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1月)之四

◎伊沙



v《点射》集

青春片要看台湾的
同为中国人
我们不曾有过那样
干净的青春



大抄袭犯被揭
专盯《新诗典》的探头
元气大伤
自己爆灯



依稀记得
大抄袭犯
曾对同行
发出质问:
"为什么那么差?"



大抄袭犯
(貌似还有别人)
号召大家:
"向第三代学习!"
为什么?凭什么?



对于一个诗人来说
你没到过
但却写了
并且写好的国家
就算到过了
有才可以节省成本




这回猎豹
把战利品——一头羚羊
在树上挂得实
蹦蹦跳跳的鬣狗
咬不下来——咬成须



我的微信准则:
你发或转的东西
让我经常不愉快
屏蔽你
你公开表达敌意
删除你



陈陷于爱说戏
张陷于爱摄影
姜陷于爱抽疯



如果你这一辈子
在大地上的
行走线路
短于李杜
你还想把诗写好
做梦吧



近两朝
少数民族执政
都扩大了神州版图
这是汉人之耻



他们的全盛期
连我的零头
都不到



从中国乒乓
吸取正能量
从中国足球
吸取反面教训
是我几十年来的
两门功课



从足球评论员的评论
便可听出
中国人对机会主义
有一种着魔的癖好
这个脑子动得太快的民族



秋冬时节起东风
大抄袭犯被揭
大忽悠
再也忽悠不下去了



尔等为啥会被忽悠
没文化
心里怕



不论他(她)以何为名
(先锋、语言、学院、知识等等)
但凡写不好常态诗者
都是骗子



几多老江湖
私底下说起来
大彻大悟全明白
不过表面上
照样与骗子为伍
要不怎叫老江湖



中国的诗歌文化
有多假
将狗屁不通的诗
视为非法
仅在近十年
自我始



别说创作了
连再创作——翻译
都是叫人愉快的
搞不懂
为什么有人要抄
有人要鬼画符



晦涩之诗的成立
受到的是误读的
朦胧美学(原不朦胧)
语言诗学(词语堆积)
的保护



读书没错
但是如果
你读成了个
书呆子
也不是
书的错



把口语诗
说成打油诗的人
在诗上
都是打酱油的




管它什么主义
只要国泰民安



想想我跟多少同志
阶段性地相遇相处
已经长得不可思议
堪称奇迹
对于生活
你不能奢求太多



诗坛上
最没出息的玩法
就是有钱人俱乐部
哦,竟然还有人在搞
还有个把没钱人
混在里头



我对这个有钱诗人的评价
从来没有高过或低过
三年前某夜在酒后在电话中
对他说的:"你他妈的
是个傻逼!"



一个诗人
瞎练气功
走火入魔
口吐白沫疯言疯语
被大众和教授认作是
中国现代诗的高峰



这一生
我会永远和诗疯子
站在一起
但不是名利疯子



依照《新诗典》律
典外的那个大抄袭犯
得判封杀80年
(还有多少有待发现)
这样说不对——在这里
二次发现就永远封杀



为写好诗练气功
与为写好歌而吸毒
性质是一样的



《新诗典》
好经验很多
随便说一条
永葆好奇心
永远不预设



《新诗典》
改变了什么
在典前时代
名人堂就等于
好诗选



写着口语诗
心系野狐禅



曹猪是头瞎猪
咬人从来
下不准嘴
中国诗歌官文化
熏出来的瞎猪



四川诗人将曹猪
称作"烂眼儿"



不到岁数
如何得知
别为无价值的事
和不值得的人
分神



小骗子竟以
废青比我
你看他长得那个
鸡巴样儿



昨晚在电视上
我听见一位
资深军事观察家说
特朗普对埃尔多安
卑躬屈膝云云
我他妈的不淡定了



到体制里办事
就是对你
这一段修行
最好的检验



对于足球而言
没有孩子踢球
毁灭性大于
熊熊战火



你宁死不屈
不说我一个好字
我也好了半辈子



中国男足
不属于体育运动
属于娱乐——反娱乐



自打我发现
并命名了肥鸽
并将他们
从我的生活中
剔除出去以后
我的生命价值提升



肥鸽组队
危害何在
中国男足
永恒注脚



跟你保持距离者
以同等距离待之



中国文化
可以同化一切
不论是意大利的
世界杯冠军教练
还是当打之年的
巴西仔



观球的经验
作用于写诗
盯着巴萨
偶看国足
我岂能容忍
诗上的糙哥



妻问我
某官方女诗人
这几年怎么没动静了
我说随某刊主编退休
走入低谷



美国人提起美国时
特别像北大人
提起北大
也许应该反对来说



知识分子
知道自己
写不过
只好抢先
宣布点什么
从来都如此



第一次成功的经验
会定形和定性
所谓成功者的一生
绝大多数都是如此
极少数人会超乎其上



他们一生的
锋芒与风采
全在酒桌上
我们称之为
性情中人



我就是现代人的镜子
与我无法相处者
必有缺项



男足又败
在千咒万骂中
惟有前女足明星
孙雯女士说得最好:
"别骂完国足,
接着骂出门踢球的孩子!"



印度电影已经不是
印象中的印度电影了
好得叫人无法相信
这话同样适合于中国电影
只是结论完全相反



国足又败越不懂球者
越觉得是国家队组队的问题
还想并入全民腐败问题
他们不知道那个白发老头
可以把面临牢狱之灾的
一帮意大利球员带上世界之巅



惊悉一部电影
名叫《红色土司》
这不是某前友
做梦都想扮演的角色嘛



玩个小修辞
不叫语言好
我在中学就知道



梅西与C罗们最大的不同
在于除了进球还有万种骚
昨晚对乌拉圭玩了个
一托六街舞式过人
是的,他不是踢街球长大的
但他创造了街舞式过人



在官方电影节开幕式上
在众星云集正襟危坐之中
一个专演坏蛋的家伙
仿佛惟一的活人



只有我最清楚
尔等的诗
吊死在过去
哪一年种的
哪一棵树上



他们确实不接受
口语诗
但是他们接受
有权有钱人
写的口语诗



我岂止是
历史中的诗人
我创造了
这段历史



尔等为啥不接受
口语诗
因为尔等不论年龄
都是永远的
文学青年



情怀是个锤子
它把你限定在
业余爱好者的
档次



在我眼里
抄袭初犯
诗人成谜
抄袭惯犯
诗人成渣



道德洁癖的
扮演者
在抄袭惯犯前
漏了馅



一年前
曹猪以为
不要脸了
裤子脱了
就能搞定名利
终于成了今天不穿裤子的无脸怪物



反伊大战中的叛徒
都是动了这个邪念
这次不把伊沙踩下去
过了曹家村
就没有我家店了



想起鹿特丹事件
想起我冒充了俩人
想起一部美国电影的台词:
"我冒充你最大的难点
是你床上功夫那么差!"



历任校长(还有个把书记)
几乎都在各种场合说过
要支持我创作的话
说说而已
好在我从未当真
(宝宝不傻)



曹猪再打小算盘
也逃不脱这个命
流氓痞子闹革命
被利用后被镇压



他们的写作
只对其个人
有意义



我有证据可以表明
入选《新世纪诗典》的
《现代诗写作》班的学生
无一想做诗人
我纵有天大的本事
也干不过他们的家庭与环境




放眼全网
他们只被丧心病狂的曹猪
咬过一嘴
无还击
自己觉得自己很大气



传统诗
要求诗人有血性
难道现代诗
就无此要求了吗



既然小骗子
找上门来找到校长举报我
那么他在网上全部的丑行
(包括背后指使曹猪的)
我都递给校方



有人说梅西训练很刻苦
有人说梅西训练就是耍耍球
你信的都是你愿意信的
其他事莫不如此



在网络时代以前
发表最多的诗人
被误认为写的最多
相互交换发表的
编辑诗人占据此位



有个朦胧诗人
私下里告诉我
他最讨厌顾城
总是跟人比发表
比稿费



英语中有许多
与汉语中极其相似的俚语
幸好我小时候就热爱俚语
胜过成语
在翻译中才能从容应对



这个民族
向来内斗比外战
更富有激情
即使在诗歌江湖上
我也见识了
太多的内战专家



我从不与
人生盲谈诗
也不听他们
放任何屁
譬如
知识分子



二次启蒙
心怀悲哀



作为酱油控
徐江不能说
这个酱油升级的时代
是最坏的时代



"拚爹"正解:
拚的是你爹的
基因遗传与价值观



有些人
算盘打得挺好
抛头露面请别人
推销作品来找我



见面不谈诗的人
你能指望他(她)
在人后精研诗艺
骗鬼去吧



文艺范儿诗作者
面临的当下问题是
你那轻飘飘的文本
在《新诗典》能扛几轮



施瓦辛格
演而优则仕
仕而优又演
后一半是中国人
所不能了解的事



"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
这句谎言
与"诗和远方"一样



曹猪说是我派C女士
揭露了抄袭犯
此话虽蠢
对抄袭犯却是莫大安慰
一两人代表不了正义



审稿报告:
土派貌似
集体遭遇瓶颈



你这个好人
为什么
是坏人心中
永远的宽慰



自打大抄袭犯被揭露之后
专盯《新诗典》诗人的
名叫大树的探头罢工了
他的成就感遭遇重创



他妈拉个巴子
想巴结侯马的
都来找我干吗
此路不通



从《新诗典》
审稿人的角度
最能看得清楚
当你不努力时
别人在精进
永远都如此



心态不好者
状态不会好
事实是
心态不好者
状态已不好



什么力都努到了
就是重中之重的
大奖给了个
幼稚玩意
多像官方诗坛
玩什么都无效



定期检测朋友圈的
是自卑的人



他们哪里懂
越边缘越中心
我在九十年代初
在西外十八间平房的
长夜里就懂的



我跟一些人的关系是
磨合磨合再磨合磨不合
或明或暗地掰



足球场上的喜剧
主裁判被球闷倒了
进入无政府状态



真的是谋啥得啥吗
一年折腾下来
曹猪从官方京巴
沦为丧家犬
从三姓家奴
沦为坐不稳的奴隶



曹猪为啥要替
大抄袭犯洗白
因为在他去年
《今日头条》首篇垃圾文中
为了骂徐江讴歌过大抄袭犯



官方何以抛弃曹村娃
丫戏过了
把狗扮成了疯狗
让官方误以为
不可控



有人喜欢在我的诗
或我推荐的诗下
留言:"这首好"
我总是在心里
反问之:"哪首
又不好?"



流行文化的底子
行之不会太远



网红主播胸大
受到官方警告
在中国
非虚构纪实派
自成荒诞派



飞机上
C罗和儿子打扑克
赢了
疯狂庆祝的视频
快乐着我的
这个中午



放眼今后
《新诗典》还会有种种改革
但一年三分之一的篇幅
切给"新人"永远不改
中国诗人想冒出来太难了



想起来直冒汗
又释然
所有专业诗评家
要晾出其诗的话
都跑不出前浪漫



没长骨头的
有一大好处
死后鬣狗不食



一只斑鬣狗
非要模仿豹子
爬到树上吃肉
结果摔下来
瘸了一条腿



诗上的失败者
大谈坛上的
成功经验
指点青年
《点射》集

青春片要看台湾的
同为中国人
我们不曾有过那样
干净的青春



大抄袭犯被揭
专盯《新诗典》的探头
元气大伤
自己爆灯



依稀记得
大抄袭犯
曾对同行
发出质问:
"为什么那么差?"



大抄袭犯
(貌似还有别人)
号召大家:
"向第三代学习!"
为什么?凭什么?



对于一个诗人来说
你没到过
但却写了
并且写好的国家
就算到过了
有才可以节省成本




这回猎豹
把战利品——一头羚羊
在树上挂得实
蹦蹦跳跳的鬣狗
咬不下来——咬成须



我的微信准则:
你发或转的东西
让我经常不愉快
屏蔽你
你公开表达敌意
删除你



陈陷于爱说戏
张陷于爱摄影
姜陷于爱抽疯



如果你这一辈子
在大地上的
行走线路
短于李杜
你还想把诗写好
做梦吧



近两朝
少数民族执政
都扩大了神州版图
这是汉人之耻



他们的全盛期
连我的零头
都不到



从中国乒乓
吸取正能量
从中国足球
吸取反面教训
是我几十年来的
两门功课



从足球评论员的评论
便可听出
中国人对机会主义
有一种着魔的癖好
这个脑子动得太快的民族



秋冬时节起东风
大抄袭犯被揭
大忽悠
再也忽悠不下去了



尔等为啥会被忽悠
没文化
心里怕



不论他(她)以何为名
(先锋、语言、学院、知识等等)
但凡写不好常态诗者
都是骗子



几多老江湖
私底下说起来
大彻大悟全明白
不过表面上
照样与骗子为伍
要不怎叫老江湖



中国的诗歌文化
有多假
将狗屁不通的诗
视为非法
仅在近十年
自我始



别说创作了
连再创作——翻译
都是叫人愉快的
搞不懂
为什么有人要抄
有人要鬼画符



晦涩之诗的成立
受到的是误读的
朦胧美学(原不朦胧)
语言诗学(词语堆积)
的保护



读书没错
但是如果
你读成了个
书呆子
也不是
书的错



把口语诗
说成打油诗的人
在诗上
都是打酱油的




管它什么主义
只要国泰民安



想想我跟多少同志
阶段性地相遇相处
已经长得不可思议
堪称奇迹
对于生活
你不能奢求太多



诗坛上
最没出息的玩法
就是有钱人俱乐部
哦,竟然还有人在搞
还有个把没钱人
混在里头



我对这个有钱诗人的评价
从来没有高过或低过
三年前某夜在酒后在电话中
对他说的:"你他妈的
是个傻逼!"



一个诗人
瞎练气功
走火入魔
口吐白沫疯言疯语
被大众和教授认作是
中国现代诗的高峰



这一生
我会永远和诗疯子
站在一起
但不是名利疯子



依照《新诗典》律
典外的那个大抄袭犯
得判封杀80年
(还有多少有待发现)
这样说不对——在这里
二次发现就永远封杀



为写好诗练气功
与为写好歌而吸毒
性质是一样的



《新诗典》
好经验很多
随便说一条
永葆好奇心
永远不预设



《新诗典》
改变了什么
在典前时代
名人堂就等于
好诗选



写着口语诗
心系野狐禅



曹猪是头瞎猪
咬人从来
下不准嘴
中国诗歌官文化
熏出来的瞎猪



四川诗人将曹猪
称作"烂眼儿"



不到岁数
如何得知
别为无价值的事
和不值得的人
分神



小骗子竟以
废青比我
你看他长得那个
鸡巴样儿



昨晚在电视上
我听见一位
资深军事观察家说
特朗普对埃尔多安
卑躬屈膝云云
我他妈的不淡定了



到体制里办事
就是对你
这一段修行
最好的检验



对于足球而言
没有孩子踢球
毁灭性大于
熊熊战火



你宁死不屈
不说我一个好字
我也好了半辈子



中国男足
不属于体育运动
属于娱乐——反娱乐



自打我发现
并命名了肥鸽
并将他们
从我的生活中
剔除出去以后
我的生命价值提升



肥鸽组队
危害何在
中国男足
永恒注脚



跟你保持距离者
以同等距离待之



中国文化
可以同化一切
不论是意大利的
世界杯冠军教练
还是当打之年的
巴西仔



观球的经验
作用于写诗
盯着巴萨
偶看国足
我岂能容忍
诗上的糙哥



妻问我
某官方女诗人
这几年怎么没动静了
我说随某刊主编退休
走入低谷



美国人提起美国时
特别像北大人
提起北大
也许应该反对来说



知识分子
知道自己
写不过
只好抢先
宣布点什么
从来都如此



第一次成功的经验
会定形和定性
所谓成功者的一生
绝大多数都是如此
极少数人会超乎其上



他们一生的
锋芒与风采
全在酒桌上
我们称之为
性情中人



我就是现代人的镜子
与我无法相处者
必有缺项



男足又败
在千咒万骂中
惟有前女足明星
孙雯女士说得最好:
"别骂完国足,
接着骂出门踢球的孩子!"



印度电影已经不是
印象中的印度电影了
好得叫人无法相信
这话同样适合于中国电影
只是结论完全相反



国足又败越不懂球者
越觉得是国家队组队的问题
还想并入全民腐败问题
他们不知道那个白发老头
可以把面临牢狱之灾的
一帮意大利球员带上世界之巅



惊悉一部电影
名叫《红色土司》
这不是某前友
做梦都想扮演的角色嘛



玩个小修辞
不叫语言好
我在中学就知道



梅西与C罗们最大的不同
在于除了进球还有万种骚
昨晚对乌拉圭玩了个
一托六街舞式过人
是的,他不是踢街球长大的
但他创造了街舞式过人



在官方电影节开幕式上
在众星云集正襟危坐之中
一个专演坏蛋的家伙
仿佛惟一的活人



只有我最清楚
尔等的诗
吊死在过去
哪一年种的
哪一棵树上



他们确实不接受
口语诗
但是他们接受
有权有钱人
写的口语诗



我岂止是
历史中的诗人
我创造了
这段历史



尔等为啥不接受
口语诗
因为尔等不论年龄
都是永远的
文学青年



情怀是个锤子
它把你限定在
业余爱好者的
档次



在我眼里
抄袭初犯
诗人成谜
抄袭惯犯
诗人成渣



道德洁癖的
扮演者
在抄袭惯犯前
漏了馅



一年前
曹猪以为
不要脸了
裤子脱了
就能搞定名利
终于成了今天不穿裤子的无脸怪物



反伊大战中的叛徒
都是动了这个邪念
这次不把伊沙踩下去
过了曹家村
就没有我家店了



想起鹿特丹事件
想起我冒充了俩人
想起一部美国电影的台词:
"我冒充你最大的难点
是你床上功夫那么差!"



历任校长(还有个把书记)
几乎都在各种场合说过
要支持我创作的话
说说而已
好在我从未当真
(宝宝不傻)



曹猪再打小算盘
也逃不脱这个命
流氓痞子闹革命
被利用后被镇压



他们的写作
只对其个人
有意义



我有证据可以表明
入选《新世纪诗典》的
《现代诗写作》班的学生
无一想做诗人
我纵有天大的本事
也干不过他们的家庭与环境




放眼全网
他们只被丧心病狂的曹猪
咬过一嘴
无还击
自己觉得自己很大气



传统诗
要求诗人有血性
难道现代诗
就无此要求了吗



既然小骗子
找上门来找到校长举报我
那么他在网上全部的丑行
(包括背后指使曹猪的)
我都递给校方



有人说梅西训练很刻苦
有人说梅西训练就是耍耍球
你信的都是你愿意信的
其他事莫不如此



在网络时代以前
发表最多的诗人
被误认为写的最多
相互交换发表的
编辑诗人占据此位



有个朦胧诗人
私下里告诉我
他最讨厌顾城
总是跟人比发表
比稿费



英语中有许多
与汉语中极其相似的俚语
幸好我小时候就热爱俚语
胜过成语
在翻译中才能从容应对



这个民族
向来内斗比外战
更富有激情
即使在诗歌江湖上
我也见识了
太多的内战专家



我从不与
人生盲谈诗
也不听他们
放任何屁
譬如
知识分子



二次启蒙
心怀悲哀



作为酱油控
徐江不能说
这个酱油升级的时代
是最坏的时代



"拚爹"正解:
拚的是你爹的
基因遗传与价值观



有些人
算盘打得挺好
抛头露面请别人
推销作品来找我



见面不谈诗的人
你能指望他(她)
在人后精研诗艺
骗鬼去吧



文艺范儿诗作者
面临的当下问题是
你那轻飘飘的文本
在《新诗典》能扛几轮



施瓦辛格
演而优则仕
仕而优又演
后一半是中国人
所不能了解的事



"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
这句谎言
与"诗和远方"一样



曹猪说是我派C女士
揭露了抄袭犯
此话虽蠢
对抄袭犯却是莫大安慰
一两人代表不了正义



审稿报告:
土派貌似
集体遭遇瓶颈



你这个好人
为什么
是坏人心中
永远的宽慰



自打大抄袭犯被揭露之后
专盯《新诗典》诗人的
名叫大树的探头罢工了
他的成就感遭遇重创



他妈拉个巴子
想巴结侯马的
都来找我干吗
此路不通



从《新诗典》
审稿人的角度
最能看得清楚
当你不努力时
别人在精进
永远都如此



心态不好者
状态不会好
事实是
心态不好者
状态已不好



什么力都努到了
就是重中之重的
大奖给了个
幼稚玩意
多像官方诗坛
玩什么都无效



定期检测朋友圈的
是自卑的人



他们哪里懂
越边缘越中心
我在九十年代初
在西外十八间平房的
长夜里就懂的



我跟一些人的关系是
磨合磨合再磨合磨不合
或明或暗地掰



足球场上的喜剧
主裁判被球闷倒了
进入无政府状态



真的是谋啥得啥吗
一年折腾下来
曹猪从官方京巴
沦为丧家犬
从三姓家奴
沦为坐不稳的奴隶



曹猪为啥要替
大抄袭犯洗白
因为在他去年
《今日头条》首篇垃圾文中
为了骂徐江讴歌过大抄袭犯



官方何以抛弃曹村娃
丫戏过了
把狗扮成了疯狗
让官方误以为
不可控



有人喜欢在我的诗
或我推荐的诗下
留言:"这首好"
我总是在心里
反问之:"哪首
又不好?"



流行文化的底子
行之不会太远



网红主播胸大
受到官方警告
在中国
非虚构纪实派
自成荒诞派



飞机上
C罗和儿子打扑克
赢了
疯狂庆祝的视频
快乐着我的
这个中午



放眼今后
《新诗典》还会有种种改革
但一年三分之一的篇幅
切给"新人"永远不改
中国诗人想冒出来太难了



想起来直冒汗
又释然
所有专业诗评家
要晾出其诗的话
都跑不出前浪漫



没长骨头的
有一大好处
死后鬣狗不食



一只斑鬣狗
非要模仿豹子
爬到树上吃肉
结果摔下来
瘸了一条腿



诗上的失败者
大谈坛上的
成功经验
指点青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