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恩 ⊙ 李成恩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评点《黑暗点灯》

◎李成恩



黑暗点灯


世上有多少黑暗
我就要点多少灯

高原有多少寺院
我就要磕多少头

人呀
总要学会
向高原跪下
总要学会
把油水浸泡过的心
拿出来
点灯
 

【赏析】
   
这是一首具有佛性的诗歌,黑暗中点灯的行为表明了诗人志在济世,是诗人的理想,诗第二节表达了诗人对信仰的虔诚、坚定。在理想、信仰缺失的年代,诗人倡导的这两点尤其难能可贵。最后一节是全诗的高光部分,由“我”拔高到“人”,敬畏本真,修身炼性,即使肉身饱受尘世蒙污,也要把“油水浸泡过的心”拿出来点灯驱黑,这是一种让人动容的大爱情怀。
(大枪)
刊发《中国当代短诗鉴赏》——青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12月第1版

 

 

中国诗歌网 每日好诗栏目  2016年01月06日
推荐语:
   
诗歌创作的“设定法则”往往有一种让诗人也好、读者也罢被“逼上梁山”的感觉。设定法则对写作者而言,考量着你的理念“悬空”(设定)之势是否只是一次理念高蹈,而不是一次精神与经验的外化;对读者而言,设定法则的理念“悬空”(设定)是否只是一次理念噱头,而不是一次触手可得的精神牵引。为此,以这样的双向标准来衡量李成恩的《黑暗点灯》,我们可以从中找出这个诗歌文本为我们提供的有效佐证。先看头两节:从黑暗到点灯,从高原到寺院,从寺院到磕头,这一系列的视线与空间的位移都是一种设定,而且是渐进式的设定,其中黑暗到点灯这是设定的总题,从高原到寺院,再从寺院到磕头这是设定的分题,而设定的渐进性为诗人下一节的经历与经验、历练与感悟埋下不至于高蹈与悬空的伏笔。果不其然,“人呀/总要学会/向高原跪下”,第三节的起句,既是按照设定的理念之意走的,更是顺着诗人实地、在场的实际与心迹而前行的,当诗人最终亮出“总要学会/把油水浸泡过的心/拿出来/点灯”这盏灯之时,所有的悬空、噱头、高蹈的设定理念都一一着地,读者仿佛在接受一次精神与经验“外化”(心灯)的洗礼!
(点评人:卢辉)
 


 

微信公众号黄亚洲工作室  【每日黄诗】2018年8月5日:《黑暗点灯》
黄评:

  这首诗,涉及责任与信仰。
  人生在世,必须担当起为自己与为他人的应负的责任。点灯是一个极好的隐喻,既照亮自身,更方便他人。
 可贵的是,这一作品点明了责任的来源。
 没有信仰的责任,是朴素的,而具有信仰的点灯,是义无反顾的。
 (黄亚洲)



微信公众号冯站长之家(2019年11月20日)
一日一诗:“世上有多少黑暗/我就要点多少灯”ll李成恩:黑暗点灯(读诗版)
点评

   这首诗写得简约朴实,流露出的气质很迷人,写出的精神很感人。让我想起那些貌似复杂而简单的诗,费了半天神,也一无所获,让人失望而归。诗人需要真诚,诗歌要有内涵。这首诗前两节共出现四个多少,多少本是一个中性的词,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诗人的超人之处在于,把它放在特定的语境中让它熠熠生辉。第一节后一个与前一个针锋相对,咄咄逼人,柔韧中透出一种锋芒,凸显了对黑暗的藐视和驱逐黑暗的信心。第二节后一个与前一个遥相呼应,凸显其灵魂的虔诚,好像一个佛教徒,读到第三节才明白写的是对高原的崇敬,高原不仅是自然景观,也是一种象征。第三节两个“总要学会”由个别推及到一般,诗歌就彻底打开了。这首诗处处呼应,题目与第一、第三节呼应,第三节前三句与第二节呼应,后三句与第一节呼应,节与节之间存在内存的联系,结构上给人浑然一体的紧凑感整体感。在如此短小的诗中,一些词反复出现,不觉得单调,因为意义不同,情感色彩不同,效果也就不同,还有一种音韵之美,读起来朗朗上口。
(王立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