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魔鬼的杰作”

◎木易



“那是魔鬼的杰作”
     ——2019年初秋驱车于京昆线雅攀高速
 
终于弥散,这空旷与狭窄
深邃、冷漠延伸,云雾
层叠,时速120公里
无数冲突着的刹车与油门
恍然而去的各色车辆
刺透泥巴山南北两侧的
雨露和阳光
发动机
轰鸣的根源,报之以睡梦与星辰
这一路,流失于逐渐沙哑的
低空
 
我惊诧,目之所及的山峦
并没有其中之一自甘堕落
梦中,我吐出一把细小的尖钉
我在挡风玻璃外看见墙
看到灰色云彩之下遗漏的光
墨绿的植物
千百万年
迎接南下的先民
年轻的汉源湖
刹那聚合
限速的思考
让熟悉演化为陌生
 
“那是魔鬼的杰作。”
栗子坪、干海子大桥、菩萨岗、拖乌山
大小相岭、永郎、挂榜......
不停闪回的地名
一次次拍击我的胸口
碾碎的珠子和沥青
还有,有关死亡的命题
只是让我
更轻易地想起
一张张曾经活着的脸
 
2019.8.27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