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1月)之三

◎伊沙



短诗


《证言》

我不仅仅是
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我还是给点儿阳光
不忘分一半给别人


《网购》

83岁的老父亲
学会了网购
毎周去看他
发现家中
都新添了
一件东西
儿女的责任是
帮他审验一遍
看看有没有
上当受骗



《选择》

中学时代某一天
同学里第一个
发表诗的姜雁飞
借给我一本
上海文艺版的
《百家诗选》
在整整一百个诗人中
我选出了最好的五家
那时才读高一的我
在一堆传统抒情诗
和伪现实主义诗作中
选出的
除了朦胧诗
就是任洪渊
哦,当时我不知道
我己经提前三年
选出了我大学时代
惟一写诗的老师
所以今天
作为大学教师的我
坚定地认为
选择即天赋
选择即才华
选择即高度
选择即命运
你选择什么样的老师
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拒绝异化》

与妻聊到诺贝尔奖
我脱口而出:
"有人机关算尽
反误了卿卿性命
你图谋连托翁
都得不到的奖
你不是有病嘛!"


《左右要能听见
并参与谈话多好》

谈政治
我没说过
谈国事
我没说过
谈历史
我没说过
谈文学
我没说过
甚至于
谈他的诗
我也没说过
只是在
谈性时
我说出了这句话


《霾》

霾季开始
鸟鸣消失



《欣慰》

儿子24岁生日
是他在异国他乡
过的第一个生日
这个早晨
妻与我分别祝他
"生日快乐!"
家群里便下了
两场蛋糕雨
他回之曰:
"战前不言蛋糕"
他指的是考试
为母心疼了
为父欣慰了
自家孩子
自己还不了解吗
他是真能把留学
过成"洋插队"的孩子


《哑然失笑》

在世子公园暴走
听见一个老头
对另一个老头
吆喝道:
"嗨,逛啥呢?
这会儿又没人
你胡逛啥呢?"
说得我哑然失笑
为其狗屁逻辑
以及说话的味道

《超现实》

小区试暖气
暖气管中
传出鸟鸣


《一瞥》

在秋日的太空中
宇航员没有望见
中国的长城
他只望见了
北美的枫叶
地球的腮红



《老年》

父亲身体检查表中
医生建议一栏
越写越长
越填越满



《秦人》

暴走之后
有点心慌
不明所以
回到家中
一颗火晶柿子
落肚——心便定了



《国球》

我连直播时间
都没搞清
他们已经拿下
冠军


《陕西食品论》

火晶柿子
是水晶饼
跃上了枝头
升华为植物



《内行人都知道》

写小说
不会讲故事
假把式

写剧本
不会原对话
假把式

写评论
无一私己见
假把式

写诗歌
不敢写明白
假把式



《鸟》

中国鬼画符的伪诗人
流行用毕加索
反驳不懂者的名言
来为自己辩解:
"你们听得懂鸟叫吗?"
那可真把诗当画了
把自己当成鸟了
也许只是diao
不成niao


《早课》

冬日清晨
在愈发凛烈的寒意中
早早起床
去上早课
路上遇到的第一次堵塞
是劳务市场大门口
候工的人群
多得从人行道上
掉下了马路
堵住了车辆


《耍把式的开场白》

上个月在北京
《诗参考》颁奖会上
有一个代北京某诗人
领奖并朗诵的家伙
上台后说:
"我预感到某某某
会很伟大
比在座的人都伟大!"
他指的当然是
他代的人
让我想起
过往年代的天桥
耍把式的开场白


《一清二白》

人事处老师手里
有一笔精确细账:
"吴老师:
您是所有非外语专业教师中
出国最多的一位
而且毎次出国
都不花学校的钱⋯⋯"


《球道》

国青已踢不过老挝
这有什么奇怪的呢
去年初
我在老挝的山头
亲眼看见孩子们踢球
将近两年中
我从未见过
中国孩子在哪儿踢球
哦,有一次
王有尾的儿子
在照片上踢球


《国民性》

最滑稽可笑的是
有一次在新浪微博
我说诗歌人口居世界第一的
中国诗歌比足球人口少得可怜的
中国足球在世界上排名高
一语道破
我差点被网上暴民活吃
这是因为在他们心中
诗歌就该是最软的柿子
好,现在我再刺激你们一次
中国诗歌比中国电影
水平高得太多太多料


《作难》

我也有作难的时候
《新诗典》作者抄袭了
有人反映
经过仔细对比
我也认定是抄袭
根据典律
暗自起动一年有期徒刑
——封杀一年
对方还在不停投稿
我是告诉人家呢
还是不告诉




《命》

当然有前辈度我
而度我的
同辈与后辈更多
这就是
中兴者的命运吧
我笑纳



《一叙两事》

1992年6月的一天
女诗人南嫫
到西外来看我
我见她第一句话是:
"请我吃饭吧
我没钱了⋯⋯"

在西外附近的小饭馆
吃的什么我忘了
只记得南嫫说
她在《诗林》上
发表了两首诗
还劝我也给官刊投投稿
说今年形势好转了
这番话我听进去了
从此恢复了1989年
中断的向官刊投稿

这两件事
我都没有忘记
但要认为它们
有足够的事实的诗意
值得写成一首诗
还得等到27年后的
今晚此刻



《江湖人》

你写得好
他们说你
不随和
你写得烂
他们说你
人很善



《碗豆面不要碗豆》

"碗豆面不要碗豆"
对面女孩的点要语言
吸引了我
在西外西门外的
成都小吃店里
我点了一瓶冰峰汽水
一份青椒肉丝盖浇饭
她的面很快来了
她付的纸币不够
老板娘说:"还差四块"
我说:"我给你吧"
老板娘说:"老师
那怎么好意思
不要了,不要了"
女孩提起面站起来
对我说了声:"谢谢!"
又对老板娘说:
"我不赖你账
回去我让我爸来送钱"



《请反听》

车行大雁塔周边
我心说:这里
怎么那么像日本


《北欧电影》

精神病医生:
"你的病主要是
大脑过于活跃
艺术家或
有创意的人
常得此病⋯⋯"
女患者:
"你的意思是
我适合写诗?"
"哦,是的"


《很达利》

午餐吃鱼
望着鱼盘
想起刚到西外时
单身教工宿舍的
一位同舍人
他把鱼盘
叫作"吊吊盘子"


《国宝与图腾》

如果熊猫的世界
有鬣狗
它的肥屁股
恐怕要遭殃
国宝早已绝种
本来嘛
华夏民族的图腾
就是巨鬣狗



《怂蛋》

对于非球迷来说
中国男足
踢不过战乱国家
方才构成新闻
对于我等球迷来说
深知其
从来都踢不过
近二十年来
从伊拉克到叙利亚
每战必输
平算体面
技不如人
又无战斗精神的
一窝又一窝的
怂蛋



《归化》

以黑人为主的法国队
没几个张嘴会唱《马赛曲》
未来以巴西人为主的中国队
没几个张嘴会唱《义勇军进行曲》
同胞们,别担心,不用多长时间
他们就会变成爱中国妞和中餐的
中国人


《足球是窗口》

为什么恒大可以
两次登临亚洲之巅
国足不可以
因为国足有一个巴西人
恒大有三个
因为国足是中国足协主管
恒大是私企老板


《结婚》

社会主义时代的
波兰姑娘
把未在教堂
举行仪式的结婚
认为不叫结婚


《看不出是否讽刺》

在一部美国电影中
一个名刊记者
采访完一位畅销作家
颇为豪爽地说:
"我代表我的老板
请你吃顿好的"
下一个镜头
两人从麦当劳
各抱一个家庭桶出来


《雪》

"下雪了!下雪了!
哦⋯⋯不是⋯⋯不是
是风倒刮起满地黄叶"
漫天飞舞!"


《甄榚》

小时候
最爱吃
其中的蜜枣
从伊拉克
进口的蜜枣
到老了
才知道
糯米才是
它的灵魂

《诗史》

出于畏惧
中国诗坛
把口语诗人
打成犹太人
把口语诗
划为犹太区
口语诗人
很好利用了
这一点
将之建设成
繁荣昌盛的
特别行政区
德国鬼子
还是不答应
缺乏诚府
沉不住气的曹猪
代表他们的心


《心之所念》

也许
人生在世
不止一辈子
但用于写作的生命
肯定只有一辈子
所以
最可怕的是
所写高度不能现其人
所写厚度不能尽其才



《天生不一样》

中学时代
我就觉得
自己跟同龄
写作者相比
非常不一样
到了大学
依旧如此
到底如何
不一样
当时
我也说不出来
反正不一样
到如今
年过半百
全搞明白
他们是中国
社会主义体制
协会作家的
青训梯队
我是中国第一代
西方意义上的
世界意义上的
写作者



《冬夜在西安咸阳机场接机》

穿T恤的小伙子
从贵阳飞来
一副少年不知
冷滋味的样子

从头包到脚的
时髦女郎
来自哈尔滨
直呼:"热!太热!"


《酶》

儿子飞行两万里
从美国夜归长安
一下机便直扑
回民巷老米家
羊肉泡馍
此事
理所当然得
不会成全好诗
但我还是要写



《是人都得被唤醒》

早晨起来
西人是请
名叫咖啡的
黑拳王
将自己
一拳击醒
华人是请
名叫茶的太极大师
打一套太极拳
看着看着
缓缓清醒



《对话》

"在儿子最喜欢的食物中"
妻说,"没有我做的
这是职业女性的悲哀"
"不是你做的"我说
"但是你买的"



《急流勇退》

不敢装逼
之前我从未领悟
这个中文成语中
所蕴藏的大智慧
直到过去的
体育偶像
为了巨额的
代言费与广告费
成为今日
逢赛一轮游的
国际笑话
不过现在
这个成语
还离我很远
我每天的努力
就是让它
不要成为事实
非要成为的话
也是越晚越好



《欣喜若狂》

当我暗自发现
我与中国主流文学的区别
比布考斯基与美国主流文学的区别
要大
我欣喜若狂



《家庭节目》

恐怖片观摩会
是我们小家庭
多少年来的
保留节目
两个惊声尖叫者
和一个哈哈大笑者
形成了完美的默契


《当年心境》

印象中
我是在一部
外国电影中
一条街的
布景尽头
看见了未来
今晚在大银幕上
重温《海上钢琴师》
我才想起
就是胖子小号手
从乐器行走出来的
那条街



《江南才子》

活的
没见过一个
连长相接近的
都没有
看来是真死绝了


《垃圾分类》

在地铁屏幕上
垃圾分类的
公益广告中
看见一个诗混子
咦,小子
苦熬这么多年
算是混出来了
跟官员
相声演员
电视台主持人
一起做广告
我想知道的是
他把自己
分清楚了没有
属于回收垃圾
还是厨余垃圾
属于有毒垃圾
还是其它垃圾



《先锋的处境》

卅年来
我在西外的同事中
一直不缺
利用课堂
非议我诗者
这等于是在隔壁
骂自己的同事
最近一个货说
读我的诗
还不如看抖音



《原则》

亲人亲戚非议我诗
可以放过
同学同事非议我诗
坚决打击
朋友呢?不解我诗者
还叫朋友吗?


《对话》

"曹猪到处咬人
甚至咬到了他
他为啥不吭声?"
"他怕"
"大抄袭犯被揭
大是大非面前
他为啥没态度?"
"他怕"


《天若有情》

在我译完
将在中国
正式出版的
布考斯基
精选诗集
第二部中的
最后一首
窗外的
冬雨之景中
忽然飘起
漫天雪花
是长安
今冬的初雪
仿佛
天堂的落叶
毎片叶子上
都有老布的烂脸
在微笑


《五三抒怀》

一想到造物主
造我时的慷慨
便对得失
再无抱怨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回看顾城念诗的视频
那明显就是一疯子
而在当年的现场
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改名》

与妻一起
去小哈寄快递
伙计问:"叫什么?"
我回答:"吴文健"
他望着我老婆
字敲成:"吴文娟"




《老同学》

在长安
一家普通的饭馆
都可以让你吃舒服
这是常识
今天中午
正是如此
街角的一家
山西刀削面
竟让我和老G
吃得很嗨
陕西做法的
山西刀削面
三合一、四合一之类
吃完最后一口面
我顺口说:
"侯马下次来
领他来这儿吃"
老G说:
"你可真是平民
口语诗人
把一个副省长
领到民工堆里吃饭"
"那他才开心呢!"
"也是哈!"


《方言课》

到校上课之日
我的早课
是与出租车司机
飙方言
其教学大纲是
莫让方言死在
自己的喉咙里
失去乡音的人
就是在语言上
失去故乡和土地的人


《中药房词》

棺材般的小抽屉上
写满青楼名妓似的芳名
对应着人间万众的疾苦
散发出死亡的干草气息


《时间》

当你意识到它的存在
才知道它跑得有多快


《开战前夜》

这位德国新兵
犹豫了一下
还是把一本
他深爱的
兰波的诗集
打进了行李


《授课记》

我问女生:
"你们中有人做过
服装设计师的梦吧?"
多人点头

我问男生:
"你们中有人做过
建筑设计师的梦吧?"
多人点头



《双面人》

对民间诗人说:
"我朝中有人"
对官方诗人说:
"我名达于野"

《序里溶不尽的材料写成诗》

从瑠歌所晒
他在美国炒的
一碗小炒肉里
有一半肥肉
可以判断
他是爷爷奶奶
或外公外婆
带大的
刚才
在与其母通话时
证实了这一点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你遇到过多少操蛋的签证条件》

迄今为止
我所遇到的
最操蛋的
签证条件是
大前年受邀
罗马尼亚某诗歌节
该国签证材料
要求邀请单位
出具证明
说如果我在
罗马尼亚犯罪
将我驱逐出境
遣送回中国的
全部人员的机票
得由诗歌节购买
老子龙颜大怒
去你妈的
不去了



《欧中建筑速度之比较》

我从维马丁
自他家阳台
经常拍摄的照片上
就能看出五年前
我去时始建的
那片楼的进度
到现在尚未竣工
而我家周边的空地
一年之内
两个小区
拔地而起
这便是欧中建筑
速度之比较
还有一个情况
可以说明
他们建楼
靠的是
前南难民
我们建楼
靠的是
中国农民工



《心虚》

"不但要有高原
还要出高峰"
官方诗坛
率先喊出口号

好像这样一喊
高原就是他们的
高峰也得他们出

没长骨头的
行尸走肉
如何长成
高原与高峰


短诗


《证言》

我不仅仅是
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我还是给点儿阳光
不忘分一半给别人


《网购》

83岁的老父亲
学会了网购
毎周去看他
发现家中
都新添了
一件东西
儿女的责任是
帮他审验一遍
看看有没有
上当受骗



《选择》

中学时代某一天
同学里第一个
发表诗的姜雁飞
借给我一本
上海文艺版的
《百家诗选》
在整整一百个诗人中
我选出了最好的五家
那时才读高一的我
在一堆传统抒情诗
和伪现实主义诗作中
选出的
除了朦胧诗
就是任洪渊
哦,当时我不知道
我己经提前三年
选出了我大学时代
惟一写诗的老师
所以今天
作为大学教师的我
坚定地认为
选择即天赋
选择即才华
选择即高度
选择即命运
你选择什么样的老师
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拒绝异化》

与妻聊到诺贝尔奖
我脱口而出:
"有人机关算尽
反误了卿卿性命
你图谋连托翁
都得不到的奖
你不是有病嘛!"


《左右要能听见
并参与谈话多好》

谈政治
我没说过
谈国事
我没说过
谈历史
我没说过
谈文学
我没说过
甚至于
谈他的诗
我也没说过
只是在
谈性时
我说出了这句话


《霾》

霾季开始
鸟鸣消失



《欣慰》

儿子24岁生日
是他在异国他乡
过的第一个生日
这个早晨
妻与我分别祝他
"生日快乐!"
家群里便下了
两场蛋糕雨
他回之曰:
"战前不言蛋糕"
他指的是考试
为母心疼了
为父欣慰了
自家孩子
自己还不了解吗
他是真能把留学
过成"洋插队"的孩子


《哑然失笑》

在世子公园暴走
听见一个老头
对另一个老头
吆喝道:
"嗨,逛啥呢?
这会儿又没人
你胡逛啥呢?"
说得我哑然失笑
为其狗屁逻辑
以及说话的味道

《超现实》

小区试暖气
暖气管中
传出鸟鸣


《一瞥》

在秋日的太空中
宇航员没有望见
中国的长城
他只望见了
北美的枫叶
地球的腮红



《老年》

父亲身体检查表中
医生建议一栏
越写越长
越填越满



《秦人》

暴走之后
有点心慌
不明所以
回到家中
一颗火晶柿子
落肚——心便定了



《国球》

我连直播时间
都没搞清
他们已经拿下
冠军


《陕西食品论》

火晶柿子
是水晶饼
跃上了枝头
升华为植物



《内行人都知道》

写小说
不会讲故事
假把式

写剧本
不会原对话
假把式

写评论
无一私己见
假把式

写诗歌
不敢写明白
假把式



《鸟》

中国鬼画符的伪诗人
流行用毕加索
反驳不懂者的名言
来为自己辩解:
"你们听得懂鸟叫吗?"
那可真把诗当画了
把自己当成鸟了
也许只是diao
不成niao


《早课》

冬日清晨
在愈发凛烈的寒意中
早早起床
去上早课
路上遇到的第一次堵塞
是劳务市场大门口
候工的人群
多得从人行道上
掉下了马路
堵住了车辆


《耍把式的开场白》

上个月在北京
《诗参考》颁奖会上
有一个代北京某诗人
领奖并朗诵的家伙
上台后说:
"我预感到某某某
会很伟大
比在座的人都伟大!"
他指的当然是
他代的人
让我想起
过往年代的天桥
耍把式的开场白


《一清二白》

人事处老师手里
有一笔精确细账:
"吴老师:
您是所有非外语专业教师中
出国最多的一位
而且毎次出国
都不花学校的钱⋯⋯"


《球道》

国青已踢不过老挝
这有什么奇怪的呢
去年初
我在老挝的山头
亲眼看见孩子们踢球
将近两年中
我从未见过
中国孩子在哪儿踢球
哦,有一次
王有尾的儿子
在照片上踢球


《国民性》

最滑稽可笑的是
有一次在新浪微博
我说诗歌人口居世界第一的
中国诗歌比足球人口少得可怜的
中国足球在世界上排名高
一语道破
我差点被网上暴民活吃
这是因为在他们心中
诗歌就该是最软的柿子
好,现在我再刺激你们一次
中国诗歌比中国电影
水平高得太多太多料


《作难》

我也有作难的时候
《新诗典》作者抄袭了
有人反映
经过仔细对比
我也认定是抄袭
根据典律
暗自起动一年有期徒刑
——封杀一年
对方还在不停投稿
我是告诉人家呢
还是不告诉




《命》

当然有前辈度我
而度我的
同辈与后辈更多
这就是
中兴者的命运吧
我笑纳



《一叙两事》

1992年6月的一天
女诗人南嫫
到西外来看我
我见她第一句话是:
"请我吃饭吧
我没钱了⋯⋯"

在西外附近的小饭馆
吃的什么我忘了
只记得南嫫说
她在《诗林》上
发表了两首诗
还劝我也给官刊投投稿
说今年形势好转了
这番话我听进去了
从此恢复了1989年
中断的向官刊投稿

这两件事
我都没有忘记
但要认为它们
有足够的事实的诗意
值得写成一首诗
还得等到27年后的
今晚此刻



《江湖人》

你写得好
他们说你
不随和
你写得烂
他们说你
人很善



《碗豆面不要碗豆》

"碗豆面不要碗豆"
对面女孩的点要语言
吸引了我
在西外西门外的
成都小吃店里
我点了一瓶冰峰汽水
一份青椒肉丝盖浇饭
她的面很快来了
她付的纸币不够
老板娘说:"还差四块"
我说:"我给你吧"
老板娘说:"老师
那怎么好意思
不要了,不要了"
女孩提起面站起来
对我说了声:"谢谢!"
又对老板娘说:
"我不赖你账
回去我让我爸来送钱"



《请反听》

车行大雁塔周边
我心说:这里
怎么那么像日本


《北欧电影》

精神病医生:
"你的病主要是
大脑过于活跃
艺术家或
有创意的人
常得此病⋯⋯"
女患者:
"你的意思是
我适合写诗?"
"哦,是的"


《很达利》

午餐吃鱼
望着鱼盘
想起刚到西外时
单身教工宿舍的
一位同舍人
他把鱼盘
叫作"吊吊盘子"


《国宝与图腾》

如果熊猫的世界
有鬣狗
它的肥屁股
恐怕要遭殃
国宝早已绝种
本来嘛
华夏民族的图腾
就是巨鬣狗



《怂蛋》

对于非球迷来说
中国男足
踢不过战乱国家
方才构成新闻
对于我等球迷来说
深知其
从来都踢不过
近二十年来
从伊拉克到叙利亚
每战必输
平算体面
技不如人
又无战斗精神的
一窝又一窝的
怂蛋



《归化》

以黑人为主的法国队
没几个张嘴会唱《马赛曲》
未来以巴西人为主的中国队
没几个张嘴会唱《义勇军进行曲》
同胞们,别担心,不用多长时间
他们就会变成爱中国妞和中餐的
中国人


《足球是窗口》

为什么恒大可以
两次登临亚洲之巅
国足不可以
因为国足有一个巴西人
恒大有三个
因为国足是中国足协主管
恒大是私企老板


《结婚》

社会主义时代的
波兰姑娘
把未在教堂
举行仪式的结婚
认为不叫结婚


《看不出是否讽刺》

在一部美国电影中
一个名刊记者
采访完一位畅销作家
颇为豪爽地说:
"我代表我的老板
请你吃顿好的"
下一个镜头
两人从麦当劳
各抱一个家庭桶出来


《雪》

"下雪了!下雪了!
哦⋯⋯不是⋯⋯不是
是风倒刮起满地黄叶"
漫天飞舞!"


《甄榚》

小时候
最爱吃
其中的蜜枣
从伊拉克
进口的蜜枣
到老了
才知道
糯米才是
它的灵魂

《诗史》

出于畏惧
中国诗坛
把口语诗人
打成犹太人
把口语诗
划为犹太区
口语诗人
很好利用了
这一点
将之建设成
繁荣昌盛的
特别行政区
德国鬼子
还是不答应
缺乏诚府
沉不住气的曹猪
代表他们的心


《心之所念》

也许
人生在世
不止一辈子
但用于写作的生命
肯定只有一辈子
所以
最可怕的是
所写高度不能现其人
所写厚度不能尽其才



《天生不一样》

中学时代
我就觉得
自己跟同龄
写作者相比
非常不一样
到了大学
依旧如此
到底如何
不一样
当时
我也说不出来
反正不一样
到如今
年过半百
全搞明白
他们是中国
社会主义体制
协会作家的
青训梯队
我是中国第一代
西方意义上的
世界意义上的
写作者



《冬夜在西安咸阳机场接机》

穿T恤的小伙子
从贵阳飞来
一副少年不知
冷滋味的样子

从头包到脚的
时髦女郎
来自哈尔滨
直呼:"热!太热!"


《酶》

儿子飞行两万里
从美国夜归长安
一下机便直扑
回民巷老米家
羊肉泡馍
此事
理所当然得
不会成全好诗
但我还是要写



《是人都得被唤醒》

早晨起来
西人是请
名叫咖啡的
黑拳王
将自己
一拳击醒
华人是请
名叫茶的太极大师
打一套太极拳
看着看着
缓缓清醒



《对话》

"在儿子最喜欢的食物中"
妻说,"没有我做的
这是职业女性的悲哀"
"不是你做的"我说
"但是你买的"



《急流勇退》

不敢装逼
之前我从未领悟
这个中文成语中
所蕴藏的大智慧
直到过去的
体育偶像
为了巨额的
代言费与广告费
成为今日
逢赛一轮游的
国际笑话
不过现在
这个成语
还离我很远
我每天的努力
就是让它
不要成为事实
非要成为的话
也是越晚越好



《欣喜若狂》

当我暗自发现
我与中国主流文学的区别
比布考斯基与美国主流文学的区别
要大
我欣喜若狂



《家庭节目》

恐怖片观摩会
是我们小家庭
多少年来的
保留节目
两个惊声尖叫者
和一个哈哈大笑者
形成了完美的默契


《当年心境》

印象中
我是在一部
外国电影中
一条街的
布景尽头
看见了未来
今晚在大银幕上
重温《海上钢琴师》
我才想起
就是胖子小号手
从乐器行走出来的
那条街



《江南才子》

活的
没见过一个
连长相接近的
都没有
看来是真死绝了


《垃圾分类》

在地铁屏幕上
垃圾分类的
公益广告中
看见一个诗混子
咦,小子
苦熬这么多年
算是混出来了
跟官员
相声演员
电视台主持人
一起做广告
我想知道的是
他把自己
分清楚了没有
属于回收垃圾
还是厨余垃圾
属于有毒垃圾
还是其它垃圾



《先锋的处境》

卅年来
我在西外的同事中
一直不缺
利用课堂
非议我诗者
这等于是在隔壁
骂自己的同事
最近一个货说
读我的诗
还不如看抖音



《原则》

亲人亲戚非议我诗
可以放过
同学同事非议我诗
坚决打击
朋友呢?不解我诗者
还叫朋友吗?


《对话》

"曹猪到处咬人
甚至咬到了他
他为啥不吭声?"
"他怕"
"大抄袭犯被揭
大是大非面前
他为啥没态度?"
"他怕"


《天若有情》

在我译完
将在中国
正式出版的
布考斯基
精选诗集
第二部中的
最后一首
窗外的
冬雨之景中
忽然飘起
漫天雪花
是长安
今冬的初雪
仿佛
天堂的落叶
毎片叶子上
都有老布的烂脸
在微笑


《五三抒怀》

一想到造物主
造我时的慷慨
便对得失
再无抱怨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回看顾城念诗的视频
那明显就是一疯子
而在当年的现场
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改名》

与妻一起
去小哈寄快递
伙计问:"叫什么?"
我回答:"吴文健"
他望着我老婆
字敲成:"吴文娟"




《老同学》

在长安
一家普通的饭馆
都可以让你吃舒服
这是常识
今天中午
正是如此
街角的一家
山西刀削面
竟让我和老G
吃得很嗨
陕西做法的
山西刀削面
三合一、四合一之类
吃完最后一口面
我顺口说:
"侯马下次来
领他来这儿吃"
老G说:
"你可真是平民
口语诗人
把一个副省长
领到民工堆里吃饭"
"那他才开心呢!"
"也是哈!"


《方言课》

到校上课之日
我的早课
是与出租车司机
飙方言
其教学大纲是
莫让方言死在
自己的喉咙里
失去乡音的人
就是在语言上
失去故乡和土地的人


《中药房词》

棺材般的小抽屉上
写满青楼名妓似的芳名
对应着人间万众的疾苦
散发出死亡的干草气息


《时间》

当你意识到它的存在
才知道它跑得有多快


《开战前夜》

这位德国新兵
犹豫了一下
还是把一本
他深爱的
兰波的诗集
打进了行李


《授课记》

我问女生:
"你们中有人做过
服装设计师的梦吧?"
多人点头

我问男生:
"你们中有人做过
建筑设计师的梦吧?"
多人点头



《双面人》

对民间诗人说:
"我朝中有人"
对官方诗人说:
"我名达于野"

《序里溶不尽的材料写成诗》

从瑠歌所晒
他在美国炒的
一碗小炒肉里
有一半肥肉
可以判断
他是爷爷奶奶
或外公外婆
带大的
刚才
在与其母通话时
证实了这一点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你遇到过多少操蛋的签证条件》

迄今为止
我所遇到的
最操蛋的
签证条件是
大前年受邀
罗马尼亚某诗歌节
该国签证材料
要求邀请单位
出具证明
说如果我在
罗马尼亚犯罪
将我驱逐出境
遣送回中国的
全部人员的机票
得由诗歌节购买
老子龙颜大怒
去你妈的
不去了



《欧中建筑速度之比较》

我从维马丁
自他家阳台
经常拍摄的照片上
就能看出五年前
我去时始建的
那片楼的进度
到现在尚未竣工
而我家周边的空地
一年之内
两个小区
拔地而起
这便是欧中建筑
速度之比较
还有一个情况
可以说明
他们建楼
靠的是
前南难民
我们建楼
靠的是
中国农民工



《心虚》

"不但要有高原
还要出高峰"
官方诗坛
率先喊出口号

好像这样一喊
高原就是他们的
高峰也得他们出

没长骨头的
行尸走肉
如何长成
高原与高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