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君儿入选《新世纪诗典》的26首诗

◎君儿





《怀念》


让我这个坐在屋子里的人
懂得怀念
怀念陌生的事物
它们在远方
已灿烂了两万年
这沉默的两万年里
你来过
又飘走
让我的经书上
画满桃花
好让异代相逢的人
又馨香可嗅
唵嘛呢叭咪吽
让我转动的经筒飞舞
  

《色与空》


儿子 我没想到
我曾遭逢的尴尬
你也要重新遭逢一回
比如肤色
我们竟成了介于
黑人与黄种人之间的
又一物类
在非洲显得白
在亚洲显得黑
如果我们为此骄傲
其实又有什么不可以
         


《给不在世的姐姐算命》

姐姐
以前我用书
现在我用电脑
给你算命
给一个不在世的人
算命
这有多荒谬
你得了四十六分
我得了五十八分
我们姐妹都没及格
十二分之差
你赴黄泉
我仍在尘世上
懒惰 梦寐 挣扎
姐姐
屏幕雪白
我看不到你的音容
你现在的世界
是什么样的
如果也是六十分
才算及格
那我们姐妹的同病相怜
要持续到第几次
轮回
第几又几分之几世
以后
 


《原因》
 

十六年了,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我们仍没有来得及彼此相爱
我知道这主要原因在我
一个自大又自弃的写诗的——人
 


《啤酒的来历》
 

我们喝的啤酒
是大麦和一种叫啤酒花的植物酿成
这种花有刺 也叫忽布 蛇麻和酒花
它给啤酒注入香味和微苦
 


《一天》


有时我欣赏外国女人
有时我上淘宝
有时我抱着垃圾回家
有时我的半码垫伸出鞋外                 



《歌钟》
 

头发越掉越少
我想好了
等到“全裸”时
就去买个假头套
买个十八岁姑娘的外表
去大街上招摇过市
去陌生的远方开辟梦想
让假头套替我逍遥快乐
让假头套替我神魂颠倒
让假头套替我去挣钞票
让假头套替我应付填表
而真的我
秘密坚守一个秃女的谦卑与骄傲
身体变轻 灵魂出窍
那是我的血由红变黑
那是我的繁华在体内葳蕤



《海棠花开》
 

海棠花开了
在楼前的院子里
不多不少  十五棵
全部盛放
隔壁人家装修的电钻声声
而它们悠闲  自在
一年一度
摇摆在春风中
它们的后方有一株无花果树
它们的前方有几棵白腊
而它们的前世
这人怎么可能知道
 
每年海棠开时
就是我该得病的时候了
一个冬天积累的火
化为嘴唇口内喉咙里的溃烂
一个肿着一边脸的女人
对着越开越好看的花
自惭形秽
但这不也是另外一种
——恩遇和感怀
哦亲爱的  这煽情里面
其实有多少苍茫之感
 
说话间一只麻雀来了
停在它的上面
一片夕阳的光来了
停在它的上面
它们水乳交融我却在这一刻
生出那么一点嫉妒  对美还是
对流逝  对初始的洪荒
还是对生命的无望
嘿宇宙  我是你无边无际中的一只小鸟
我吟着我的谢意
它们也是风中那一枝枝海棠
 


《体内异端》


一个面皱发疏的老太太
正在我身中孕育 暂藏
想想这件事实在有意思
我现在挖不出的想象
全部为她所控
十年也许二十年
大海料也不会变成桑田
我却要一死再死
只为那个神秘的面皱发疏
只为她粉墨登场
告诉我多少事已全部遗忘
它们全都随风飘扬



《鼠钞》


母亲把我和弟弟给的
花不完的钱
藏在了厢房柴垛里
过一阵儿想起再打开看时
老鼠已将其中三张
咬成了凹凸不齐的月芽儿
我把它们带回城市
带到银行
工作人员让我来粘
够一张钞票的1/2就
换给我一半的钱
于是300元鼠币
换来100元新钞
我用阳光照了照
是真的,那上面有崭新的
伟人像



《针织厂》


上到初中二年级的时候
母亲派父亲去乡中接我
直接把我拉到村办针织厂上班

答应我的一个条件是
如果姐姐考不上大学
由她顶替我到工厂上班而我

可以继续上学
也就是说我们姐妹只能有一个
可以读书

命运薄待了姐姐却厚待了我
姐姐几分之差落榜而我重回校门
以后是我赴山东济南读书

姐姐上班  结婚
孩子死胎  她死于农药中毒
自己对自己下手

饭桌上第N次提起往事
觉悟了的母亲说你们还不是最惨的
是啊最惨的早已灰飞烟灭



《热爱让我拥抱了它们的名字》


我在乡下老家有几棵树
我在城里楼中有几本书
我曾以为生命就是日夜不息起床睡觉
但它们告诉我奇迹就是那小鸟飞腾

我在远方有几个朋友
我在心中有一个渴望
我曾以为今生今世没什么可留给光阴
但它们告诉我一念专注就是永恒

我在电脑中有几卷诗
我在头脑里有一堆词
我曾以为它们是世上最难的数学
但热爱让我拥抱了它们的名字



《八十年代》


那年
我被突然倒塌的猪圈
埋在了里面
确切说是猪圈的
一面墙
父亲将我救出
记得当时脸上起了一层
难看的疙瘩
很长时间下不去
从此知道了被活埋
的滋味是什么
哦,对了
全部的猪安然无羔



《事故》


据悉
某年
某月
某日
某时




一只飞行中的小鸟
与一辆高速前进的和谐号高铁
相撞
致使车头玻璃撞“花”
高铁紧急停车20分钟
目击乘客说小鸟的血
溅在列车撞花的玻璃上
形成了一个美丽的花纹



《家有考生》


暮色降临
等儿放学回家
饭菜半已上桌
半在锅里
他吃的不多
口味较刁
每天的剩饭剩菜一大堆
转天只有倒掉
我对自己发誓
这样的行为
只能持续到高考



《在太平洋洗脚》


太平洋绿色的海水
洗着我的脚心
有乳房有男性器官的姑娘们
在睡觉
我的祖国离此两个多小时机程
我的家在被污染的大陆北部海域
它们每一滴水都渴望汇入
镜子一样的太平洋
像我一样



《三个基督徒到医院探望一个病友兄弟》


围着病床
他们祷告
每人一段
各不相同

然后他们唱歌
这次曲调一样
内容相同
结尾都呼阿门

他们的病友兄弟
得了帕金森症
卧在白床单上
整个过程只是不停摇头



《困惑》



菩萨甲

菩萨乙
为什么我的灯
灭了



《论曝背》



教儿曝背
我说阳光会进入身体
消除你体内的暗物质
他说你一天24小时
都处于傻的状态



《气功师》

 
 
大学即将毕业
舍友带我去见一个
神秘的气功师
他先是专注地盯着舍友
盯出她身后的
一座天安门
他说你会到北京
结果她正是去了北京
接着他开始望我
娓娓而说
你会到海边的城市
离海越近财运越好
你会嫁给一个工人
他很听你的
那是1991年
我先分配到市内一家造表厂
3年后的1994年底
来到开发区
一片被海水包围的盐田
嫁给了同厂的工人

《果子未熟》



在网上
买云南野生香蕉
下了单
交了钱
好几天没消息
我问在线客服
怎么回事
她说果子还没熟
等熟了就
给您发货


《听雪峰谈起一个著名的知识分子诗人》



先是在茶楼喝茶
结果他要酒

啤酒上来了
他喝了几口说酒不好喝

匆匆转移到另一家酒楼
结果他又没喝几口


此地有新红颜没有


《地球柳》


弟弟告诉我
美国的谷歌地球
能定位到老家的老柳树
只要找到了它
也就到了老家
30年前我大学放假
和父亲一起下地干活
发现了这棵柳树苗
求父亲把它挖来
栽在门前的水坑边
如今我一个人
都已抱不住它
3个亲人已故去
它却上了天上的地图

《中国孩子》
 
我的第一个孩子
是和丈夫婚前有的
没办法只能流掉
不知道怎么请假
转天就上班了
生下儿子后
又有过三次
不敢要
也不可能要
乖乖到医院做人流
一次是在家吃药
恶心得死去活来
每次都和丈夫
翻脸月余甚至半年
为此早早结束了
夫妻生活
现在是毗邻而居
基本上做到了
睦邻友好
国策是怎么深及
一个中国家庭
婚姻生活的
我想我也有权力
说点什么了

《节育环》

40后的妈妈
生下70后的小弟
后被强制安上
节育环
直到2014
她70岁之年
沤烂发炎
才住院取出
她以为这小小金属环
会化进血肉
没想到取出这部
国家机器
还要再付
5000元

《二月的婚礼》


1996年冬天
我结婚那天
天气预报
最高气温8度
这个8度让我
记忆至今
不仅仅因为
字面的喜气
还因为气温突然升高
我可以在羽绒服下
穿大红的呢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