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一块鱼从A地前往B地

◎衣米一




◎一块鱼从A地前往B地

一块鱼离开一条鱼从冰柜里出来
裹上一个保鲜袋
外面又套上一个保鲜袋
一块鱼进了旅行包
然后上了和谐号列车
一块鱼从A地前往B地
从A地到B地需要两小时
一块鱼离开一条鱼它去旅行
在旅行中它渗出血水,变软
开始苏醒。隔着袋子
我触碰到它从里往外冒出的冷气
冰凉,无言,凝结成泪珠
一块鱼彻底苏醒了
该怎么办。它不完整
挨过刀子,又被困于
方寸之间。它既不能游动又没有海


◎鸟类

鸟类是不是比其他物种更幸福
只有鸟类自己知道
你猜测它们是幸福的
因为它们吃得少
而野外有它们永远吃不完的浆果和树籽
因为它们能飞翔
因为你,有过高远的目标
有过如鸟的天真
扇动过没有被人看见的翅膀


◎噬咬

白蚁痴迷于噬咬门框和家具
乐此不疲
它们狂欢,高歌,满足
幸福得满嘴都是木屑
多余的木屑落在地板上
它们和木屑一样小一样多
它们制造木屑
并使门框和家具变了样
家也变了样
我比它们大很多,比它们孤独
有时,我无诗可写
就住在被
它们改变了的家里面
体会一种复杂性。任何事物被噬咬后
都会变得比以往更复杂


◎醒在黑暗里

夜深人静,诸神就位
你按灭家里的最后一盏灯
醒在黑暗里
黑暗中,影影绰绰。你相信是很多东西活过来了
这让黑暗如海,不平静
海水滚动着,滚滚而来
喘着粗气,吐着泡沫
这让夜更深了,海一样深
现在,即使你目光如炬,也探不到底


◎海的反方向

夏季
繁殖的时刻到了
海龟爬上沙滩
在沙滩上产下自己的蛋
然后用沙子埋起来,然后回到大海

不把蛋产在别处
比如深海里,是多么大的失误
孵化出的幼龟
在夜晚
必须依靠海面的月光判断海的位置
爬向大海

灯光的出现是多么大的失误
有一些幼龟
误以为灯光是月光
它们爬向海的反方向
离海越来越远


◎一个长梦

一个长梦
我只记住了后半部分。我丢了东西
我在找东西
因为这个我认为
很重要的东西,我不停地
问人,寻路
不停地碰壁
你是与此无关的人
那是与此无关的路。我不停地
来来回回,直到梦醒
没有称得上风景的风景留住我
没有看起来
像那个东西的东西再次被我发现


◎我

我从不否认
自己是一个
心怀鬼胎的女人
白天
我让这些鬼跑出去
咿咿呀呀地
演戏
晚上
这些鬼在我的梦里
收拾残局



李商雨评论:

衣米一的诗歌让我感到有一种难以确定的情绪。她的诗歌,很明显,是一种高感受性的诗,这种感受来自人与世界的相遇。在她的诗歌里,世界是敞开,而不是被遮蔽的。她这组诗歌里,有四首以非人为写作对象,分别是鱼、鸟、白蚁和海龟,读者可以从这些诗歌中感受到某种困境——受困的情绪。要指出的是,这种受困的情绪,并不是以“介入”,而是以“感受”的方式呈现的。编者坚信,这才是诗的方式,它体现了自古以来都存在的,存在于一切优秀文学作品的艺术现代性,或者说,这种“感受”的方式,是一切好诗的公约数。让诗歌归位到诗歌,就是让诗歌回到感受。它打破了我们对于“先锋”的进步神话错觉,它体现了存在于诗歌内部的一种瞬时的,而不是不可逆的线性时间观。


(刊于《诗歌月刊》“先锋时刻”2019年第11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