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只有塔利班才能让世界大吃一惊

◎心地荒凉



青年艺术团


高手在民间啊
最底层老百姓
也需要色情娱乐
多欢乐
青年艺术团
好样的
2019.12.2
 

只有塔利班才能让世界大吃一惊


赵俊杰说
今晚将推出一个诗人
会让世界大吃一惊
屏息以待
我说只有塔利班
才能让世界
大吃一惊
陈润生说只有拉黑灯
才能让世界
大吃一惊
2019.12.2
 

汉语


汉语的伟大
任何语种都
难以企及
为生于汉语之邦
而感到骄傲
我会用一己之力
将汉语写作
写至我的巅峰
2019.12.2
 

@金晓霞@陈润生@绿鱼@还叫悟空


走一个
随后跟了四个图标
四杯啤酒
金晓霞艾特我
我走吧
群太多
我说卧槽
我说走一个
是喝酒
没有让你们
走一个
之道发了三个图标
三个捂嘴笑
说不要用专业术语
欢迎诗人@金晓霞
误会解释清楚了
余刃说你说走一个干一个
都容易产生误会
金晓霞说我正打不开手机呢
每天都空间不足
谁邀请我都加
有人说走一个我高兴死了
2019.12.2
 

对抗


衣水说
诗歌的根本价值
在于能跟时间对抗
我说只有兵马俑才能对抗
美女都是速朽的
好诗也当速朽
库切说
什么都不必永垂不朽
2019.12.2
 

老管


老管在情绪稳定的前提下
还是颇能洞察世事的
但不能受刺激
一受刺激就容易胡说八道
不着四六
余刃向我竖大拇指
说,中肯
2019.12.2
 

@非常删删


试试简单口语
适量加点隐喻
调料放太多
菜也不好吃
2019.12.2
 

对话诗人


我说我正在设计一个
沿途节目
对话诗人
陈润生说来
我说要不从你开始
简单问你几个问题
现在开始
你现在在哪个城市
润生说贵阳
我问中午吃饭了吗
回答尽量
又快又简洁
你断气了
算了吧
看来这个设计不成熟
太慢了,回答
润生说来了
我说那继续
回答吧
润生说在搞活动中
我说不要答非所问
吃中午饭没
润生说我还活着
我说又鸡巴断线了
这采访没法进行
你还是当你的诗人吧
你不适合接受访谈
蒙妹子说整段垮掉
润生说,没
我说又有信号了
饿不饿?
我日你,陈润生
啥鸡巴情况
你的字是刻出来的么
采访结束
饿死你丫的
润生说谢谢
我问你还愿意继续吗
润生说,在忙
2019.12.2
 

诗人留步


我继续问
如果有谁愿意受访
请报名
逆风问问题刁钻吗
我说你不是诗人
没你事
逆风说打击我
你很开心啊
我说你是诗人
我不是
行了吧
逆风说
走了
我说留步
要不就从你开始吧
逆风说我退了,不玩了
我说心眼这么小
诗人留步
你现在在哪个城市?
逆风说武汉
我说午饭吃了吗
逆风说没有吃
我说我也没有吃
饭后接着聊?
待会见
逆风说减肥中
不吃了
我说我得吃。饿
稍等
逆风说我下午外出办事
刚填好外出单
现在走了
2019.12.2
 

写诗是一件无聊的事情


秦匹夫艾特我
来吧。
采访我吧。
我还没被访过
我已放下鞋子点烟倒茶等访
不访我继续修鞋去了
搞锤子。走了
我艾特秦匹夫
还在不在?
刚吃饭
鲁鱼艾特我
我来
10分钟时间
我问你现在在哪个城市?
鲁鱼说
武汉
我问吃午饭了吗?
逆风说,我在
鲁鱼说,吃了
在院子里晒太阳
逆风艾特鲁鱼
鲁鱼兄好
我艾特逆风
稍等,在采访鲁鱼
逆风说我没吃饭
我在大街上看美女
我艾特鲁鱼
今天写诗没
鲁鱼说写了
不分行
早晨躺床上写的
我说诗躺着也是诗
事情就是这样销量如何
鲁鱼说不到100
我说可以了
你职业?除了写诗
鲁鱼说80左右
现在无业
我说听说你妻子病了
病情如何?方便说吗
鲁鱼说现在基本稳定
没啥不方便的
我说祝福
诗是你一辈子的事吗
鲁鱼说不知道
目前来看是的
我问有没有想过
诗能改变命运
鲁鱼说没有
我说除了照顾妻子
写诗。有别的嗜好吗
比如吃喝嫖赌
鲁鱼说能交到一些朋友
倒是真的
痴迷性爱
但不乱来
我问有情人吗
鲁鱼说肉体上的没有
我说最后随便贴一首你的诗吧
让我们的采访在你定的
十分钟之内结束
然后鲁鱼就贴了
自己写的一首诗
叫写诗是一件无聊的事情
诗的内容照录如下
古时候
有一个宫女
她很久没有过性生活了
她看见一枚树叶
从树上落下来
她在树叶上
写了一首诗
还叫悟空说
这个采访比较另类
我艾特逆风
你的采访推到明天
原则每天最多
采访一个诗人
我艾特鲁鱼
感谢。对你的回答
我认为很诚实
我感觉到了
诗很美
我很喜欢
鲁鱼说谢谢
我说所有的采访
都是即兴的
提前不准备
问题因人而异
希望大家支持
2019.1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