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女巫的酒坊

◎呆呆

生活在别处

◎呆呆



《孔雀翎》


叶子。你好吗?
电影还没有散场,雨却沙沙奔跑起来

一株水杉对着另一株水杉红眼:
出手吧,我受够了!

我借宿在另外的城市
一颗心从未被什么打湿,也很少听到窗下有人采桑而过

平原上炊烟多么嘹亮,它拐跑了少年的河流
叶子。我不怎么好。三十年身陷人群,已忘记了怎么拔刀


《离别钩》


西山啊,请你把月芽磨得脆一点儿,翠一点儿
再抖一抖北斗星勺柄的灰尘

门口的刺槐。赶紧落花吧。落一地白雪,落一地青霜
过两天就是清明

会有一个穿中山装的青年,骑着单车路过此地
他是我父亲。
他曾教我诵诗:别后同明月,君应听子规


《长生剑》


我渴望薄雪覆盖的小镇,桑林还有田野
我渴望榆树下跳皮筋的小英唱着“马兰开花二十一”

我渴望初春时妈妈采来紫云英嫩芽,暮春时采来黑桑葚
我渴望有个少年,骑着一匹红马带我离开村庄

-----此刻夜深人静,我醒在“我”的渴望中
秋虫在天上,把星光咬得又细又稀



《秋深勿生恨》

云胡不喜。
今日大雨,明日大雨,后日又是大雨

这个生我的城市,终日泡在水中
莲花庄路
小旅馆。香樟树下。路灯无一例外照着陈年旧渍

照着楼道间晦暗,缓慢的脚步
照着人民公园停摆的过山车

那里曾经茂林修竹
人民盎然,内心不经世事。县政府里,老松落着时针

夕阳落着鸥鹭。
清晰可见,互不搅扰



《两个人的大漠》


他站在门口
她一直坐在沙发上
窗外,桂花的香味一阵紧似一阵
她想起很多年前,两人一起打扫新居。细细抠出地板缝隙里的泥沙
雨点打在芭蕉叶子上,夜晚松弛又安全
油漆新鲜,镜面光滑。镜子里的人,也从未想过,要停下来再次打量对方



 《少年与雨》


最美的少年,是我家乡的白鹭
它在水中出生
是桃花最小的表弟。初春,它们成群结队来到渡口
带来几百个落日
几百枚新月
还有我,毛手毛脚的女孩,坐在桃树下。桃花微红,细雨微暖
白鹭微白
我张开手臂。是一只最丑的鹭鸟


《慰》

我的家乡已经沦陷
西山:掏空肚腹,卡车一日三次运送垃圾
潜山漾:填埋,种桑。建老年公寓三百五十间
田坂。
芦苇荡。
石头的桥。
从前沿着河边土路款款的妇人
从前温良的檐角。铁马驰过的炊烟。老妈妈背篓里的暮色,牛羊嘴边的细草
毛边纸里醉着的书生
俱往矣。咪咪,我们都是丢失了故土的灾民
如此一想,有些悲凉,倒也痛快


《退一步并没有遇见海》


海其实没有那么阔
如果地球是一台打字机

海不过是挂在上面的一页纸
天空也没有那么空。它只是一间狭促的房间

我看到月亮在大海上写字:女人们,来吧。在仙女星座,那里有成群结队的潮汐



《不着急》

生活在别处,别处不着急
水池中的金鱼在别处,金鱼们不着急

桂花们开在别处,桂花不着急。小女儿不见了洋娃娃,洋娃娃在别处
晚餐时分有一列火车开上了餐桌

节日的礼花,映白了玻璃窗
栾树下有对新人,送走最后一位客人

星空在某个地方拐弯
雨。被秋风送来,太着急了。仿佛暮年将至,春光无限



《我愿意纵容你的无法无天》


酒中写意
替山水泼墨。坐在月亮之上,吹朔风里的十二孔芦笙

看这个晚晴的遗老
双手拢在袖中,慢悠悠。弃了瘦驴

改骑了逐雪的白鲨鱼



《琴音,剑气》

雪意迫近湖面
才堪堪发出一丝低鸣

----且慢。
等月芽摆动尾鳍,寂静荡漾开来。公子。昨夜万马渡河
江山祭出枯骨

今晨。
落花深,万径锈。三世之前,小女子年方二八,春心雀起
你朝我合什,施礼。借问蔷薇和白鹭


《碧玉刀》


春日微寒。江水客居,绿雪覆盖了群山
少年把马栓在柳树下。剧情早已想好:有一把刀

有一个女孩
再来一场雨绵绵

作为群众演员,我一定要在小木舟上,穿着士大夫的长衫
大喝一句:暮薄。潭空。桃色滚滚,形同血路



《多情环》


跟着大人去说书场
走过禾场,走过河边的破木屋,走过桑林几座野坟

说书场有多远
很远。说书场有多远,打着手电就能走到
有没有枯的荷花坐在水上?

暖融融地。月亮把手搭在屋檐上,房子飞了。打着手电,跟着大人
在另一个星球。打着手电,把月亮照下来


《箱子》

什么都可以是箱子。
遇见的人

夜晚。身边的灯盏。植物
雨。雪。水中的鱼。开着的花朵

还有你
提着自己走路的旅客。今夜是一间旅舍,今夜万水千山,暂宿在檐前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