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2月你好

◎横




《彼此努力过的人
努力之后
能和平的相处
——写个徐志和杨丽》

他们
很认真的完成
各项任务

事项

事先的
预期

当他的目光
越过一道
纱帘子

空隙

那里的颜色
比其他的
略微深
一些

一道阴影
就像
裂开的新空间

在长沙开福区的
某一栋不确定
灰色建筑物
的房间

如果
那是在仲夏
当一缕
微弱的风顶开
黏浊的空气
就有睡眠
歇息在
她长长的眼睫毛上


2019.11.02




《那些从身边呼吸着
走过的生命怎么看
都在挣扎》

人们需要
活着的意思是。
去死。
最终的
目的
是。好一点
的去死。
更准确一些。
以为会好
一点的。
这种美好的愿望。
越是在接近
答案时。绝望。
没有人可以站立在死
这个东西的身上
眺望。

2019.11.06




《灰》

我父亲用铲子
铲掉地面上的灰烬
就像我现在
抠掉
脸上愈合的疤痕
里的结痂
硬壳

天亮时
树的缝隙
越来越明显


2019.11.07




《窗户里的池塘》

茅草的荒芜感。

主要来自它茎叶的
韧度。

成片的密度。

风吹过时
哗哗声停顿前后
的那种
凝静。

不是宁静。

在一条小路开始拐弯后
呈现的那湾池塘。

鲶鱼在淤泥里发出咔的声音。

2019.11.17




《黄昏清兵卫》

。他手上的刀的
刀锋有
茅草那么
锋利

好吧

我嗅觉
到了
袁远身上

咸鱼的
气味

有一天
它可能是
任何的一天


不确定

是我
没有们

在光线下
那么短暂恒美


2019.11.17




《问题1》

你觉得打火机灭了几次
打火机打了几次火
打火机的颜色
打火机火苗是什么颜色
打火机火星在哪里
有几颗
停在黑暗中

2019.11.17




《那是》

那是个
内置生殖器。
那是个内置弹仓。
那是
后视镜
一闪而过

记忆。

2019.11.19




《在空气里
哈出白气的季节
都在黑夜里》

晚上
充满了危险。
不可预
知的东西
总是落不了地的
东西。空气有

蓝。
那么冷。
当手指沿着
影子的轮廓线
运动时。
在黑暗中
燃烧的香烟啊
照亮你的
脸庞。

2019.11.20




《点》

海上绽放的花凋谢在海岸线的沙滩上。



《点2》

那只是一条逃生的道路
会扬起的尘土在半空中印照
那日四点钟的夕阳



《点3》

器物的耐用性是瓷实
那种经得起烈火的东西
在烈火那样恶劣的
环境下
存在了下来
那也一定
能在相对好的地方
存在
那是秋天的样子
与地球的古老
有一丝相通的气息




《路口》

看着前面

这是
她的状态

目光
掠过眼前的

有可能

消失或一直地
延伸

沿着那些
水雾里的树梢

但不包括我

有的路
很远

有的路因为
因为清晰起来

清晰的像切割的刀锋






《做过的事情
还会再做
一次
直到它成为永恒》

只能做这些了
点上一支烟(坐下
在一把空着的椅子
的身上)
把它抽完
(再将它产生的
烟蒂)
扔掉在地上
(用鞋底
熄灭
它)
那些在火中失去
再从灰烬里获得的
在灰烬里
被风又细心地
从暗黑的缝隙中
收走




《不一样也一样》

我坐在这里
不是南方
当然现在我已经
不再熟悉它了
南方
现在讲出来
只是为了
姿态
在我抽第二支烟的时候




《约等于一朵云》

我看见丹尼
他应该
是个男的
鬓角
和嘴边
长有
绒绒的胡子
我还看见他很瘦
个子不高
一件
米黄色咔叽布
的西装
套在他的身体上
颈部没有

领带
我觉得那是
一条银灰底条纹
的领带
像松弛着
的一根行完刑
的索套
当我们开始
聊天
一朵云停在了天边




《路》

我和你说起的那条路
是一条在泥地里塌陷下去的印痕
接着我和你说起的那一条路
是地表上的伤疤
但还有一条路
那条路看起来是一条被
摘除掉宝石的刚从
勃颈上取下来的项链




《飞》

现在有什么将我们分开呢
现在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
不是那种时候
不是任何的时候




《堤岸》

丹尼在江边的时候
下雨
镜子里充满了
水蒸气
也可以是
大晴天我在盯着
树荫里的太阳




《俳》

天光暗下去一些的时候
窗口满是金黄的叶子




《从二居民二组
到大米厂快点走的话
2-3分钟》

如果叠起来
那巷道和它两边的
红砖墙
在下雨天
的泥路上还有
板车的车辙
有时候看过去在
平江供销社的那里
办公室前
是水泥地坪
那条浅浅的排水沟
是裸露着在一个
黑洞口
他张着嘴巴
大喊
过来过来
我有一把削铅笔的铁皮刀




《仓储库的夜班》

我听见有人在叫我
那么空旷的一个空间
白炽灯的光
有时候看着像
昏暗冬天房子里的
炉火
麻袋包装里盛(cheng)装
粮食玉米香甜的梦
我是说外面
在下着雪
水分过高的玉米
散发出
高烧时的热量




《下午的池塘》

我开始抽烟

有的影子
从窗子那出来

对角
应该有


也有沉默

升了
一会儿

那个在
跑的
是个女孩子





《城关完小靠自来水公司的地方
是个有乒乓球台的操场》

水泥乒乓球台

在碰撞后

生石灰
的那种气味

手指头
现在是左手的
无名指指头
它看上去
是别个

那是
有可能是个下午
阴着的天

你坐在那里
我看着窗外的景色





《护身符的作用》

是这样的
那个被对手掐着脖子的人
在濒临死亡时
把他脖子上的那块玉
用尽最大的
力量
磕在一块
石头上获救




《刷房子曾
在八十年代养活过
杰米一家》

刷房子是
油漆工干的活。
它会让不干净的
旧房子变得
干净。
充满新的味道。
刷完房子后
要把工具
都扔掉。
在重新干下一次
活前
阳光都会像
新拆封的盒子
里面
还没有
在这个世上
落下痕迹
的东西。




《那个下午坐在对面喝酒的人》

汤文穿的那件衣服
是件灰色羊毛衫。
因为干净
整个下午都像在阳光里。
整个的下午像在一把
在阳光下的
那把椅子。整个的
像在阳光下的
那把椅子
虽然空着在那里
在那里
闪闪发光。




《丑恶是美好的肥料》

被没有看见的赞美
被没有被看见的赞美
被被蒙蔽的赞美
被被赞美
那些好的部分
真的好
那些不好的就消失吧
留下来的虽然有限
短暂
但它正在成长
成美好




《潜台词》

他有点担心
真实的意思是
他对这件事情开始
关注他
担心的事情已经
开始成为他的
一个威胁
不是潜在的
威胁
而是存在的一个威胁

他担心
实际的意思是
他担心的事
正在威胁
甚至
威胁到了他的存在






《定语》

那是熨烫上去的
在一块棉布上
带有花纹的极薄软
塑料薄膜




《凝视的那双眼睛里
有重叠的影子》

我觉得去透支
实际上是去
损耗
有时候像
极了去洗手

把手上的用水
洗掉

你有一种准备
在接受和不接受
之间

要忘记
屏蔽




《生活》

做木工和刷房子
是美国黑帮曾用过的
黑话。

听说你做过木工活。

我偶尔也替别人
刷房子。




《玻璃房子》

有一串亮光
当鞋跟触碰到大理石地板和某个空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