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病症颂】系列

◎伤水



忧郁症颂
 
我背囊里缠绕的道路,我的短裤我的药
夹在黎明和黄昏之间
我已经薄扁如一支书签
当我打开电脑就是打开忧郁
当油烧滚,蔬菜入锅,那嗤啦啦的忧郁
抽水马桶冲水时轰隆而下的忧郁
我的忧郁切割大理石,凄凄地尖叫
那些花儿为了忧郁而开,为了欢乐而谢
此刻。为快活而熄灭的灯,忧郁地亮了
马蹄的忧郁,我当然哒哒地明白
我把一生的快乐都忧郁过了

我放下手机,忽然怀疑通话的是否你
我忧郁钞票能否购买,牙齿是否长在口腔
忧郁雾霾,忧郁转基因,忧郁苏丹红及三氯氰胺
这世上有太多事物让我忧郁了
我已经忧郁不过来
而腐败还腐败得可以
 
做个荷尔德林的流浪者,拥有
波德莱尔那巴黎的忧郁
是的,是的,我是未亡的亡灵
察看世间的纵横捭阖、人间的细微末节
此刻。我坐等天亮,就忧郁天还能否亮
并忧郁我能否继续忧郁
有忧郁陪伴,我不再孤身
多么快乐的忧伤,多么绝望的希望

 
失忆症颂
 
我不明白我何以值得你对我如此亲切
彷佛你一定要把我从镜中拉出来
我在内部动用了所有工具
也无法打破隔绝的玻璃
有人急切喊我爸爸,有人悠长地喊我兄弟
也有人恭敬地对我称呼泉总
就没有一副忧郁的声音对我说起伤水
对负伤的水说起一次游走的尾鳍 
一场暮雨下到氤氲的山谷
烟雾中,我会隐约记起什么
锁没有找到钥匙,袖管没有找到手臂
黑夜到底有多深,路口红灯又有多凄艳
我路过马孔多镇,又途经无数
说不出名的长亭短亭
厮杀并未远去,刀光剑影时隐时现
对不起,亲人们,或许我有爱人、有儿女、
有干大事的小企业、有看了就忘的书籍
但现在我只想记起自己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我刚刚诞生,世界刚刚开启


自闭症颂
 
盯着自己脚尖或上衣的第三颗纽扣
那里埋伏着无法排除的地雷
即使引爆,你也不被炸碎
所有高举的右臂和张扬的口号中
你是唯一的缄默
人们笃定你是块失语的礁岩
在和不在一个样
一缕青烟飘散在月光,月色微微迟钝
一抹不必要的影子掠过痴呆的水
洇开可有可无的灰
你是破碎的反光,皱痕轻微,半声叹息
或许你一直在走回自己
没有出发却在返回(这是怎样的路径?)
没有什么值得仰望
也不需要同咄咄逼人对视
所有殷切便被无声折断,落地不成灰
没有力量是最大的力量
封闭式旅行
所有面孔都在不能开启的窗外
无论暴怒还是狂笑

 
夜盲症颂
 
天黑了,你也就暗了
 
一宗铁板钉钉的冤案
雪无法昭雪
 
灯光唬退局部黑暗,那不是
义无反顾的背叛
一切都那么有限
 
你是炭投入了火,你不是水却拥抱了雨
你以黑暗洞察了黑暗,你是
真正的光芒
 
即使熄灯,我们也无法
拥有真正的黑
就如我有手臂,却没有机会举起
有热血,却无处可洒
 
而夜盲者,你看自己是清晰的内心
看我们是一整团黑暗:
若无若有,混沌莫辨

 
神经病颂
 
许多深夜疾驰过湖边。这一次我停下来
越远的地方湖水抬得越高
最后完全没入黑暗
看起来,那些远处被消灭了
我一定要看穿什么,一定要
等到死去的人从那边过来
交给我一些银两
杨柳在我身边拐了个弯,白天的腿脚
在周围摆来摆去
我忘记了他们的装饰和笑容
他们只有半截,他们若不是幽灵,我就是鬼
波光癫狂起来,游船失色
我在湖边放下过时的钱,湖水身价大涨
我用一杯酒失掉自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