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11月)之一

◎伊沙




《江油行》(组诗)


《震撼》

在高铁站
吸烟处
与一对
一起吸烟的
陌生父女
对吸的感觉
还是有点儿
震撼
我承认
即使我有
女儿
也做不了
这样的父亲


《车窗外》

烟雨陕南
青翠欲滴
一条小路
隐没雾中



《皱眉女》

邻座
一位青年女子
我放下行李
落座
她皱眉
我去接开水
泡茶
她皱眉
我上厕所
起身
她皱眉
到某站
我下车抽烟
她皱眉
她皱眉又不美
可是爱皱眉
车到汉中
她下车了
满车厢都亮堂了
乘客们笑语暄声
车窗外
解放区的天
是明朗的天


《对话》

"五四那代女作家
真是一个比一个惨!"
"你说的是最好的那几个
二三流不入流的
都活得好着呢!"



《近乡诀》

列车快到江油时
一个老头
开始用四川话念叨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一直念到列车停穏
他一声令下:下车!


《旅人》

在江油下车前
听到座位上
两位老人
在谈论他们的
目的地重庆
预订的夜宵是火锅
其中一位
谈起朝天门码头
说出了一行诗:
"繁华得我都不认识了"
他的眼里全是落寞与伤感


《真诗人》

这次来江油
通过当地朋友之口
我才得知
四个月前
在那个逝去的夏天
诸多《新诗典》诗人
已经用不同的方式
向江油告别
向李白告别
无限深情地



《对话》

"泰国诗人的诗
好差啊!"
"不出所料
我想这是因为
他们从来没有
被殖民过⋯⋯"


《恍惚》

今晨李白家
有鬼影出没
哦,是穿唐装的
舞蹈演员
在候场


《领导讲话》

在李白故里文化旅游节
开幕式上
领导讲话
一直很顺
只是在引用李白千古名句时
开始结巴:
"安安安能催催催眉折折折腰
事事事权贵⋯⋯"



《老会虫》

大巴车上
两个老会虫
在对话:
"我看啊
以后不能
什么邀请都答应⋯⋯"
"对,年纪大了
身体吃不消
老伴给我规定
一个月最多
出来一次⋯⋯"



《真相》

说了半天
李白也就是个
爱喝醪糟的人
跟你们酒鬼
不是一回事


《唐诗专家》

侧耳听听
同车的唐诗专家们
扯啥蛋:
一个说:
"如果陈子昂张若虚
其他诗能找到
可能会超过李白"
另一个说:
"如果王勃不早死
一定会超过李白"
我没忍住
甩过去一句:
"学术没有如果"
车里顿时清静了



《在中泰诗歌交流会上》

四位泰国诗人
只有一位
写的是泛口语诗
(竟然不是年轻人)
也只有他在发言中
谈到了诗的超前性


《江油的鸟鸣》

除了唤"李白"
就是叫"肥肠"


《唯有饮者留其名》

2014-2019
《新诗典》年度大奖
在李白故里四川江油
升格为李白诗歌奖
并连续颁发了六年
与当地承办者一起
盘点这六届颁奖活动
只盘点了
历年喝醉的诗人
及其醉态



《未来的诗歌》

在江油
中泰诗歌交流会上
听众提问环节
有人问一个官方诗人:
"未来的诗歌什么样儿?"
他回答:"我不知道
是什么样儿
但我知道不是什么样儿
反正不能没有难度
一定要优雅⋯⋯"
然后他以聂鲁达
和自己的一首诗
为例



《资源浪费》

在江油的第一晚
泰国清迈皇家歌舞团
专场演出现场
工作人员手持一把
被官方诗人浪费的
入场券
我心疼地说:
"《新诗典》诗人来了
绝不会这样"
心里想的是
就算我们没见过世面吧



《江油点滴》


在江油
我与官方诗人
惟一的共同语言是
好久没印名片了
此次为了跟泰国诗人交换
印了一盒


某官方诗人
对我有三分钟热情
幸好我没自作多情
人家主要是想
通过我
结识侯马



官方诗人
都有退休日
随某主编退休
而退休



官方诗人
都是一些
乡下人



泰国舞一看
我就明白了
有人为什么
想当土司



所有专家
在我面前
都是傻瓜



咋天在江油
从中泰诗歌交流会上
下来之后
我的同胞同行都很兴奋
那是看到自己的现代文化
强大起来后不由自主的兴奋



在江油
与赵大爷聊诗至深夜:
"没有欲望
光有才华也没用⋯⋯"



在江油
与赵大爷夜聊时
说到我易遭遇白眼狼的老话题
我本想借此吐吐我遇白眼狼史
又一想:夜虽长
但不值得为狼浪费时间



在江油的饭桌上
有人说起官方的青创会
我问年龄上限是多少
回答:45岁
我嘴上说:哦,联合国标准
心里道:中国作家盛期已过



甩掉包袱
担起责任
两种感觉
都叫轻松



有人喜扮谦逊
他们有什么资格
谦逊



《江油行》(组诗)


《震撼》

在高铁站
吸烟处
与一对
一起吸烟的
陌生父女
对吸的感觉
还是有点儿
震撼
我承认
即使我有
女儿
也做不了
这样的父亲


《车窗外》

烟雨陕南
青翠欲滴
一条小路
隐没雾中



《皱眉女》

邻座
一位青年女子
我放下行李
落座
她皱眉
我去接开水
泡茶
她皱眉
我上厕所
起身
她皱眉
到某站
我下车抽烟
她皱眉
她皱眉又不美
可是爱皱眉
车到汉中
她下车了
满车厢都亮堂了
乘客们笑语暄声
车窗外
解放区的天
是明朗的天


《对话》

"五四那代女作家
真是一个比一个惨!"
"你说的是最好的那几个
二三流不入流的
都活得好着呢!"



《近乡诀》

列车快到江油时
一个老头
开始用四川话念叨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一直念到列车停穏
他一声令下:下车!


《旅人》

在江油下车前
听到座位上
两位老人
在谈论他们的
目的地重庆
预订的夜宵是火锅
其中一位
谈起朝天门码头
说出了一行诗:
"繁华得我都不认识了"
他的眼里全是落寞与伤感


《真诗人》

这次来江油
通过当地朋友之口
我才得知
四个月前
在那个逝去的夏天
诸多《新诗典》诗人
已经用不同的方式
向江油告别
向李白告别
无限深情地



《对话》

"泰国诗人的诗
好差啊!"
"不出所料
我想这是因为
他们从来没有
被殖民过⋯⋯"


《恍惚》

今晨李白家
有鬼影出没
哦,是穿唐装的
舞蹈演员
在候场


《领导讲话》

在李白故里文化旅游节
开幕式上
领导讲话
一直很顺
只是在引用李白千古名句时
开始结巴:
"安安安能催催催眉折折折腰
事事事权贵⋯⋯"



《老会虫》

大巴车上
两个老会虫
在对话:
"我看啊
以后不能
什么邀请都答应⋯⋯"
"对,年纪大了
身体吃不消
老伴给我规定
一个月最多
出来一次⋯⋯"



《真相》

说了半天
李白也就是个
爱喝醪糟的人
跟你们酒鬼
不是一回事


《唐诗专家》

侧耳听听
同车的唐诗专家们
扯啥蛋:
一个说:
"如果陈子昂张若虚
其他诗能找到
可能会超过李白"
另一个说:
"如果王勃不早死
一定会超过李白"
我没忍住
甩过去一句:
"学术没有如果"
车里顿时清静了



《在中泰诗歌交流会上》

四位泰国诗人
只有一位
写的是泛口语诗
(竟然不是年轻人)
也只有他在发言中
谈到了诗的超前性


《江油的鸟鸣》

除了唤"李白"
就是叫"肥肠"


《唯有饮者留其名》

2014-2019
《新诗典》年度大奖
在李白故里四川江油
升格为李白诗歌奖
并连续颁发了六年
与当地承办者一起
盘点这六届颁奖活动
只盘点了
历年喝醉的诗人
及其醉态



《未来的诗歌》

在江油
中泰诗歌交流会上
听众提问环节
有人问一个官方诗人:
"未来的诗歌什么样儿?"
他回答:"我不知道
是什么样儿
但我知道不是什么样儿
反正不能没有难度
一定要优雅⋯⋯"
然后他以聂鲁达
和自己的一首诗
为例



《资源浪费》

在江油的第一晚
泰国清迈皇家歌舞团
专场演出现场
工作人员手持一把
被官方诗人浪费的
入场券
我心疼地说:
"《新诗典》诗人来了
绝不会这样"
心里想的是
就算我们没见过世面吧



《江油点滴》


在江油
我与官方诗人
惟一的共同语言是
好久没印名片了
此次为了跟泰国诗人交换
印了一盒


某官方诗人
对我有三分钟热情
幸好我没自作多情
人家主要是想
通过我
结识侯马



官方诗人
都有退休日
随某主编退休
而退休



官方诗人
都是一些
乡下人



泰国舞一看
我就明白了
有人为什么
想当土司



所有专家
在我面前
都是傻瓜



咋天在江油
从中泰诗歌交流会上
下来之后
我的同胞同行都很兴奋
那是看到自己的现代文化
强大起来后不由自主的兴奋



在江油
与赵大爷聊诗至深夜:
"没有欲望
光有才华也没用⋯⋯"



在江油
与赵大爷夜聊时
说到我易遭遇白眼狼的老话题
我本想借此吐吐我遇白眼狼史
又一想:夜虽长
但不值得为狼浪费时间



在江油的饭桌上
有人说起官方的青创会
我问年龄上限是多少
回答:45岁
我嘴上说:哦,联合国标准
心里道:中国作家盛期已过



甩掉包袱
担起责任
两种感觉
都叫轻松



有人喜扮谦逊
他们有什么资格
谦逊



《江油行》(组诗)


《震撼》

在高铁站
吸烟处
与一对
一起吸烟的
陌生父女
对吸的感觉
还是有点儿
震撼
我承认
即使我有
女儿
也做不了
这样的父亲


《车窗外》

烟雨陕南
青翠欲滴
一条小路
隐没雾中



《皱眉女》

邻座
一位青年女子
我放下行李
落座
她皱眉
我去接开水
泡茶
她皱眉
我上厕所
起身
她皱眉
到某站
我下车抽烟
她皱眉
她皱眉又不美
可是爱皱眉
车到汉中
她下车了
满车厢都亮堂了
乘客们笑语暄声
车窗外
解放区的天
是明朗的天


《对话》

"五四那代女作家
真是一个比一个惨!"
"你说的是最好的那几个
二三流不入流的
都活得好着呢!"



《近乡诀》

列车快到江油时
一个老头
开始用四川话念叨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江油江油江油江油
一直念到列车停穏
他一声令下:下车!


《旅人》

在江油下车前
听到座位上
两位老人
在谈论他们的
目的地重庆
预订的夜宵是火锅
其中一位
谈起朝天门码头
说出了一行诗:
"繁华得我都不认识了"
他的眼里全是落寞与伤感


《真诗人》

这次来江油
通过当地朋友之口
我才得知
四个月前
在那个逝去的夏天
诸多《新诗典》诗人
已经用不同的方式
向江油告别
向李白告别
无限深情地



《对话》

"泰国诗人的诗
好差啊!"
"不出所料
我想这是因为
他们从来没有
被殖民过⋯⋯"


《恍惚》

今晨李白家
有鬼影出没
哦,是穿唐装的
舞蹈演员
在候场


《领导讲话》

在李白故里文化旅游节
开幕式上
领导讲话
一直很顺
只是在引用李白千古名句时
开始结巴:
"安安安能催催催眉折折折腰
事事事权贵⋯⋯"



《老会虫》

大巴车上
两个老会虫
在对话:
"我看啊
以后不能
什么邀请都答应⋯⋯"
"对,年纪大了
身体吃不消
老伴给我规定
一个月最多
出来一次⋯⋯"



《真相》

说了半天
李白也就是个
爱喝醪糟的人
跟你们酒鬼
不是一回事


《唐诗专家》

侧耳听听
同车的唐诗专家们
扯啥蛋:
一个说:
"如果陈子昂张若虚
其他诗能找到
可能会超过李白"
另一个说:
"如果王勃不早死
一定会超过李白"
我没忍住
甩过去一句:
"学术没有如果"
车里顿时清静了



《在中泰诗歌交流会上》

四位泰国诗人
只有一位
写的是泛口语诗
(竟然不是年轻人)
也只有他在发言中
谈到了诗的超前性


《江油的鸟鸣》

除了唤"李白"
就是叫"肥肠"


《唯有饮者留其名》

2014-2019
《新诗典》年度大奖
在李白故里四川江油
升格为李白诗歌奖
并连续颁发了六年
与当地承办者一起
盘点这六届颁奖活动
只盘点了
历年喝醉的诗人
及其醉态



《未来的诗歌》

在江油
中泰诗歌交流会上
听众提问环节
有人问一个官方诗人:
"未来的诗歌什么样儿?"
他回答:"我不知道
是什么样儿
但我知道不是什么样儿
反正不能没有难度
一定要优雅⋯⋯"
然后他以聂鲁达
和自己的一首诗
为例



《资源浪费》

在江油的第一晚
泰国清迈皇家歌舞团
专场演出现场
工作人员手持一把
被官方诗人浪费的
入场券
我心疼地说:
"《新诗典》诗人来了
绝不会这样"
心里想的是
就算我们没见过世面吧



《江油点滴》


在江油
我与官方诗人
惟一的共同语言是
好久没印名片了
此次为了跟泰国诗人交换
印了一盒


某官方诗人
对我有三分钟热情
幸好我没自作多情
人家主要是想
通过我
结识侯马



官方诗人
都有退休日
随某主编退休
而退休



官方诗人
都是一些
乡下人



泰国舞一看
我就明白了
有人为什么
想当土司



所有专家
在我面前
都是傻瓜



咋天在江油
从中泰诗歌交流会上
下来之后
我的同胞同行都很兴奋
那是看到自己的现代文化
强大起来后不由自主的兴奋



在江油
与赵大爷聊诗至深夜:
"没有欲望
光有才华也没用⋯⋯"



在江油
与赵大爷夜聊时
说到我易遭遇白眼狼的老话题
我本想借此吐吐我遇白眼狼史
又一想:夜虽长
但不值得为狼浪费时间



在江油的饭桌上
有人说起官方的青创会
我问年龄上限是多少
回答:45岁
我嘴上说:哦,联合国标准
心里道:中国作家盛期已过



甩掉包袱
担起责任
两种感觉
都叫轻松



有人喜扮谦逊
他们有什么资格
谦逊


vv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