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天使

◎余刃



《发疯》

当她发疯
摔碎照出她面容的那面镜子
碎片静静躺着
照出房间的一些局部
天花板呆呆的
吊灯像个瘦女人在晃
一只口红甚至咬住了
另一只口红的屁眼
内裤外翻
一只玩偶骑在上面……
她所承受的痛苦
就是我们常说的疯狂
这痛苦不停地压缩着
为什么。这还不够吗?
是的。它可以缩成一粒尘埃
还是不够
它甚至可以成为一个量子
在半夜。她在半夜嚎叫
呜啊呜啊呜啊
不断地想死掉算了
又不停地让自己活着
老妹啊老妹
是不是还是活着好啊?


《乐园》

在那个空空荡荡的乐园里
我们作为唯一的游客
坐了回摩天轮
十二分钟
在空中划上一圈
天空阴沉
冷风不断地刮着我们
我们穿着单薄
但又想玩
于是先玩了卡丁车
又去玩空中索道
海盗船
飞车漂移和悬崖秋千
在秋千上
你终于发出杀猪一般的尖叫
因为它真的搭在一处悬崖边
所有的启动按钮
只为我们按下
服务员只需要服务我们
我们想乘坐热气球
更接近低沉的天空
想进入飞机餐厅
进入驾驶舱吃上一顿
想骑上山地越野
在山道上狂颠不止
这期间我们只能注意到
彼此的快乐
这真的很好
我根本不希望其他人的快乐
加入进来


《矮马》

一种小矮马
相当于
人类中的矮人族
这种马被培育出来
很长一段时间
专门用来
在地底下暗无天日的
矿洞里拉矿石
机械时代到来后
它们回到地面
成了宠物
再也不用干活
可是多少年过去
它们眼神中的
那股哀怨
并没有改变
你看它眼睛
看着看着
就觉得心疼
像是刚刚
才回到地面


《碉堡》

胡宗南部
在牛蹄岭上面那个
小山包上
建了座碉堡
那是四九年夏
如今遗迹尚存
我和阿讲
从纪念碑广场
抄小路上去
果然是制高点
易守难攻
打枪放炮的好地方
站在碉堡那一圈
厚实的石坎子上
四下望去
群山低伏着
天空布满鳞状的云
蛇蜕挂在刺藤上
在冷风中飘荡
我们在上面
又走了一会儿
站成犄角之势
各自尿了一泡
听见有人在喊
很快退了下去


《星期六》

我回想起
上个星期六
我临街坐着
在晒太阳
而星期五的晚上
我写了两首诗
写完诗星期六
就来了
在横跨了两天的
那个夜晚
我睡了个好觉
起来感觉无所事事
只好临街坐着
晒晒太阳


《老头》

今天我妈看见一个老头
在门口的荒地上开荒
一块诺大的石头
挡住了他开荒的路
那石头足有小桌面大小
他先用洋镐撬,纹丝不动
又开始抡镐猛砸,还是不行
这他妈的。后来又找来
一根树接着撬
反正用了一整天来对付它
日暮时终于把它挪开
我妈说这老头头发全白
是个很有决心的老头
比起他来,我自叹不如
希望明天交个好运
不要再碰见那样一块
难搞的石头了


《曙光》

六点起床
天色中还见不到
一丝的曙光
借着路灯的光照
来到大街上
感到困乏茫然
我这是要去干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
在汲沦谷的东面
有面山坡
山坡上有个园子
园子里种满了
橄榄树
在那儿
昨夜的痛苦
曾达到沸腾
众人的疲惫和忧愁
也久久不去
其余的可说
也可以不说


《不洁之物》

女儿昨晚睡得
很不安稳
睡睡醒醒
醒来就哭
把我弄烦了
半夜还发顿脾气
分析半天
可能撞了什么
不洁之物
我妈说你给她
把银镯子戴上
以前还有说法
戴块狗鼻子
辟邪特别灵


《法拉盛之冬》

法拉盛
纽约皇后区华人重镇
我想起一个女孩
那年她去那儿的时候
是下了雪的冬天
因此可以看见
窗棂和房檐上落着雪
她躺其中的一幢房子里
给我看了
她的乳房


《水窖》

去年冬天
跟大舅子开着皮卡
在一条山路上
摇摇晃晃地逛山玩
到一个村子跟前
他指着路边一扇铁门
说里面是他修的水厂
靠边下车
发现大门紧锁
只能绕到侧面的坡上
他指着一块空地
说那下面是一个水窖
问我想不想翻进去
我说我不去
想看看水窖
翻进去也看不到
他说那算了
我们拍拍屁股
继续朝山中开去


《火车》

又听见火车的声音了
它撞击着
从对面的楼体反射
一下扎了过来
接着是一片寂静
这寂静的笼罩
并没有持续多久
路灯的光茫飘忽
我仿佛第一次来到这里
借住在这旅途中的一站
在这陌生之境
寒风不停地涌入窗台


《唱歌》

自从我妈
离开她养的那群狗
搬过来跟我住后
不时在厨房中唱歌
还是一个少女时
她就喜欢唱
她说起前些年
那些孤独的时光
是她驯养的狗
陪着她的
现在换成了我和女儿
言语间也没有
提什么唱歌的事
照她的意思
唱歌并不能排解什么
高兴了就唱几句
她有一副好歌喉
对我意义非凡
最好每天都唱
我写诗常常
感到莫名孤独
只要想起她每天
都会在厨房里
唱上一唱
听了之后就什么都
烟消云散了


《在冬夜》

那是一个在冬天
彻夜施工的工地
点着一盏炽亮的灯
灯光射出去很远
转动的塔吊
呜呜低吟
我突然想起自己
仿佛有团火在燃烧
它长久地照亮
胸中四壁
两台水泵呜咽不止
那析出的彻夜奔流
汇入尿泡
阴茎在昏茫中
反复翻动
我也浑然不觉


《出于礼节》

朋友来到
我所在的城市
我却想干她屁眼
我对她说
出于礼节
我必须这样去想
我希望当我去了
你所在的城市
你也想着同样的事
出于礼节
不一定是干我屁眼
作为朋友
一定不要立刻
残忍地拒绝对方


《乡下的房子》

我们家有过一次
发财的机会
在1992年前后
结果在乡下
修了一栋房子
当工程师的二舅
最应该发财
但2002年他死了
舅妈和两个表弟
领到一笔抚恤
又在乡下修了一栋房子
接下来我姨发了一笔
那是在2010年
几年后仍然在乡下
修了一栋房子
这一栋栋又大
又空洞的房子
散发着何等的魔力
把发财的机会
全部扼杀了
现在枯住城中
家家哭穷
哭个屁啊


《家暴》

9岁那年夏天
我爸把我妈打了
打得很凶
他打完我妈
跑到学校来找我
正好午后课间休息
他拉住我
说把我妈打伤了
要我立刻去邻村
他要我找的
是个姓胡的赤脚医生
我顶着毒日
撒丫子就跑
一边想我妈到底
被打成什么样了
真是万箭穿心
到了那家带着哭腔
拉住就往门外拽
我记得我没哭
只是声音有些颤抖
到家后家里有些凌乱
桌椅都翻了
我妈躺在床上
呜呜地哭
医生给她查看伤势
我妈抵死不从
我走过去一瞧
我妈鼻青脸肿
这是谁啊
我都认不出来了
哇一下号啕大哭
这还是我妈吗?
我跪下来求她
让医生给她上药
我爸怕被舅舅们揍
消失了好几天
我现在想我爸
那几天去了哪呢?
在烈火燃烧的夏日
也许猫在某个山沟
或水库边
躺在草地上
嘴里衔着一根草茎
思考着这生活
婚姻以及人生……
这么多年无从知道
很想找个机会问问


《长安》

我告诉她
我喜欢闻发香
她说她没有发香
我说没有发香
定有奶香
令人心动
久难释怀
她说不也没有奶香
我说无论如何
一定有属于
你的独特香气
闻后见分晓
可惜不在长安
是可惜了
她说你知道吗
长相思,在长安


《读盛兴》

阴冷的雨天
跟妻子打着伞
在街边等班车
划拉手机时
读到一首盛兴的诗
忍不住嘿嘿笑
正好看见一个男的
推着电动车冒雨前行
我一边笑一边
对妻子说
还记得吗十年前
好几次我们的
电动车也没电了
我们下来跟这个
傻逼一样推上坡
有一次我没下来
你把我推回去的
妻子咧嘴笑起来
我也很好地掩盖了
真正发笑的原因


《陪女儿看佩奇》

佩奇一家喜欢泥坑
动不动就找泥坑
跳来跳去还打滚
仔细一想没错啊
如果猪圈是泥地
就会被它
刨成个大泥坑
是地板也有办法
自己拉屎拉尿
整天在屎尿堆里打滚


《母胎》

我多次提出
甚至是请求
就差磕头了
求我妈不要再纠结
女儿衣服该穿
多少这件事情
更不要与我争执不休
我告知她
只要她一张嘴
我这张嘴就会
自动回应
她声音高我的声音
会比她更高
这是母胎里带来的
对此我深感
无力和愤怒


《怪物》

有了孩子以后
理解了不要孩子的夫妇
丁克与否
都是出于自利
在孩子这件事情上
父母总是怪怪的
跟个怪物一样


《天使》

我几乎不可能
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
这中间包含了许多失落
照此推理
孩子也不可能
成为任何人心目中的样子
但她还不知道
她学会了抵触
昨天傍晚斜眼瞪着我
我觉察到这个不合作的天使
比任何时候
更像一个真正的天使
人人爱她又折其羽翼
这一定让她感到迷惑


《单骑救主》

快看
赵云把屙斗
从千军万马中
带出来了
屙斗也快被
颠成傻子了吧
子龙的征袍铠甲上
全是血啊
曹操只想活捉
不放暗箭
实乃英雄
感动


《冬来春未远》

看,山顶上积雪啦
他一大早
推开窗户冒出一句
举目远望,确实
远处的山顶白雪皑皑
浓云卷袖
渐渐升腾散开
一上午
想起来我就朝窗外看
想起来我就朝窗外看
难道一个冬天
非要等我对他
说出那句
看,山顶上雪消啦
我才不看了?


《回去的路上》

他坐在一辆
停靠着的破电动车上
怪异地把左腿
搭在右腿上
嘴里叼着一截
快要熄灭的烟
他看看手机
又埋头在他的黄头盔上
写着什么
我裹紧衣领
偏着头凑过去
这下看清了
他的手机里
是张票据
很可能是在头盔上
进行艰难的数学计算
偏偏数学又不会


《精分指南》

写诗能打通块垒
一首不行就写两首
两首不行
就再来一首
跟喝酒差不多
这样写写写
就像酒徒喝喝喝
诉尽衷肠就停笔
看看是不是感觉
如雪水涤面
通体无碍
不是也不能死磕
调整后再战
不能写到
像得了场大病
恍若骨立
弄不好就得精分


《街区》

我们大概离了一条街
互不相识
这是网络分给我的一些朋友
分给我离了一条街的
几位熟妇和少女
听着很色情
网络也分给这些
熟妇和少女一些男人
有的也只隔了一条街
听着也很色情
她们需要爱
我和男人们爱她们
她们从来不信


《Y》

我羡慕你爸
他只比我大10岁
我比你大10岁
你是你爸的宝贝
你爸是你妈的舔狗
你妈因此离不开他
你有一个小你
10岁的妹妹
你们彼此拥有
尤其是你爸
大中小3个宝贝
想不幸福都难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