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世界(17首)

◎雨人



《验收》


我到炼厂参加验收项目
展厅里正在介绍展品
老毛拿着话筒
有点不通
我接过来像个鸟笼
我让工作人员尽快修好
会议结束后
何强要求留下来吃饭
饭后我问车停在哪
告诉我在第几号牛栏
我走过去
一辆牛车驶来。


《窗外》


窗外的树木静止不动
好像世界还在沉睡
远处车辆的灯光
穿过树叶晃动了一下。


《文字世界》


把上面的口字旁和页字旁
去掉
我在犹豫是否把下面的
口字旁和页字旁也去掉。
我看见病中的姐姐
下楼去打开水
我说我去
冲进外面的雨幕。


《区块链》


他在纸上画了一栋楼
在旁边标上城市和地址
开始在网上销售楼房
买房的人并不居住
只是投资
转手把房子卖给下一家
当房价崩盘的时候
最后一个接手的人
得到的是纸上画的房子。


《跑梦》


碰到几个无鼻人
想要抓住我
我抢过路边的自行车
使劲蹬
早晨起来觉得好累
妻子说你是诗人
允许你胡思乱想。


《静物》


桌子上
摆着素菜、水果和一张肖像
茄子是椭圆加长条形的
苹果是纯圆的
它们有各自的自然形状和色彩
而画框里的人
面部扭曲
呈现非自然的立体几何形状。


《小丑》


老妇人的身体
对于这辆小汽车显得过于庞大
车窗冒出
一张小丑的脸
但具有怪兽巨大形体的威胁
老妇人大张着嘴
瞬间缩小成皱巴巴的布娃娃。


《语言怪物》


我在读书时
窗外不断重复“香蕉2块钱1斤”
人们喜欢香蕉
是因为好剥
不像菠萝需要借助工具
“香蕉男”“菠萝女”
好像不搭界
但在书法中涨墨带来线条界线的模糊
及篆刻创作中故意让刀把石头崩坏
造成笔画的粘连而产生的意外空间效果
都是必要的抽象
香蕉、菠萝属于水果
男女属于人类
把他们杂交在一起还可以接受
若出现猫女、猿人泰山
就不同了
他们都属于动物科
有强烈的欲望
当泰山喜欢上人类的美女
注定是悲剧的
因为他是怪物
在语言上。


《语言训练》


我外甥的孩子
一岁多还不会说话
只会指着东西
吚吚哑哑
过了半年我再见到他
会说单个词
一个个蹦出来
第三次见到时已经会说整句话了
他能把打乱的碎片
快速拼成完整的图像。
住在我楼下的阿叔
就完全相反了
自从得了中风
走路一瘸一拐就一个字
一个字地说话
把字与字连接的东西统统敲掉
听了半天你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黑衣人》

周末
看完黑衣人
(讲一条项链挂着银河系
储物柜的格子
藏着另外一个世界
热恋的女孩是外星人)
洗个澡
把脏衣服打肥皂搓干净
给花浇水
把房间打扫一遍
一个下午就过去了。


《敲门》


我的身体外面
有两个人
在使劲敲门。


《拍摄》


一群老头、老太太
围着一棵柳树
拍摄
树干有个洞
有个老头
把手伸进去
为什么不拍摄自己呢?
苍蝇首先找到将死之人
一天深夜
我被马达的轰鸣惊醒
陌生人在车里
我在屋顶下
沉睡的身体里奔驰。


《猫》


站在白云山顶
从这个角度
看城市的建筑高低起伏
很适合画画
我想到神学修辞和带斜坡的屋顶
具有的混沌性
与马克思所言意识形态是某个历史时期
的抽象具有明确的指向性不同
我突然明白
为什么朱新建每次画美人图时
都要在阴暗角落添一只猫
以此表示对读者的不信任。


《木桶》


我把木桶从别人家院子
拉回家
打开盖子
竟然跑出5、6只小猪
其中一个大的
旋转闸门
想逃出去
门外站着一个汉子
我假装喊哥哥帮忙
他在向路过的老妇打听我家里的情况。


《来生》


雏鸟撞在玻璃
开着大门
它也不出去
咚一声掉在地上死了
师傅铺开一张纸
用毛笔写上:
若有来生,跑慢点
南无哦弥陀佛。
然后让我包着埋在后院。


《青春》


青春的回忆
在一部七十二台阶的电影里
每当发生谋杀
便响起七十二下脚步声
却从没有看见凶手的面孔。


《露天电影》


儿时最快乐的事
莫过于看露天电影
早早地搬个小板凳
占个地方
快开影时
广播员说如若发现地右反动分子
请观众及时举报
我总是惴惴不安(因为我家成份不好)
等到电影开始
我才放下心来。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