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飞花 ⊙ 花魂出壳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花花飞花







你见过溺酒而死的人吗
相信除了自杀不是死的观察家喜闻乐见
比如我,把死定义为精神考古
你想象一下原子弹投进潜意识造成的本能地震
也有人说,解脱自古华山一条路
解除连死路一条都没有
所以,往酒杯里扎猛子类似萨满跳大绳
拍手叫好的人渴望有生之年多死几次



他活着,在阳光坟墓里用月色呼吸
窒息绝非生命的意义,你仔细瞧
这轮妖月轻得高于蓝天,由五颜六色的头发堆成
播下一大团乱黑,向所有光明伸出扭曲的魔爪
当我被整齐地撕成对称的两半
天堂和地狱疯狂撞击的错位性爱 ,让我听出
左右不分鼓捣出的妙不可言,以及
阴阳合一的语词绝唱,他死了,他的诗活着



只有空虚属于我,缓行的台风眼引诱最稀薄的灵魂
肉体磨成针尖,洞穿所有方向和迷途不留痕迹
而你们欢喜无核的生活,挤进历史的电梯占领幸福的罐头
在保质期里,超重和失重长成一块大肉味道好极了
请原谅我逃脱万众一心的进化,深渊的儿子必须奋身跃起
抱紧超光速灼伤的混沌,热爱自己越来越柔软的失忆
必须越来越宽广地粉碎,深入越来越炙热的沉沦
这是真的,大地的子宫正把宇宙烤成一枚冰冻的受精卵


201908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