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反光镜

◎余刃



《不好办》

后来
刘关张都老了
好像都是突然就老了
英雄迟暮
总是带着一抹悲怆
云长身首异处
翼德也身首异处
怎么办
二弟三弟
你们泉下有知
大哥是伐魏
还是伐吴啊
只要人一老
不管大义小义
都不好办得很


《沸腾》

我的血从未沸腾
按道理
年轻的血
至少在一段时间内
要反复沸腾
可我没有
当它接近沸腾
就会有些人
连带着发生一些事
给它降温
有时像磨刀
给刀刃上浇水
觉察不到什么
有时像
把烧红的铁按进水里
滋滋滋地响
腾得睁不开眼
很不得劲


《工作》

如果一份工作养活不了你
那就换一份工作
如果一份工作养活不了你
那就干两份工作
如果一份工作养活不了你
我建议要不你就别工作了吧


《反光镜》

我的踏板摩托
入冬以来
就被搁在一个角落
车身上积了
厚厚的一层灰
操蛋的是
今天我发现
竟然有鸟把屎
拉在了反光镜上
那是一只大鹊
它飞了过来
它站在那上面
屁眼对着镜片
它从镜片中
看见了自己的屁眼
它射出一泡屎
抖了抖
漂亮的尾翼
满意地飞走了


《羞辱》

越被羞辱
自嘲起来就越无情
仿佛这样才能平衡
不至于精分错乱
和虐杀自己


《不一样》

十年前
和她一起去网吧包夜
一到周末
我拉着她
她是我女朋友
有时我整夜写诗
有时打一夜游戏
那时无忧无虑
她看着我
眼睛发光
跟现在看我时
黯淡的眼神
不太一样
她从不否定
那时的快乐
但一去不复返了
我很怀念那时候
但从来没告诉过她
她怎么想的
我也不好意思问


《昆汀》

昆汀
总是神神叨叨
出其不意
他又拍新片了
盯着手机熬到
凌晨一点
好莱坞的布鲁斯李
我看到那段
发出猪叫般的笑声
他该出手了吧
快了快了
我已经看出端倪
我喜欢被他的拳头
突然猛击
波兰斯基一出场
我就知道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然后我就睡了
我关掉了昆汀
的新电影
都吃鸡吧去吧
我烦躁地说道
这句话
久久地回荡在
卧室里


《鹊》

几只红嘴蓝鹊
飞到门楼前
久久不愿离去
像吃饱了没事干的
像专门来找人类
聊天互相的
它们在冬阳下
闲适地踱着步子
每只都是
那么的肥美


《鸽子》

到小广场上时
看见几只鸽子
在地上啄食
我从女儿手中
一把夺走她的米饼
掰碎了扔过去
它们敏锐地觉察到
有人向它们投食
女儿立在那儿半天
咔咔咔地笑
它们总是吃不饱
可每只都是
那么的肥美


《2008》

这一年
我印了一本诗集
印了5本
还是10本
自己留了2本
那时激情充沛
一些诗放到现在
也读得下去


《冷天》

这几个晚上
我带着女儿
下楼玩时
一个小孩都没有
我给她戴上帽子
有时一个人影晃过
她会盯着看
目送那些影子离开
这样互不打扰
我觉得清净
女儿有我陪着
也不应该落寞
我就更不会了
况且口袋里有烟
空中还有
一轮朦胧的月亮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