一颗敏感亦伤的心

精神惶然不安
原来有诗句堵在灵路的门前



得意
 

抱着一瓶啤酒
自斟自饮后
看着自己 每一首诗
都好



诗人之家


先生58岁
突然写诗
事先毫无征兆
想起以前很多次欺负他
竟然是欺负了一个诗人
就让我有点
暗自心虚



远望
 

“服务跨越五洲”
“质量重于泰山”
工地蓝色围挡
气魄宏伟
已盖到20层
 
五洲和泰山
脚手架和道路
 
我这一角办公室
生产不出任何
具有物理存在之物



语音轰炸


无意中打开了手机的
智能语言播报模式
手机像高德地图一样
把一切都报告了出来
甚至传来广告信息
某男怎么样
某女怎么样
一瞬间我成了被狂轰乱炸的
捧着拐棍的盲人
原来做一个盲人
这么无助
 
 

摔杯出发


儿赶火车
还剩五分钟
他下了我们的车
往进站口跑去
火车到点时
他发来短信
已上车
一个好消息
上车就可直达北京
上车我就没白在匆忙中
摔了高脚的酒杯




水平高和写诗好坏的关系


其父入典
儿子只点评了一句
这个还可以
他委婉地用比喻
说了一番道理
我试着翻译了出来
他说妈妈学问高
爸爸学问低
但学问高不一定
每次都写得过学问低的
关键是有生活




最后一单
 

发了两个快递号
给家庭三人群里的儿子
快下班时
丰巢智能柜又来了
一个取件码
好吧我来取这
最后一单



午后看云


它们真美
穿越对面高楼
往西北方向成团
成团飘去
有时逸出
有时汇聚
天空蔚蓝
适合白云跑马
阳光照耀云山
形成冰封玉砌的
珠穆朗玛



艳照梦


梦里的艳照
是经过技术合成的
主角是我
看到的人都会相信
因为非常逼真
我和友人
斗智斗勇
在丛林里与敌人周旋
让技术自我揭露
令坏人暴出马脚



缥缈之晨
 
 
迷蒙中慢慢醒来
我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响在耳畔
感觉着一个个信号如幽明中的闪电
迅速传到接收终端
一日三餐,儿子,早点,减薪,政客,无能为力
徒劳,无价值,活到生命的本我
迅速地接受,分类,装筐
一些马上要干的
一些可以拖一拖的
一些想想而矣,永无止境也
永远不会有答案的
 


业余果农


我用杏核种的杏树
今年结杏了
这个月没有跟弟弟去老家
弟弟拍来视频让我看
 “姐,杏都熟了”
我看到黄色的杏压弯枝头
再早以前我用桃核
种的桃树,一年年结
又甜又大的水蜜桃
为此给妈妈招来不少
串门的乡亲




角色转换


由丈夫
而芳邻
由芳邻
而诗友


漫笔


黄昏,坐在窗前
打开本子,敞开书
椿树在风中摇曳
谁派来了风
白云在高楼上飘浮
那么美的蓝色是谁绘就
很多十万个为什么
没有问完
就已经老了
四只猫在楼下垃圾筒边觅食
黑汽车白汽车也不是我的朋友
如果可能
就让我有一刻作为小鸟飞走
飞进无边之蓝与风中
然后带着它们的消息重临窗下
在我的木椅上写下我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