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在玉林小巷街边烧烤摊

◎木易



他们俩聊起北京,那些不可倒回的夜色
雨雪都诞生于凌晨,混沌初始的漆黑
那些人有的离开了,有的止于堕落
歌手的指头割裂于理性的琴弦,诗人
安静地讲起诗歌,从荷马到唐璜
从诗经到楚辞,还有那些刚死去的诗人
他于是说啤酒再来三瓶吧,最后三瓶
毕竟,流淌的字母、酒吧、草地
激荡的浪花,都具备粉碎的可能
遗憾的是,再也无法简单一点
生活,他说他妈的,雨点正在上升
雨丝密布于我们四周,只有这个时候
世界才是风平浪静的,我醉了
想起少年时,曾独自穿过一片桉树林子
被忽略的分离,模糊的女子,若隐若现
亭亭于街边,蓝的雨伞,淡黄色短裙
薄的轻翼,割裂时空的脸,极寒的肌肤
是夜,我于睡梦中猛然睁开双眼
无数颗星星飞絮般散开,是的
我们都曾怀疑的,那些毫无底线的蓝色
均被嘲笑,被废置

2019.8.23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